教文(專)090-050號

中華民國九十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November 23, 2001

台灣加入WTO-教育國際化轉捩點 

教育文化組助理研究員 徐明珠

明年台灣就要進入WTO了,面對教育的國際化及自由化,國內的教育市場勢將風起雲湧,有人擔心對國內原本就招生不易的高等教育產生衝擊,也有人認為危機正是轉機,可以促使國內高等教育力爭上游,另外也有人覺得教育的國際化提供學生更多的選擇,對於台灣教育的發展也有極為正面的助益,究竟加入WTO對我教育將產生何種衝擊,如何順勢而為避免湮沒於國際化的浪潮中,成為不能忽視的重要課題。

教育市場開放 衝擊無法迴避

WTO的精神在於自由及對等,入會後國內的教育市場將開放外國人來台設立高中職以上私立學校及教學機構,提供跨國遠距教學,設立短期補習班、開放留學仲介服務業和仲介高中以上學生赴國外留學等,對於教育市場的開放,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教育文化組召集人楊朝祥表示,加入WTO後影響比較大的是,開放外國人來台設校,外國人可以與本地人合作,對國內的大學,尤其是私立學校影響更為深遠;不過由於私校籌設尚有許多的法令限制,包括土地取得等,短期而言要新設學校是比較困難的。

再者是遠距教學,目前只承認三分之一學分,對於遠距學位尚未採認,不過學生已在增加之中,政府將來勢必得順應民意,一如當年的空中大學一樣;事實上若不在政府部門服務,教育部承不承認學位似乎並不那麼重要。其實衝擊最大的還是大陸學歷的採認,由於無語言的障礙、學費便宜及生活習慣相近等因素,大陸學歷採認的衝擊不可忽略。

元智大學校長詹世弘認為,加入WTO後,對教育的直接衝擊有三:一是對大學部fulltime的學生,在國內尚未達到高教百分百前,無法錄取國內大學者可能考慮留學。二是在職專班部分,由於國外大學有彈性比較有吸引力。三是短期課程衝擊頗大,不過以上三者的衝擊皆不如大陸來得大,因此未來一部分學生被大陸吸走,一部分被歐美國家吸走,對於原本即承受學生人數日益下降的國內大學可謂是雪上加霜。

近年台灣留學生已有負成長的趨勢,加入WTO後因為留學的便利性是否會促使國內的留學政策產生改變呢?楊朝祥認為,對台灣留學政策的影響不大,因為這些年來對國外留學已經沒有什麼限制,而高中畢業生也可以出國了,反倒是否會使留學人數更為減少,違背教育國際化的世界潮流,頗值得我們關注。

搭捷運上哈佛,遠離異國體驗

以往留學國家多半集中於美國,過去留美學生最多時是一九九四年的三萬七千多人,近年有負成長的趨勢,到了二OOO年降為二萬九千人;最近澳紐等地積極來台招生,到其他國家的人數逐漸增加。加入WTO後,國外大學如廣泛透過不同的管道與國內大學合作,例如一起開課,相互採認五年一貫學程(四年在國內唸,第五年到國外,學成可同時獲得國內學士學位及國外碩士學位),和遠距教學等,可能有更多的學生會選擇留在國內深造,而不必遠度重洋,如此一來,不僅留學生人數銳減,亦將使得台灣教育的國際化矇上一層隱憂。

「留學所追求的不只是專業知識的提升,最重要的是對異國文化的體驗,可在不同文化空間中學習到本土以外的技能和自立謀生的能力」台北美國教育基金會執行長趙怡認為,國際化是要真正的踏出去,即使真能搭捷運上哈佛,也無法理解那個既熟悉又陌生的異國環境。

對於「搭捷運上哈佛」,「國際化並非只是拿到一個學位,而是要真實的體驗及感受」元智大學校長詹世弘憂心的表示,「科學園區的創設百分之四十靠返國的留學生,早期他們均留在美國的大學及企業服務,真正了解美國R&D、管理、執行及技術,與美國的社會文化及未來的市場行銷,這才是真正的國際化!」

真實的國際化能增加對國際社會的了解,同時也是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教育文化組政策委員的趙怡認為,九一一恐佈事件正好提供了我們反思的機會,恐佈事件發生的原因,歸咎於國際間的不了解,美國身為世界國家的盟主,長期生活在無憂無慮中,非美國家長期以來飽受天災人禍的肆虐,而美國人民只有在國際新聞中才能看到這些片段,種族、宗教及文化間的歧異,釀成了九一一的慘劇。在恐佈事件發生後,他們驚慌錯愕的面孔,與反美人士歡欣鼓舞的遊行恰好成一個對比。

「九一一之後正好讓我們思考,要化解文化間的歧異必須加強國際間緊密的聯結,加入WTO正好提供了一個機會,不過交流並不是美國大學能否來台設校,哈佛可否登陸台灣的問題,最重要的還是實質的交流。」趙怡語重心長的指出。對於國際化,政治大學副校長林碧炤就鞭辟入裡的表示,國際化要超越英語化、西方化和科技化。

建立學校特色,中英雙軌並行

對於國際化,教育部國際文教處處長李振清表示,長期以來政府一直是支持的態度,最近因為即將加入WTO,很多人感到憂心,其實這只是一時情緒的反應,回想過去在速食文化入侵時,全國一片譁然,但反而刺激了我們本土的產業,現在很多的雜貨店都是現代化經營了。

科技日新月異,台灣的產業藉由資訊科技不斷的研發及創新,加入WTO之後,不論在學術及文化交流上都是一條不歸路,不能自絕於國際市場,全國一百四十餘所公私立大學幾乎都有所共識,擺在眼前的有三條路,一是與別的大學合併,二是走上學術之流奮鬥,三是關門大吉。「我認為十年後,台灣不可能存在這麼多所的公私立大學,品質的提升及英語教學是未來高教必走的途徑」李振清明白的指出,高教的因應與作為。

針對台灣如何國際化,趙怡認為,本土大學的國際化,包括交換學生教授、舉辦傑出學生互訪、締結姐妹校、相互承認學分,都可增進國際間的了解。二是美國大學如何看待國際學生,有些學校做得不太夠,甚至將其視為繳了學費的陌生人,必須紓解留學生獨在異鄉為異客,因為語言、經濟及文化差異上所帶來的壓力。

美國校園資訊公司執行長方廷諄則認為,在現行體制下,教育無法完全的競爭與發展,進入WTO後,從國外引進有特色的科系及教學方式,未嘗不是轉機,國內大學必須打開窗子,讓這些學校可以建立特色。

至於英語教學,李振清認為,不管你喜不喜歡,英文都會變成最普通的語言,一九八二年十一月十五日News Week封面故事的一個標題「English, English, Everywhere.」就已經預言到了英語必然成為國際的主流語言,各大學能夠普遍使用英語教學,才可促進國際的交流。

為因應英語教學的趨勢,目前政治大學從加強ETP及IMBA著手,現今商學院約有十五門課是以英語教學,考試以英語作答;而今年才推出的IMBA,也非常受歡迎。此外,政大也想把ETP運用在Taiwan Study、China Study和國際傳播上,同時也加強中國文學、台灣宗教及民俗的課程,採中英文雙軌並行的教學,以均衡國際化後的教學方向。

外語向下扎根,宏觀走向國際

「大學生一定要走出校園,世界一流的大學都不會讓學生四年之內都留在校園之中,一定會讓學生到亞洲及非洲學習他們的語言及文化,回國之後更會發現自己的家庭比別人溫馨,自己的國家比別國更幸福!」李振清肯定的表示!詹世弘也頗有同感的說道,「學生一定要送出去!」元智大學就以開立優惠存款專戶的方式,為學生出國留學籌錢,讓學生可以在就學期間出國一個學期。甚至有人認為,教育國際化應該向下延伸至高中,提早接觸西方的語言及文化,加強外語聽說讀寫的能力。

在國際化中,所有的課程必須走向科際整合及強化通識教育,台灣、日本及韓國都在開世界高教的倒車,大學乃至高中階段就分科分得很細。李振清最憂心的就是普世價值觀未能建立,高等教育的目的在培養年輕人獨立思考的能力及挑戰的精神,現在國內的大學生有點像一九六O及七O年代的美國學生有錢、有閒,經過七O年代能源危機改變了,美國透過很多基金會,發動國內三千六百多所大學的校長及教授鼓勵學生出國衝刺。

「現在東西普世價值顛倒錯置,誰要負責呢?教育不是教育部、立法委員和學校的責任,大家都責無旁貸,」李振清處長說,「加入WTO正好給台灣一個反思文化社會的機會,或許會經過不短的陣痛期,但也是一個可以改變普世價值的轉捩點,」

大陸教育蓬勃,台灣掌穩優勢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學者Randy Burger指出,中華民國加入WTO必然有些衝擊,美國也曾經歷過國際化的過程,所面臨的衝擊較台灣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台灣民眾對於國際化的觀念可能比美國認識還更為深切一些。以加州州立大學國際化的經驗而言,他所代表的美國加州州立大學系統有二十二個校區,總校區校長不遺餘力的要使學校國際化,該校學生來自世界各國家各地區,目前對於爭取國際學生來校就讀的這個部分是做得不錯的,但對於送學生出國留學成效就沒那麼好了,不過近年到國外留學生的人數增加,亦就是他們對國際化越來越認同。

他表示,加大校區有九百多位外國學生,大部分來自台灣而且表現的都相當的好。由於大陸學生取得美國簽證不易,所以留學生人數並不多,大陸方面很希望與私立高中和私校合作,所期待的不只是學生的交流,還有課程的交流,更盼望與好的學校建立良好的管道。不過近年中國大陸的留學生有增加的趨勢,也感受到他們對短期課程的需求在增加當中,例如商業、語言及專業課程,同時希望美國的教授能到中國大陸教學。

「與中國大陸相比較,台灣進步太多了,過去十至十五年來,台灣已經發展的很好,從各方面來看,台灣早已構成進入世貿組織的條件,未來發展無可限量,從課程的交換到學生的交換應該有很大的空間!」Randy Burger表示。

面對過去台灣較大陸擁有更多的優勢,然而美國校園資訊公司執行長方廷諄不禁憂心的表示,大陸雖是保護主義,但近年對國際教育的措施卻非常積極,今天時空易位,在美國的研究單位及研究所中,很少看到有台灣去的,反倒是大陸留學生在增加,我消彼長,其代表的意義為何、衝擊如何值得我們深思。

因應國際趨勢,開拓教育版圖

國際化勢在必行,就連先進的美國也不能反其道而行。方廷諄表示,九一一造成美國恐慌,曾經有參議員向國會提出建議停止國外留學生進入國內就讀,引起輿論的軒然大波,一個國家要國際化,就必須正視國際教育的重要性,過去美國就是因為國際教育做得成功,因此帶動了國際經驗及學術的發展,加入WTO應該是台灣朝向國際化的一個轉捩點。

對於加入WTO國內早在很多年前就開始注意了,美國教育基金會理事主席夏友平以近五年回到國內任教所觀察到的經驗說,私立大學似乎因應得比較快,但WTO對教育的衝擊,公立大學絕不能倖免,尤其對於優秀學生具有極大的誘因,必須及早因應。國內大學課程的設計可以更有特色而彈性,不只可以留住本國的學生,也可吸引外國學生前來就讀,過去以來國內的高等教育快速發展,已建構了良好的學術環境,未來不妨透過學展,加強宣傳及介紹,使外國學生明瞭國內的教育環境。

對於吸引外國留學生進來,很多的大學也做了努力,即使開設很多的英語教學課程,不過詹世弘校長認為,台灣所能吸引的外籍學生仍然極為有限,他們多半來台灣學習的還是語言,倒是台商的教育不能被他們搶進,教育西進一直被認為與大陸學歷採認掛鉤,政策因為意識型態作祟遲遲無法鬆動,我們將坐失很多的良機,兩岸即將加入WTO,再不迎頭趕上,就連台商這個垂手可得的教育領域都可能拱手讓給別人。

加入WTO後將開啟國內教育的新紀元,林碧炤談到未來國際教育的新趨勢,他認為,學生喜歡遊學勝過於留學,喜歡短期進修勝過於長時間停留,將來到國外唸書就像家常便飯,稀鬆平常,而到國外唸書也不一定要拿學位,最重要的是獲致新知。再者老留學生(mid-career)可能會增加,不像以前都是在求學階段出國的,而是因應自己生涯所需充電的。另外還有一種是社會人士的在職訓練,視需要而做短期的進修,因此不見得要把焦點集中在高等教育上。WTO對於教育的改變可能是全面性的,必須調整教學內容及課程設計,以因應國際教育的新趨勢。

加入WTO後,短期來看,或許對教育的衝擊難免;但長期而言,勢將為教育注入一股新的活水。面對開放不能再鴕鳥心態,必須用更為開闊的心胸迎接挑戰,則山窮水盡疑無路,未嘗不是柳暗花明又一村。(90.11.16中央日報教育天地)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16
16 Hang Chow South Road, Sec 1,Taipei 100,Taiwan,R.O.C.
Tel:886-2-2343-3399
Fax:886-2-2343-3357
Email:npf@npf.org.tw

回上一頁


Copyright (C) 2000 National Policy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