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文(研)090-011號

中華民國九十年八月二十日

                                                                          August 20 ,2001

醫療人員應具備現代刑事法律觀念 

  教育文化組副召集人  趙麗雲

國立台北大學法律研究所副教授  林輝煌 

一、 前言:

近日來,國軍北投軍醫院疑有凌虐病患致死等醫療疏失的有關傳聞,甚囂塵上。這起由台北市議員揭發,肇自民國八十七年間,張姓憲兵副連長「噎死」於軍醫院的醫病糾紛,雖已進入司法程序,並經一審判決院方及負責急救的吳姓醫療人員並無醫療過失,目前正由檢察官提起上訴中,卻因議員檢舉該案發生迄今四年,但醫院管理始終未見改善,甚至發生其他病患遭老鼠咬傷及撞牆自殺等駭人聽聞事件,遭致譏評堪與所謂之「龍發堂」、「明德管訓隊」並稱;且隨後院方又涉及使用「定型化病歷」詐騙健保費,以及醫療人員坐領高薪卻未常駐醫院等違法事項,一時輿論嘩然,而所謂的「醫病關係」及醫療行為應負之法律責任等問題遂引發各界的熱烈議論。

當前社會,由於民眾的價值觀念、思惟與行為模式丕變,尤以近年來科技的神速進展,許多新開發和採行的醫療方式,諸如:節育和絕育;人工受精和試管嬰兒的培育;手術和截肢的處理;採血、捐血、和輸血行為;墮胎、死亡的認定;活體或屍體器官的移植;基因療法和遺傳工程,乃至各種新藥、疫苗和創新療法的人體試驗和應用等,在在牽動敏感的人際「倫理」與「法律」關係。影響所及,傳統上以倫理為軸的「醫病關係」已顯然不足以釐清醫療行為的是非曲直,而醫療人員從事日常醫療業務,若不具備基本的人文素養與法律知識,不但極易導致醫、病雙方相互質疑、怨懟的互動關係,甚至可能觸法,衍生諸多刑事訴訟問題。為此,在眾所期盼一套足以肆應新時代變遷的「醫病倫理」重新建構完成之前,對醫療行為所涉法律責任的了解與掌握,以及刑事法律觀念的確立,勿寧為現代醫療人員除醫學專業知識外,趨吉避凶所不可輕忽之一環。

二、醫療行為的刑責態樣與罰則:

大體而言,時下醫療行為較容易觸犯的刑責態樣不外:

1. 墮胎罪--墮胎行為在我國尚未合法化,因此除符合優生保健第九條之規定,得施行人工流產外,醫師為懷胎婦女施行墮胎或以文字、圖表或他法,公然介紹墮胎之方法或物品;或公然介紹自己或他人為墮胎之行為者,依據刑法第289至292條規定處斷。

2. 偽證罪--檢察官偵查或法院審判案件中,醫師被傳喚至法庭為病人之證人或鑑定人而提供證詞時,對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供前或供後具結而為虛偽陳述者,依據刑法第168條處斷。

3. 偽造文書罪--醫師在執行醫療業務中,為病人填載病歷,開具出生、疾病、傷殘和死亡證明書,或向主管機關呈報公共衛生(傳染病報告、癌症登記等)、社會安全(他殺嫌疑和槍傷等),以及賦稅呈報書據,做不實之填載供人持用者,依據刑法第210、211、215條處斷。

4. 妨害性自主罪--男性醫師於檢查或治療女性病人之時,根據傳統倫理,應有護士或其他女性在旁,始進行,否則易招誤會非議,惹起糾紛。至於對婦女以強暴、脅迫、藥劑、催眠術或其他方法,使不能抗拒而加以姦淫,或強制為猥褻之行為者,依據刑法第221條第3項、第222條第1項、第3項與刑法第224條處斷。

5. 侵害屍體罪--醫師執行業務時,除非因懷疑他殺或傳染病病死,奉政府機關指令予以解剖查驗死因,於未獲有死者遺囑同意,並書寫同意書為憑據,即逕予屍體解剖,或擅取屍體任何部份做為標本者,依據刑法第247條規定處斷。

6. 鴉片罪--醫師除正當治療外,不得用鴉片、嗎啡等劇毒藥品;醫師購用、處方、調配、貯放或陳列麻醉藥品,應依麻醉藥品管理之規定列冊及呈報,否則,非法之購買、持有或販賣麻醉藥品,即觸犯毒品罪,依據醫師法第19條規定處斷,最高可處死刑。

7. 遺棄罪--醫師對於危急之病症,無故不應召請,或無故遲延為病人診病,或遺棄無自救能力之人者,依據醫師法第21條、29條與刑法第293條處斷。

8. 妨害秘密罪--醫師、藥師、助產士或其業務上佐理人員,或曾任此等職務之人,除了受有關機關詢問或委託鑑定者外,無故洩漏因業務上知悉或持有之他人秘密者,依據醫師法第22條、23條與醫療法第49條規定處斷。

9. 詐欺背信罪--謊報未曾施行或根本不必要實施的特殊檢查或手術,向病家索取高額醫療費用者,依據刑法第339條第1項與342條規定處斷。

10. 妨害兵役罪--醫師受命實施役男兵役體檢,為不實之填報,或書寫不實之診斷證明文件,供他人持用,以逃避兵役徵集或召集者,除觸犯刑法偽造文書罪之外,尚違反妨害兵役治罪條例之規定,兩罪為牽犯,從重處斷,可處以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11. 貪污--公立醫院醫師收受病人送給之紅包者,構成貪污罪,依貪污治罪條例論處。

12. 殺人罪與傷害罪--晚近「人體實驗」和「安樂死」已成為醫界和社會熱烈爭論之題目,雖然少數國家地區已有法律明定其準則,但目前在我國尚未合法化。未經病人或其親屬同意而實行人體實驗或安樂死之行為,即觸犯傷害或殺人刑責,依據刑法第277和271條規定處斷;雖經病人或其家屬同意而實行,亦得依據刑法第275和282條之規定懲處;其預備犯和未遂犯也要處罰。

13. 業務過失致死罪--實施醫療行為過程中,由於診察、診斷或治療、用藥疏於注意,或未盡防止之責,過失致人於死者,依據刑法第276條第2項處斷。

14. 業務過失傷害罪--從事醫療業務,因過失傷害人者,依據刑法第284條第2項處斷。

在上述各類刑責態樣中,尤以「業務過失致死罪」及「業務過失傷害罪」二者,不但訴訟最為麻煩,且其責任追究,不但在民事方面,需負擔賠償(若投保責任險者,可轉由保險公司理賠);在刑事方面,則因醫療行為在我國法律規定係一種「業務行為」,故而業務過失行為導致病人受傷或死亡,其刑事責任要比一般過失加重其刑一倍以上;甚至在行政方面,若經判決罪責確定者,視其情形,可能被撤銷執照、停業或撤銷醫師證書等,其處罰後果可謂相當嚴重,殊值醫療人員注意。

三、醫療過失的成因與鑑定:

目前法院判斷醫療過失行為固然定有所謂的「客觀標準」,包括:1、該醫師在學識與技能方面,其資格是否合於該時、該地醫師之一般水準;2、該醫師行醫時是否相當細心,且已發揮其全心全力。換言之,就理論而言,發生醫療過失之原因不外是醫療人員的不知、不能、不專和不力。諸如:1、醫師缺乏應有的學識和技能(不知和不能);2、醫療設備不足或人力配合不足(不能);3、診斷治療方面的疏忽(不專);及4、未盡心診斷和盡力治療(不力)等,但根據歷年來法院對於因醫療過失引起醫療糾紛訴訟,判決醫師有罪之理由,卻不外是:1、應注意而未注意;2、診斷錯誤;3、治療錯誤;4、檢查錯誤,亦即多以醫師診療品質是否「疏忽不當」為依據。又由於所謂醫療品質常因人(訓練背景、專科醫師資格等)、因時(平日或天災事變等非常時期)、因地(城市或鄉村)、因物(設備和器材)而有差異,以致判斷標準殊難拿捏,通常係參考醫師公會醫療糾紛鑑定委員會議之鑑定意見,或是衛生署醫事審議委員會的鑑定結果,也因而難免引發外界對醫療過失判決有所謂「官官相護」情形的質疑。

四、醫療糾紛的處理建議:

質言之,在當前法治社會中,法律乃人民生活的規範。醫療人員為趨吉避凶,除靠自身用心學習法律知識、並遵守法律規定精神之外,各醫院亦責無旁貸,允宜參考下述建議協助醫療人員處理糾紛:1、各醫院或各科應建立標準作業程序(SOP),以資遵循,並可作為法庭上之抗辯;2、發生醫療糾紛時,醫生宜儘量保持沈默,不作任何判斷(言多必失),由院方社工人員或法務人員主動與病患或家屬溝通,積極表達關懷、協助;3、儘速整理相關資料(包括病歷、記錄、依據、圖表、解說),以備訴訟、查考之需;4、備妥司法偵審所需之言詞及書面訴訟資料;5、向律師諮詢相關法律意見,並瞭解司法程序;至於醫師若自忖並無誤失,固無須妥協,可靜待司法處理;但若自忖醫療有誤時尤宜愷切承擔,掌握司法程序,適時誠意處理,俾減少興訟,節約個人及社會付出成本。

五、結語:

總之,國人的人際關係雖一向強調「倫理」而非「法治」,而人際互動之不可能全憑「法律」予以控制、規範,也是無庸置疑的事實,但值此「現代化醫病倫理」建構的空窗期間,醫療人員除應從速建立刑事法律觀念自求多福以趨吉避凶之外,醫病雙方於糾紛發生時,若能在法律許可範圍內去衡情論理,仍不失為妥適處理醫病關係之正途。(90.08.17摘錄刊載中央日報智庫專論)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16
16 Hang Chow South Road, Sec 1,Taipei 100,Taiwan,R.O.C.
Tel:886-2-2343-3399
Fax:886-2-2343-3357
Email:npf@npf.org.tw

回上一頁


Copyright (C) 2000 National Policy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