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文(研)092-008號

中華民國九十二年月五日
May 5, 2003

全球化時代,台灣高等教育之改革與創新

教育文化組高級助理研究員 徐明珠

摘要

近年來知識經濟高聳入雲,加以因應進入WTO國外及大陸大學登陸可能產生的衝擊,國內大學正蓄勢待發朝世界級一流大學的方向努力。然而世界級一流大學的真正內涵為何,學術聲譽高的就是一流大學嗎?以專業能力見長能否為一流大學?教學品質和社區服務績優者可否成為一流大學?全球化已是新世紀人類無可抗拒的課題,不論在政治、經濟、教育及文化各方面是既合作且競爭,有鑑於高教發展影響國家競爭力既深且遠,為了知識生根國際,開創國際視野,以及拓展學術根據地,台灣高教的改革與創新已屬必然。

全球化是新世紀人類無可抗拒的課題,不論在政治、經濟、教育及文化各方面是既合作且競爭,知識的創新及應用成為生根國際的基礎、創造國際視野的平台以及拓展學術領域的根據地,知識成為區隔經濟強國與弱國、核心與邊陲的鴻溝,大學教育是學術國際化的重要指標,高教的發展影響國家的競爭力既深且遠。近年來台灣大學數量急遽擴張,唯在資源分配日益困窘、體制及課程未能隨之改革下,加以全球化浪潮的衝擊,本土的大學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改革與創新已屬必然。

壹、全球化的大學教育

二十一世紀的大學所面對的是一個民主化、多元化、資訊化的社會,一、民主化仍是新世紀國際共同的核心價值,爭取公平、正義是基本權利的實現,一方面大學追求自治民主及辦學績效的提昇,另一方面走出菁英教育,成為擁抱民眾的全民大學。二、多元化是大學因應社會脈動必然的途徑,大學有研究、教學及服務三項功能,但主要仍側重研究及教學功能,未來大學將增強服務功能,滿足社區民眾學習需求,貢獻企業學術研發成果,提供非傳統學生回流學習,以及供給社會人士職業訓練的機會,大學成為多元學習的場所。三、資訊化,改變了學習的型態,加快加寬資訊的傳輸,誠如思科總裁錢伯斯所述:網路和教育成為未來世界「平等」和「平衡」的兩大支柱;不但滿足了個人適性化的學習需求,更精進大學的內涵與品質,遠距教學將為大學開啟新的發展契機。

為了因應新世紀全球化的趨勢,大學教育勢必要朝向民主化、多元化以及資訊化的方式邁進,包括大學解構菁英教育圍牆、大學昇華加值的社區服務以及創造知識快速流通的平台等,尤其在新興「教育產業化」觀念的催化下,大學更要走出封閉的象牙塔,面向市場躍進,以求崩解知識的藩籬,尋求國際的認同與合作,爭取跨國界的學術市場及商機。

自一九八O年代開始,美國因為來自於家長、高教團體及大學自身的壓力,也進行著大學的改革。美國Rutgers大學亞洲系主任涂經詒去年底應邀參加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與台灣大學合辦「二十一世紀大學的新挑戰與新展望學術研討會」,於其所發表的「大學系所在二十一世紀高等教育挑戰中的角色」一文中提到,美國改革的重點是學校從以研究為主導向重視教學,從以教授和被動教書為中心,轉移以學生及主動學習為中心,用更多的時間指導學生,提供學習效果;且改變評估學生的方式,由選修科獲得的學分及出勤考紀等標準,轉為對課外學術活動及社區服務的評估;而對於教授的職業和其工作獎賞表現也有重新的思考,基於教授類型和工作數量及性質的差別而設定多種不同的評估標準。而以少做多(DOING MORE WITH LESS)目前已成為絕大多數大學內部的各種改革或創新的基本考慮,鼓勵學校以有限的資源去做無窮的事。美國大學改革的經驗或可作為台灣高教改革之參考。

事實上,台灣在全球化的競爭中,最不能忽視的是同文同種的大陸之競爭。近二十年來,大陸極力推動高等教育,發展速度之快為整個教育體系中最突出者。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數,經過1999年開始的三年大擴招後,2001年達到1240萬人。分析大陸高教快速擴張的原因在於實行多元化的辦學體制及多樣化辦學形式,1998年大陸頒布「高等教育法」明定社會力量參與辦學,至2000年民辦高等學校已達一千餘所,數量超過公立普通高等學校,形成普通高校、成人高校、民辦高校三分天下的格局。

隨著大陸經濟體制逐步由計畫經濟轉向市場經濟,原來僵化的計畫教育體制已不再適用,也逐漸朝向市場機制調整。1985年「中共中央關於教育體制改革的決定」即對高等學校的招生和畢業生就業提出了計畫與市場相結合的改革方案,使得學校和市場聯繫起來了,從而促進學校主動應對市場的需求。近年來更推動「211」工程,加強重點大學的建設,包括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復旦大學、南京大學等都在大陸專案經費及重點補助之列,面向二十一世紀,計畫重點建設一百所高等學校和重點學科,結合全球化趨勢,且發展大陸特色,達到世界一流大學的水平。在兩岸加入WTO後,台灣教育面臨更為嚴峻的考驗,改革與創新成為大學存亡絕續的關鍵。

貳、大學功能多元化

在過去大學為菁英教育,隨著大學數量增多,高等教育蓬勃發展,國內的大學教育逐漸轉型為大眾教育。依據美國學者特羅(TROW)的理論,高等教育就學率占同年齡人口的15﹪為菁英教育,介於15﹪至50﹪為大眾型,50﹪以上為普及型,民國七十七學年度,台灣高等教育首度跨越大眾教育的門檻,其後由於出生率的下降、大學錄取率逐年攀升,目前高等教育就學率已經突破30﹪,逐步朝普及型發展,為了因應未來多樣化學生的不同需求,大學教育應有明確的區隔與定位,發展特色大學於是成為高等教育永續經營的活水源頭。(表一、表二)

從大學教育的發展軌跡來看,大學最初的功能是教學,隨著社會快速的更迭,大學開始發展出研究的功能,以提供社會創新及改造的能力。晚近由於社區服務及終身教育觀念的盛行,大學加入了推廣教育的服務行列,成為一個兼具教學、研究及服務功能的多元有機大學。和國外的大學相較,國內高等教育的發展歷史雖然短,但由於教育的普及化帶動了國人對高等教育發展的需求,近年我國高等教育極速擴張,目前有一百四十八所大專校院,就量的成長來看,較先進國家不遑多讓,唯質的提升尚無法與世界先進國家並駕齊驅,亟待國內高教界努力。

近年來知識經濟高聳入雲,知識取代勞力、土地及資本成為經濟發展的重要元素,就在此一觀念的推波助瀾下,加以因應進入WTO國外及大陸大學登陸可能產生衝擊的催化,國內大學正蓄勢待發朝世界級一流大學的方向努力。由最近國內掀起一股整併及結盟之風,不論台灣聯合大學系統、台灣大學系統或台灣綜合大學系統,皆希望透過資源的整合及共同的研究,以期超越現況、脫胎換骨媲美世界級大學即可得到明證。

然而世界級一流大學的真正內涵為何,學術聲譽高的就是一流大學嗎?以專業能力見長能否為一流大學?教學品質和社區服務績優者可否成為一流大學?大學原具有教學、研究及社區的多重功能,因此衡量世界級一流大學的指標須從宏觀角度思考,不能狹隘的只由學術一個指標出發,而使得每所學校都把追求研究當成學校的辦學目標,倘若大學不重視教學,大學兢兢業業所做的研究將無法傳承;倘若各大學都以培養學術高手自期,那麼就沒有專業的實務人才去執行,大學的研究也不過是空中樓閣;倘若大學只把自己封閉在學術的象牙塔,全然忘卻對社區的責任,能為大學的聲譽加分嗎?凡此種種均值得大學在追求世界級大學之時加以深思。

參、大學教育的迷思

大學的類型依照功能定位可分為,綜合型、研究型、教學型及社區型,不過早期因為大學缺乏自主的能力,舉凡系所的調整、課程的設計和學校組織的運作都無法操之在我的情況,並無法建立自己的辦學特色;而近年雖然法令逐漸鬆綁,大學自主空間加大,但是各校間競相模仿,造成功能重疊,加以「重學術輕專業,重研究輕教學」觀念的誤導,已使大學的發展陷入一股無法自拔的學術迷思中。

目前國內的大學分屬高等教育及技職教育兩個體系,技職教育向來被視為完成教育,一般仍以高等教育為優先考量,第二條國道成了次要的選擇,市場需求的理由也就順理成章成為大學追求學術研究的合理化藉口。而就主觀意願而言,大學為了追求卓越,多數以研究型大學自期,不但可以提昇學校的學術聲譽,也可以增加學校的經費補助,於教師個人的升等,於充實學校的經費收入來說都是一本萬利的,無怪乎各大學熱中此道,高等教育如此,技職教育亦復如此。

近年來隨著高等教育的擴張,專科改制為技術學院,技術學院改名為科技大學者如雨後春筍,不過改制並未在技職教育的專業上有所精進,反而嚴重影響技職教育的質變。顯而易見的是學術游移(academic drift)的現象,高等教育師資大量進入了技職院校,不但難以與有歷史的知名大學相抗衡,就連原來的專業特色都快速在流失中,盲目的追求研究型大學對學校未必是一種福氣,對有志於技職校院的學生也有失公允。

技職教育過去為國家的經濟提供了堅實的人力,為了因應環境的變遷,技職教育理應轉型,但轉型絕非放棄自我的特色,在知識經濟的社會中,固然需要不斷研發創新的知識,但也不能沒有實務的專業人才,唯有學術與專業並重才能讓學問真的變成發明,學用合一才能開創經濟的新遠景。

技職校院充斥著研究型大學的迷思,高等校院又何嘗沒有這樣的情結,不論是歷史較久的學校,或是新設立的學校每所大學都信誓旦旦朝世界級的研究型大學發展,加上政府補助卓越計畫及研究型大學整合計畫的誘因,致使許多大學對發展為研究型大學趨之若鶩,甚至結成研究型大學系統,在高教經費日益拮据的情況下,補助研究經費對於財務旱象的紓解多少有些助益。

肆、大學整併與問題

為了爭取教育部對研究型大學經費的補助,紛傳出有大學以刪減或凍結大學生數、增加研究生人數作為爭取研究型大學的敲門磚。基於提昇研究風氣,增加研究生人數或可理解,但不能罔顧社會期望,追求表象式的研究型大學,更何況大學教育每下越況,若無法從根本追求大學品質的提昇,且未能考慮市場需求、現有師資設備等各種條件,不免導致研究生水準下降,同時製造另一波高學歷人力供需失衡的問題。

研究型大學整合計畫的補助業已公布,台灣大學等七所大學共獲得教育部七億九千多萬元的經費,面對研究型大學爭食高等教育大餅,大學系統越來越熱的情況,已引發小型大學的隱憂。因為相對於研究型大學系統者自然成了非研究型大學,而小型大學似乎只能無可選擇的成為教學型大學或是社區型大學,從理性的角度思考,研究、教學或社區服務應該等量齊觀,但從現實面來看,經費的補助也確實是大學賴以發展的命脈,因此大學的整併計畫被指有為少數研究型大學量身訂作之嫌,甚至有進一步將大學分級化之虞。

教育部為了推動大學整合,在大學法最新修正草案中,考慮以行政力介入規模較小且不符經濟效益學校的整併仍待商榷,有關大學整合型式有異質性及同質性兩種,在行動之前應該詳加思考,整合的目的何在?如何整合?若是異質性的整合,如何能發揮互補的功能;若是同質性的整合,如何才能相得益彰,不能為併而併,而忽略了長遠的發展。

多數主張整併者認為,可以達到資源的整合,減少人事及各項財務支出,但常忽略退休及資遣費的龐大支出,往往未蒙精實人力之利、反增營運成本。同時整併不能迷信大就是好,學校的聲譽取決於能否建立特色,不論強加強、強加弱、同質性或異質性整併,當變成另外一所學校時,甚至連校名都更新之際,難保能留住既有的學術與社會形象,或可以增添社會的新期待和肯定。

整併的目的無非是為了求一加一等於二、甚至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能顯現,但往往因為各自對整併的理念、動機不一,以及無法預期的情緒性因素,而使得整併橫生問題和阻力。事實上,形式的整併並不困難,但實質的整併就極為不易,不論在揉合原有學校的傳統文化、超越既有的水平與品質,以及破除刻板的立場及本位主義,都是難題重重,因此一廂情願以整併追求高等教育的卓越不免過於樂觀。目前大學的整合熱已然在高等學府內醱酵,為了抗議公立大學菁英式的壟斷教育資源,已有幾所私立校院的學生組成「台灣平等大專系統」,倘若主事者未能高瞻遠矚,影響所及是國內整體高教的未來。

大學系統正熱,菁英結合後,是系統內追求世界級一流大學有望,抑或系統外大學的邊緣化?高等教育要拔尖還是打樁?學術、教學及社區型功能如何區隔,大學要如何才能走出特色?想必是追逐整合風潮之前必須深思的。

去年也應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與台灣大學之邀參加「二十一世紀大學的新挑戰與新展望學術研討會」的美國耶魯大學教授孫康宜就提到,像耶魯這樣一個規模宏大的學校,自80年代以來開始遭到強烈的批評,例如在最近一期的The Chronicle Review :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中,普林斯頓大學的Stanley N.Katz就表示「這些學校已經變得太大、太自高自大,以至於很難讓外面的人瞭解或產生共識」,學校一旦變得太大,就很容易使教學的方向變質,也很容易使人忽略教育的基本目標,因而忘記教導下一代如何承繼文化事業的重任。但她認為,耶魯成功之處與其一向重視通才教育密切相關,卻與學校大小無關。同時利用有限的資源發展已經特別卓越和龐大的專業和系,但對於其他一些學習領域則寧願保持原有的小規模,讓少數專業領域的優秀教師能集中精力做某方面的研究。任何一所偉大的大學都不能期望涵蓋每一所值得學習的知識領域,在國內大學一窩蜂追逐整併風潮之際,耶魯優化選(selective excellence)的經驗或有值得借鑑之處。

國內大學除了思考自我特色、發展強項科系外,針對大學功能重疊,無法區隔的問題,或可取法於美國加州高等教育的經驗,加州大學、州立大學和社區學院間就有明確的定位及銜接機制,提供學生充分的選擇。加州大學招收前12.5﹪的學生,州立大學收其次33﹪的學生,其餘學生進入社區學院,同時提供轉學大學的機制,不但充分保障了學生的受教權,也使得大學在教育均等中追求各自的卓越。

伍、前瞻大學發展之道

國內的高教正處於所謂的「狐狸世紀」的轉捩點上,雖然面對知識經濟的浪潮及資訊日新月異的不確定性,但是在高等教育的發展中確也有其可以依循的軌跡。在菁英教育過度到大眾教育,進而邁向普及化高教之際,台灣大學呈現以下幾項發展趨勢:一、從普及化到追求質的提昇,二、從菁英學生到全民化,三、從研究型到教學型及社區型,四、從齊頭式平等到績效導向,五、從組織僵化到組織活化,六、從大鍋飯到經費運用效率化,七、從計畫教育到市場化,八、從學術象牙塔到參與社會,九 從傳統學生到非傳統學生,十、從傳統教學到遠距教學,十一、從台灣教育到大陸教育,十二、從本土環境到國際社會。值此新世紀高教的轉捩點,針對以上十二項台灣高教趨勢,謹提出以下十二項因應之道,並將十二項趨勢及發展策略彙整為表三。

一、提昇大學生競爭力:

最近一項「台灣大學生競爭力調查」顯示,多數的大學教授認為,現在的大學生素質比十年前差,且台灣學生的競爭力不如大陸學生。面對大學生競爭力下滑的情形,實在令人對國內的高教發展憂心。近年隨著大學教育數量的擴張及錄取不斷提高,現在考不上大學要比考得上大學困難許多,長此以往,將吞噬高教的競爭力,因此提升大學生素質,避免高教沈淪應是高教向上發展的基礎。

二、因應學生特質調整課程:

過去大學教育為菁英教育,在高教政策開放及入學方式改變後,大學生產生極大的質變,不能以同一套課程教授異質化的學生,是以如何針對不同特色的學生規劃不同的課程,將是大學必須面對的新課題,同時也是大學做自我定位及特色區隔的契機。

三、自我定位及區隔:

由於各校背景及條件不同,必須參酌當前教育的走勢,及學校的地理環境、師資設備、學生來源以及發展重點加以評估分析,以做好自我定位及特色區隔,例如側重研究型的大學、以教學為主的大學、以專業技術與實務教學為主的技術大學、以職業訓練及回流教育為主的社區大學,和以成人學習及終身教育為主的空中大學,各校應審慎評估,建立最佳的學制布局。

四、落實教師績效考核:

目前教師薪制不符合績效制度的精神,完全不論研究及教學實際表現,是以教師的升等應考慮其總體表現,以激勵教師追求卓越。同時考量大學自我定位,因著各校特色訂定不同的升等及績效考核標準,在學校清楚定位、教師特色區隔下,招收適才適性的學生,以提高大學的競爭力。

五、提升大學效率和品質:

過去由於大學與教育部的關係是支配多於自主,因此大學在課程改革、人事制度及經費使用上極為僵化,致使大學缺乏效率和品質。政府對大學的自治應以開放心態視之,同時均衡公私立大學的品質,以期活化大學組織的運作,創造大學發展的生機。

六、資源分配效率化:

近來高教經費短缺,在政府財政日益困窘下,必須重視資源的有效運用,因此經費的分配必須合理化及效率化。卓越大學計畫造成搶錢風波,卻無法提升教育的品質,經費應依各校發展重點採特色區隔方式補助,同時落實公平客觀評鑑,援以為經費補助的參考依據,以提升經費使用效率,促進大學良性發展。

七、掌握市場脈動:

近來高學歷高失業率,許多人將矛頭指向學校教育與就業市場脫節,不少校系紛紛改名,或與市場熱門行業靠攏,或冠上時代感的新系名,目的無非在市場化。但最重要的是教育內涵必須跟著調整,才能培育出適應現代社會的大學生,而不是徒增更多失業的高學歷者。

八、推動與企業界合作:

大學必須走出學術的象牙塔,積極推動產學合作,大學可以培養更多專業人才,協助企業解決問題,及蓄積更多的研發能力,提供企業創新及應用知識;而業界的人才也可走入校園,授與實務的教戰手則,提供學生市場化的經驗,相信企業也願意在校務基金的募集上回饋學校,兩造雙方得以互蒙其利。

九、參與社區回流教育:

社區學習向來是大學教育中的配角,面對學生來源的減少以及大學數量擴張,加以終身教育觀念的催化,非傳統學生的社區服務勢必成為高教不能忽略的重要課題,因此大學應該解除學術的圍牆,讓她成為社區民眾的知識殿堂。大學不能與社會脫節,走進產業,學術才不會束之高閣;走向人群,才能創造大學的新機。

十、發展遠距教學:

近年來遠距教學以其無遠弗屆、便利迅速的優勢,早已席捲全球,遠距大學已成為時勢所趨。唯國內依據專科以上學校遠距教學作業規範,修習遠距教學的學分總數,仍以畢業總學分數三分之一為限,將來法規應有鬆綁的必要,同時各校應建置遠距教學的軟硬體環境,以因應新型態鉅量教學的需求。

十一開拓西進大陸據點:

近年隨著大陸經濟體制逐步轉型,原來僵化的計畫教育體制也漸漸朝向市場機制調整,目前大陸的高等教育雖然尚處於菁英型階段,但大陸有計畫的擴招高校學生,將朝大眾化邁進;同時在改革由中央主導、地方貫徹執行下,預料將有更為迅速的發展,其高教的爆發力不可小覷。面對兩岸加入WTO後的新局,台灣的高教應深化改革,提升學術競爭力,配合技職教育的出口,以化危機為轉機,西進開拓新的據點。

十二、增進國際學術交流:

全球化已成世界性潮流,大學必須以宏觀視野面對新的知識布局,為了與國際脈動同步呼吸,大學應藉由與國外大學的交流活動,包括師生互訪交換、開設外語教學課程、舉辦國際性研討會、規劃雙聯制學位等,以增進大學的國際視野、開拓高等學府的全球化格局。

陸、結論

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因應社會對高等教育的不同需求,大學的發展應該朝向多樣化及分殊化,不必每所大學都以學術研究為目標,但也無須因為學術畸形競爭而因噎廢食,更不可為併而併、迷信大就是好,因而流失自我的特質。各大學可以依照自身條件、辦學理念和學生來源做自我的定位,區隔與分化其功能,經由特色的建立,就有機會在競爭激烈的高教市場中勝出。

宏觀看國內高教的發展,唯有埋頭才能出頭,各校要充分了解自我,做自己能力所及的事,能做得快又好,做超越能力的事,可能吃力不討好,反而喪失了制勝的先機。要解決國內大學同質性的問題,必須從整體高教生態著手,特別是在迎接普及型高教時代來臨之際,大學應呈多樣化發展,各自建立特色,學生可以各取所需,不論是側重研究、側重教學或側重社區的大學,只要辦出了特色,都是一流的大學,都能有卓越的表現,當各大學在汲汲營營追求世界級大學的同時,為何不能以更開闊多元的視野看待世界級大學。 (92國家政策論壇季刊 夏季號)

表一 高等教育學生占人口千分比

單位:千 分 比

 

國家(地區)別

高等教育學生 

占人口千分比

中華民國

2001 

2000 

1999 

1998 

1997

48.8(54.1)

44.3(49.4)

40.0(44.6)

36.5(40.7)

34.0(37.6)

中國大陸

1998

2.8

香港

1995

13.1

新加坡

1999

17.6

日本

1999

24.8(32.8)

南韓

1999

60.4(67.1)

印度

1997

6.3

美國

1997

31.1 (53.5)

加拿大

1996

59.4

古巴

1997

10.1

哥斯大黎加

1992

30.0

阿根廷

1994

31.2

墨西哥

1997

16.5

英國

1999

34.2

法國

1997

35.3

德國

1997

25.4

義大利

1997

32.9

西班牙

1997

42.9

比利時

1996

35.3

澳大利亞

1997

56.5

紐西蘭

1997

47.3

阿爾及利亞

1996

11.9

埃 及**

1996

13.4

伊索比亞

1997

0.7

肯亞

1991

1.5

馬拉威

1996

0.6

蘇丹

1991

2.4

說明:1.我國括弧內數字係包括空大及專科補校之數據

2.美國括弧內數字含選修生。

3.韓國、日本括弧內數字係含空大、開放學院及開放研究所之數據。

4.**僅含大學校院學生。

資料來源:引自中華民國教育部網站-各國教育統計資料

表二 1999年高等教育15-20歲各學齡人口淨在學率

單位:﹪

國家(地區)別

15

16

17

1 8

19

20

中華民國 (2001)

0 0

0 0

2 1

46 32

43 49

39 47

日本

---

---

---

---

---

---

韓國

---

---

3

44

59

53

泰國

---

---

---

34

29

16

菲律賓

---

24

37

27

12

24

馬來西亞

---

---

---

23

21

20

印尼

---

---

---

12

15

14

美國

---

---

1

35

41

34

加拿大

---

---

3

15

30

33

墨西哥

---

---

3

10

13

13

巴西

---

---

1

3

6

7

阿根廷

---

---

3

18

21

22

英國

---

---

2

24

33

34

法國

---

---

2

25

38

42

德國

---

---

1

3

8

15

義大利

---

--

---

5

27

28

西班牙

---

---

---

24

32

37

比利時

---

---

1

35

46

47

荷蘭

---

---

4

16

26

31

奧地利

---

---

5

29

34

32

瑞士

---

---

---

1

6

13

澳大利亞

---

---

5

29

34

32

紐西蘭

---

---

3

23

32

33

埃及

---

---

---

---

---

---

資料來源:引自中華民國教育部網站-2001年歐洲經濟合作開發組織各國教育概觀

(OECD:Education at a Glance-2001,Table C1.3)

 

表三 二十一世紀台灣大學教育趨勢及發展策略

策略 項 趨 勢 目

趨 勢

發 展 策 略

1

從普及化到追求質的提昇

提昇大學生競爭力

2

從菁英學生到全民化

因應學生特質調整課程

3

從研究型到教學型及社區型

自我定位及區隔

4

從齊頭式平等到績效導向

落實教師績效考核

5

從組織僵化到組織活化

提升大學效率和品質

6

從大鍋飯到經費運用效率化

資源分配效率化

7

從計畫教育到市場化

掌握市場脈動

8

從學術象牙塔到參與社會

推動與企業界合作

9

從傳統學生到非傳統學生

參與社區回流教育

10

從傳統教學到遠距教學,

發展遠距教學

11

從台灣教育到大陸教育

開拓西進大陸據點

12

從本土環境到國際社會

增進國際學術交流

參考資料

周遠清 21世紀:建設一個什麼樣的高等教育 中國教育報 2001.12.07

中共教育部 我們離世界一流大學有多遠 中共教育部網站

教育部 國立大學整併現況的檢討與未來展望 2002.12

教育部 2001年教育改革之檢討與改進會議參考資料 2001.12

徐明珠 辦出特色就是一流大學 中央日報「教育天地」 2002.04.05

涂經詒 「大學系所在二十一世紀高等教育挑戰中的角色」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與台大合辦「二十一世紀大學的新挑戰與新展望學術研討會」資料 2002. 12

孫康宜 「發展中的耶魯:雷文校長談二十一世紀的『全球大學』」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與台大合辦「二十一世紀大學的新挑戰與新展望學術研討會」資料2002.12

喻岳青 「中國大陸未來宏觀教育政策及投資選擇」海峽兩岸教育政策及教育投資學術研討會論文 國立台北師範學院 2002.12

楊朝祥 破除大學整併就有競爭力的迷失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 2002.09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16號
16 Hang Chow South Road, Sec 1,Taipei 100,Taiwan,R.O.C.
Tel:886-2-2343-3399
Fax:886-2-2343-3357
Email:npf@npf.org.tw

回上一頁


Copyright (C) 2000 National Policy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