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金(研)090-040號

中華民國九十年九月十一日

September 11,2001

國際金融整合趨勢下

台灣金融體系之新挑戰 

國立政治大學經濟系教授 李紀珠 

壹、前言:

金融產業以往在各國,皆是被政府高度規範的產業,而其中最常被提及的原因,如:因為金融產業中的買賣雙方對雙方資訊之需求及認知能力上,存在高度的不對稱,而金融產業本身又具有高度信心敏感度,以及金融產業所提供之商品(資金),被廣泛的用作各產業的生產要素….等;因此,不論對金融產業之高階主管、商品內容、生產行為上都做若干限制,即便知道在地域經營上予以限制,將扼殺此產業發揮其規模經濟效益,其仍復如此;也因此,形成金融產業在各國國內或國際間不同於其他產業的經營及競爭形式。然而近十餘年來我們發現世界各國對金融產業的觀念上有明確的轉變,且具體反映在各國對金融產業之態度及規範方式上(註1),而由於規範者基本態度的轉變,亦因而帶動歐美的金融產業發展有顯著的變化;本文主要內容即在探討國際金融新趨勢之起因、內容及衝擊;並分析台灣金融體系在此新金融產業競爭型態下,可能面臨之衝擊與挑戰。

貳、國際金融新環境:

歐美先進各國對金融產業規範態度之轉變,雖然說有其歷史延續性,但一般認為WTO繼商品貿易自由化後,積極的促使各國開放金融服務業市場,使得金融商品相較於其他商品的特殊性被降低,而刺激各國對金融產業規範的重新思考亦是重要原因。雖然各國新的規範內容有所不同,但基本上有幾個共同特色;即:

(1)減少法令限制(deregulation),鼓勵全球競爭,亦即解除對金融產業所做的諸多特殊限制,以增加其經營的靈活性,並促使其發揮規模經濟(Economic Scale),及範疇經濟(Economic Scope)之效益,以增加本國金融業之全球競爭力,或是面對來自國外之競爭壓力。

(2)金融監理機關一元化。近十餘年間,我們可以看到英國、日本、新加坡等國,積極統一其金融監理機關並維持其高度獨立及靈活性,以因應新的金融體系下監理需要,並快速反映市場變化。美國雖因歷史因素及尊重多元監理競爭之概念,而未一元化其金融監理機關,但其新組成之雨傘型(umbrella)監理架構,亦具高度統合監理之功能。

(3)新金融安全網的概念形成。亦即增加金融機構之透明度及運用市場的力量,來替代部分政府之角色,發揮監督及制約功能。而由於規範觀念的轉變,故對所有金融產業的參與者( 金融監理機關、各 種金融協會、金融機構…..)、金融市場結構以及金融體系,皆產生相當的衝擊,而顯現於外,最明顯的莫過於在金融產業中所掀起的金融整合(financial consolidation)風潮。

所謂金融整合(financial consolidation),主要是指合併及購併(Mergers and Acquisition;M&A),合資(joint venture)及策略聯盟(Strategic Alliance);根據Group of Ten (2001)的報告指出在1990至1999年間,在其所調查之13國當中(註2),總計發生7,304件的金融整合,且金額高達1.6兆美元,而其中最主要是M&A且以美國占55%最高,歐洲占35%(註3)。其次,日本則占3%;詳見表一;而這其中又以同一國內之同業整合案件最多,件數占72%,而金額占84%,詳見表二;而同一國之異業整合則佔15%;至於跨國合併則較少,其基本原因乃在於跨國合併案,涉及各國文化及制度差異,一般會有所遲疑,且各國政府面對來自國外之競爭,多採先壯大國內金融體系而後開放之原則,尤其是金融產業不甚發達之國家;因此,我們可看到跨國合併案中,主要是歐美各國,例如1998年全歐最大銀行買美國第七大的信託銀行,而2000年荷蘭荷興銀行買美國安泰及Relia Star 銀行以及2000年瑞士銀行買美國銀行等。

促使金融整合在近十年間如此快速的成長,基本上有幾個主、客觀因素。在客觀環境上,如:

1、各國對金融產業整合積極解除限制,提供了各國進行金融整合的法源基礎。

2、WTO金融服務業的談判,打開金融產業全球競爭之大門,因此刺激金融機 構以全球為競爭的思考策略,而欲積極放大本身的規模。

3、歐盟形成,尤其是歐洲貨幣整合,更提供有利金融整合之誘因。

4、資訊產業之進步,使新金融服務項目,如線上銀行(on line banking)或電話銀行(phone center)都具有大量經濟規模之效益,亦促使金融機構朝向整合大型化發展。

而在主觀動機上;如:

1、成本節約(cost saving);自1970's年代以來,由於銀行多項業務已被資本市場提供之服務所取代,復以資訊產業興起,因此許多銀行資源未充分利用,故欲藉合併達成節約成本的目的。

2、增加收益(revenue enhancement),透過不同金融機構業務合併可分享顧客,以及利用滿足客戶一次購足(one stop shopping)的方式,來擴張客戶。

3、降低風險,不同金融產業間有不同風險,透過集團如金融控股公司(financial holding company)中不同金融機構之資產多元化(diversify)特質,來降低風險,此外,擴大資產規模亦可增加風險抵抗能力。

4、增加市場佔有率,以發揮影響市場價格之能力。

5、利用政府所提供之安全網,來擴張業務;由於各國政府對存款多皆設有存款保險制度,此乃變相利用政府公信力來做保證;因此,非銀行之金融機構可能希望透過與其他銀行機構之合併,來分享存款保險所帶來潛在保障,或是利用政府too big to fail 的心理,進行金融整合以擴大規模,藉以獲得政府特殊保障。

6、開發中國家為改善金融體質,所進行的合併;此常見於曾發生過金融危機的國家,如自亞洲金融危機迄今,韓國的銀行家數減少30%;泰國及新加坡約減少10%,印尼約30%,而馬來西雅更由原來的54家整合為10家銀行集團。

參、金融整合所帶來之衝擊:

根據Berger, et al(1999)的研究報告,以過去十年間的觀察,金融機構(主要是指銀行)整合,確實對個別銀行具有增加利潤、提升收益、降低成本、促進信用流通的功能;但由總體面來看,卻可能帶來若干負面衝擊:

1、發生系統性風險(system risk)機率上升,而利用too big to fail的心理,進行道德危險(Moral Hazard)行為的動機,亦可能提高。

由於金融整合常涉及不同金融部門,不同金融產業,甚至跨國,而金融機構間的相互持有,亦將日益頻繁,在此情況下,個別金融機構發生危機時,極易引起系統性的金融危機,此時將迫使政府不得不介入。此外,利用too big to fail的心理,亦有增加金融機構從事道德危險行為之動機;在Boyd and Gertler (1993)的研究亦發現,在美國,大銀行確實比小型銀行從事較多的風險性放款,且資本佔資產的比例亦較小銀行為低。

2、市場機能可能遭受扭曲。

由於金融機構整合後,將使市場主要參與者愈來愈少,而市場集中度上升;此將形成市場中買賣雙方勢力不均衡的現象,而不利於市場中的另一方;而根據Berger et al(1999)的研究發現金融機構合併後,在市場中的價格機能以及提供消費者服務的品質上,確實有變差的現象。因此,雖然金融機構規模擴大,可帶來金融機構經營上更具利潤及資金流通效益,而有助於國際競爭,但各主要國家仍以違反公平競爭或市場穩定之理由,駁回大規模的合併案,如義大利及加拿大都曾發生過。

3、對中小企業融資影響。

有人認為金融機構合併後,因規模擴大,有能力作風險分散,因此,對中小企業放款會增加,但有人則認為金融機構規模擴大後,將使其可選擇空間變大,因此,會選擇規模大的放款或積極從事放款以外的資金運用,而不利於中小企業之融資;而根據Group of Ten (2001)所做的報告,金融整合後,確實出現對中小企業放款比重下降的現象,因此,擔心整合後,因可借貸金融機構家數減少,而金融機構借款給中小企業的意願又下降的情況下,未來中小企業向大銀行借款,可能面臨的不是所謂借款條件的問題(註4),而是根本借不到錢的問題。

4、對央行貨幣政策以及資金最後支持者(last resort)角色的影響。

央行貨幣政策的效力,事實上,一部份是掌控在資金市場的參與者,Group of Ten (2001)的研究中亦發現當市場主要參與者因金融整合而使其家數低於某一個數目時,將影響央行貨幣政策操作的能力;且當各金融機構愈來愈大時,各金融機構在內部資金調節的能力將變強,因此,政府貨幣政策的效力亦會受到影響;此外,當大型金融機構發生問題時,亦會使得央行扮演最後資金支持者的角色愈來愈困難。

5、對消費者之影響。

雖然金融機構合併可滿足消費者一次購足(one stop shopping)的願望;但根據Berger (1999)報告顯示,當金融機構規模愈大時,對個別消費者所提供之服務品質將下降,且消費者個人資訊,若未妥善規劃,將造成訊息不當流用,而使消費者隱私權受到侵害。

肆、台灣金融體系面臨之挑戰與機會:

台灣自1980年代,訂定追求金融自由化、現代化及國際化的目標以來,金融機構家數成長快速,至2000年止,本國銀行家數有53家,分行家數達2693家,若再加入基層金融機構、外商銀行在台分行及非貨幣性金融機構(信託、人壽、郵政儲金),則高達6000家以上,以台灣地域而言,金融機構普及率算是相當高。唯金融產業之健全度,卻未隨家數成長而有明顯提升,目前我國前五大銀行市場佔有率約20%,相對於世界各國明顯偏低,見表三,且各銀行的規模都相當的小,此外由於各家提供金融商品的同質性高,因此,價格變成主要競爭工具,亦使得近五年來銀行獲利率明顯下滑,下滑率高達45%,且遠低於國際大銀行之獲利率,而逾期放款率於今年六月亦已達7.44%,基層金融更高達18.50%,總逾放金額亦已突破兆元。

此外,隨著我國加入WTO的腳步接近,我國以已開發國家身分所承諾之市場開放亦將日益迫切。面對脆弱的金融體質及開放外來競爭者之壓力下,我政府今年以來,已快速通過若干有助我國金融體質改善之法案,如:金融重建基金法,金融機構合併法,金融控股公司法等,一方面積極處理基層金融機構,另方面更提供多項誘因,以積極推動金融機構之整合,而本國金融機構不但進行金融合併及購併的意願相當高,更積極尋求與外商銀行策略聯盟或合資的機會如富邦銀行;相信國內的金融版圖及金融體系皆勢將有明顯的變化與重整。而面對此金融產業之發展趨勢,我們認為仍有以下各點需特別留意:

(1) 對基層金融整頓方面:

利用重建基金來處理有問題的基層金融機構,其資金來源雖然是調降營業稅,但本質上仍是使適用納稅人的錢,失卻租稅公平性,因此,除需有明確終止時間外,亦應預防基層金融機構,進行道德危險之行為。

(2) 面對金融整合趨勢:

除應積極成立一元化金融監理機構外,對於前文所述金融整合後,所帶來之 負面衝擊,更應及早規劃,尤其相較於歐美各國,我國政府too big to fail 的心態更為嚴重,我國金融體系更為淺牒,故除應積極調整政府面對金融機構倒閉的心態外,更應事先預防可能利用too big to fail動機的合併行為。此外,由於我國中小企業比例甚高,在我們積極歡迎外商金融機構來台,以及本國金融機構擴大規模之際,應確保中小企業融資管道之暢通,而維持市場參與者平衡,以及市場機能的順利運作,和貨幣政策有效進行,亦是十分重要的事情,而對消費者隱私權之保護則更是應事先規範。

(3)面對強大金融整合趨勢及外商銀行之競爭下,本國銀行除可積極尋找整合對 象外,更重要的是強化核心業務,事實上,而根據Berger (1999)所做分析可 知,未來金融服務業,將出現如製造業的情形,亦即整個金融服務供給鏈的解構(deconstruction),因此,若能掌握其中的一部份利機,並專業強化核心業務者,其規模不必很大,亦能有很好的發展。此外,尚待發展的大陸金融市場亦是發展我國金融產業很好的助力;誠如前面分析,文化及制度差異,是影響歐美先進國家進行亞洲跨國整合或推展業務很重要顧慮,但台灣金融體制與歐美接近,,而對於大陸文化及制度,亦較諸歐美各國容易掌握,因此,如何利用此利機,結合外商銀行進軍大陸,亦是我國金融產業發展的大好機會。而大陸高層亦多次公開說明,即使在大陸加入WTO後,允諾開放外資銀行進入大陸五年之前,仍會給予台資銀行特殊優惠條件,當然此舉仍會與人加速資金外流大陸以及大陸藉機擾亂我國金融秩序之疑慮,但由過去管制製造業赴大陸的經驗,我們可明白看出;自我設限並沒有讓我們變得更安全,而只是讓我們流失商機,起步更辛苦。

伍 結語:

近十餘年間,歐美金融先進國家,對金融產業之認知及立法態度,有明顯轉變,帶動金融體系不論在各國國內或國際間,都產生相當變化,尤其是金融產業之整合,發展極為快速;而在此時我國亦隨著加入WTO腳步的接近,積極透過立法反應此國際趨勢以增強我國銀行之競爭力。然面對此趨勢下,可能帶來之負面衝擊,我們亦應預作準備以避免新的金融失序發生;此外,台灣金融產業因起步較晚,因此,更應積極抓住每一個步驟或地域上的利基點,充分發揮,以金融產業本身較不受先天資源限制的產業特性而言(註5) ,台灣面對此新金融趨勢下,未嘗不是另一個積極追趕機會的開始。

註1:如美國1999年Gram-Leach-Bailey 法案 ,英國1987年的Banking Act 及日本在1998年通過金融控股公司法,及其後推行之金融大改革等

註2:十國集團是指美國、加拿大、日本、比利時、德國、法國、義大利、荷蘭、 瑞典、英國及瑞士等11個國家,而在調查中其又加入澳洲及西班牙二國,成為13個國家。

註3:歐洲大陸包括比利時、德國、法國、義大利、瑞士、荷蘭、瑞典、英國及 西班牙。

註4:一般中小企業向銀行貸款會比大型企業負擔較高的利率或抵押品

註5:許多金融服務業發達之國家,如Sigapore, Hong Kong, Netherland, Belgum等 領土皆很小,天然資源貧乏,但仍發展的很好。

陸 參考文獻:

(1) Berger, Allen N. Demsetz, Rebecca S., and Strahan, Philip E. (1999), "The Consolidation of the Financial Services Industry : Causes, Consequences, and Implications for the Future, " Journal of Banking & Finance, Vol. 23, 1999, pp.135-194

(2) BIS(2001), Statistics on Payment Systems in the Group og Ten Countries: Figures for 1999, March.

(3) Boyd, J. H. and Gertler, M. (1993), "U.S. Commercial Bsnking : Trends, Cycles, and Policy, " NBER Macroeconomics Annual.

(4) Group of Ten (2001), Consolidation in the Financial Sector, January.

 

表一:主要國家金融業M&A之案件數統計

國別

 

 

美國

 

加拿大

 

日本

 

澳洲

 

歐洲大陸 1

 

總計

法國

德國

義大利

英國

1990

186

14

5

9

110

16

8

15

35

324

1991

223

25

11

18

272

73

17

37

48

549

1992

317

20

5

10

264

49

26

50

39

616

1993

406

22

9

23

222

41

25

33

51

682

1994

455

18

3

22

275

35

57

54

57

773

1995

512

22

9

39

274

54

55

33

77

856

1996

469

32

18

30

293

39

45

36

104

842

1997

529

45

32

31

264

32

34

33

96

901

1998

507

39

35

29

264

40

43

33

80

874

1999

380

44

111

41

311

29

63

46

98

887

總計

3984

281

238

252

2549

408

373

370

685

7304

註:1.歐洲大陸包括比利時、德國、法國、義大利、瑞士、荷蘭、瑞典、英國及西班牙。

資料來源:Group of Ten (2001), Data Annex A.

表二、主要國家金融部門整合情形(M&A案件)

                                                  

類別

1990

1991

1992

1993

1994

1995

1996

1997

1998

1999

總計

總計

324

549

616

682

773

856

842

901

874

887

7304

境內 (within border)

跨國1(cross-border)

266

58

481

68

556

60

622

60

695

78

740

116

742

100

782

119

741

133

766

121

6391

913

同業(within industry

異業 2(cross industry

252

72

448

101

517

99

578

104

642

131

692

164

677

165

722

179

716

158

684

203

5928

1376

註1:以國家為分類。

註2:以主要產業部門為分類。

資料來源:Group of Ten (2001), Data Annex A.

表三、主要國家銀行業之市場集中度

 

國別

 

中華民國

 

美國

 

加拿大

 

日本

 

澳洲

歐洲大陸

法國

德國

義大利

英國

銀行集中度1

29.3%

26.6%

77.1%

29.8%

73.9%

69.3%

18.8%

56.7%

35.2%

註:1.1999年前五大銀行資產佔整體銀行總資產比重:其中德國及英國集中度為1998年資料。

資料來源:Group of Ten (2001), Data Annex A.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16
16HangChowSouthRoad,Sec1,Taipei100,Taiwan,R.O.C.
Tel:886-2-2343-3399
Fax:886-2-2343-3357
Email:npf@npf.org.tw

回上一頁


Copyright(C)2000NationalPolicyFoundation.Allrights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