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政(研)090-053號

中華民國九十年十月二十三日

October 23, 2001

八卦新聞的再省思:

名譽誹謗刑責與個人隱私侵犯之探討 

 

內政組助理研究員  劉念夏 

今年五月三十一日,隨著壹週刊的發行上市,旋即造成此地社會追逐八卦新聞的熱潮。壹週刊雜誌憑藉其過往在香港經營的模式,挾著大量的資金與企圖心猛然登台,在本地媒介一片觀望的情況下,首期創刊號即以第一家庭女兒及準女婿私生活為報導焦點,創下單期銷售量二十七萬份的歷史紀錄。壹週刊的熱銷固然改變了本地週刊市場的競爭結構,但其八卦新聞般的報導方式亦引起不少的爭議,頗值得吾人做一審思。

(看法一)八卦新聞之盛行,乃因其滿足了人性中的偷窺慾望心理機制與資本主義市場的運作邏輯

八卦新聞一詞,考其源流乃源自於香港,泛指新聞媒體對於知名公共人物,如政治人物、演藝明星、企業名流等,私下言行及內幕隱私的相關報導。這些報導內容有些是經過細心追訪,謹慎查證;有些則是道聽途說、缺乏證據;有些是無傷大雅、博君一笑;有些則是粗俗卑鄙、醜陋不堪。由於其對公眾人物的報導內容與這些人平時的公眾形象大相逕庭,因此又有扒糞新聞之稱。

眾所週知,每天呈現在我們面前的新聞,是受到許多社會力量的制約而來,這些社會制約力量包括了政治控制力、市場經濟壓力,社會文化影響力、專業倫理規範力,以及閱聽人對於媒介內容的興趣與需求,而在這許多社會壓力中,又以閱聽人的媒介需求與品味,特別能夠成為八卦新聞媒體工作者的影響因素。因為,一方面,八卦新聞的報導滿足了大多數閱聽人偷窺慾望的心裡需求,另一方面,八卦新聞的製作符合了「閱聽人=商品=利潤」的資本主義經濟運作邏輯,因此,八卦新聞之盛行乃成為本地社會一股不可避免的趨勢。

(看法二)八卦新聞的報導,隱含了「報導是否屬實」與「是否侵犯個人隱私」兩個層次的爭議

八卦新聞所引發的相關爭議焦點主要可從兩個層次來談:第一、八卦新聞的報導內容,是否與事實不符,進而影響到公眾人物的聲譽,甚至犯致誹謗罪?第二,八卦新聞的採訪手法,是否過於極端,以致侵犯到公眾人物的隱私權?

以日前壹週刊對於知名藝人阿雅、范曉萱、小S在北投某別墅的聚會報導為例,在該期雜誌中,壹週刊記者在未經當事人的同意下,偷偷拍攝了上述這些女藝人與其男友尋歡作樂的畫面,經由攝影鏡頭,壹週刊呈現了這些公眾人物私生活荒蕩無道之一面,並推斷這些知名藝人有嗑藥之嫌。雜誌刊出後,引起被報導藝人之反彈並控告壹週刊雜誌涉及誹謗,要求還其公道。當然,該期雜誌也再次創下了銷售新高記錄。

從這個例子來看,八卦新聞固然滿足了本地閱聽人對於公眾人物隱私話題的高度興趣,揭露了公眾人物的偽善面具,然而,八卦新聞的報導亦有可能為自己惹來損害名譽之控訴。因此,八卦媒介應秉持何種原則報導公眾人物的新聞,使其既可滿足閱聽人知的權利,又可避免陷入誹謗罪的桎杌困境呢?

另一方面,八卦新聞採取緊迫盯人的採訪方式,侵犯了公眾人物在公領域與私領域的兩元生活世界,衝撞了新聞報導自由與個人隱私自由兩者之間的矛盾。此種狗仔隊的採訪方式,有無可能危害到公眾人物的個人隱私,危害個人的基本人權呢?在新聞自由與個人隱私之間,媒體對於八卦新聞的採訪報導,應秉持何種原則以取得兩者之間的平衡呢?

(看法三)八卦新聞的報導,只要係出於善意且經過合理查證,應無構成誹謗罪之理由

關於新聞報導是否觸及我國刑法誹謗罪的問題,我國的司法體系目前已採納美國蘇利文案判決中的「真正惡意」(actual malice)原則,來作為新聞報導是否觸犯誹謗罪的核心準則。

所謂「真正惡意原則」指的是,對於社會上可受公評之事,新聞從業人員之採訪報導動機只有在「真正惡意」之下始構成誹謗罪。新聞報導如果係出於善意且無毀損他人名譽之惡念,如果係經過一番合理查證且確信其所報導為真,縱使事後得知與事實真相有所差異,亦不構成我國刑法之誹謗罪(見法院對於劉泰英自訴亞洲週刊案之一審判決文)。換句話說,新聞從業人員不需要自行證明其言論內容確屬真實,始能免於誹謗罪之刑責;行為人雖不能證明其言論內容為真,但依其所提證據資料確信其為真實者,即不能定以誹謗罪之刑責(見大法官第五0九號解釋文)。因此,只要媒體記者在報導文章之前,曾經對事實進行過合理的求證就足夠,不需要證明其所寫作品本身的正確性,因為新聞記者只是在做一項事實拼圖的工作,就算是法官也不可能將原來的圖像全部還原。所以,有關公眾人物八卦新聞的採訪報導,亦可適用此一「真正惡意」原則,不管新聞如何八卦,只要係經過一番查訪考證,不捕風捉影、不故意醜化、非出於惡意,即無構成誹謗罪之虞,這也正是八卦新聞的自保之道。

(看法四)以公共利益作為八卦新聞報導的準則

八卦新聞的特色之一便是透過狗仔隊式的人盯人採訪手法,揭露公眾名人的隱私,此種行為是否已經已經侵犯到公眾人物的隱私權?--筆者認為,是的。然而是否涉及隱私權的新聞都不得加以採訪報導,都必須加以譴責呢?非也,需視媒體揭露此一隱私,是否合乎相關法律的規定以及是否有助於促進公共利益的增進而定。

我國目前似乎並無相關法律來保障個人的隱私權,換句話說,目前八卦新聞的狗仔跟監方式,雖對於公眾人物的隱私自由有所侵犯,但尚未及於觸法之地步,也正因為如此,才使得八卦媒體有其生存之空間。然而,需不需要修訂法律來保障公眾人物的隱私權呢?我倒認為不必,因為公眾人物所擁有之社會名望係來自民間社會,係來自媒體報導,自然也需要受到社會與媒體的持續關注與監督,但媒體於報導此類新聞時,應秉持媒體的社會責任,以公共利益之促進為目的,始能讓發揮八卦新聞的社會價值。換句話說,在媒體揭露公眾人物的醜陋面具或言行不一時,需自忖,這樣的報導是否有助於民主政治品質的改進?是否有助於廣大人民權益的保障?是否有助於社會正義公理的伸張?如果是,則筆者認為,此類的八卦新聞有其正面意義,不僅不應被譴責,反而應受到肯定,因其言人所不敢言,揭人所不敢揭,不怕觸犯權貴,有助公眾人物的自我反省,即使是犧牲公眾人物的隱私權,在兩害相權取其輕的輕的情況下,此類八卦吾人亦可容忍;但如果完全是出於譁眾取寵,相關報導缺乏事實根據,目的在整肅鬥爭,則這樣的八卦新聞報導應受到社會公眾的譴責,即使其根本未侵犯到公眾人物的隱私。

因此,八卦新聞的報導,只要其不涉及違法問題,就應當在憲法所賦予的言論自由範圍內;只要能夠以公共利益的角度來權衡新聞自由與個人隱私兩者之間的矛盾,則八卦新聞應當被我們這個社會所接受。我們沒有必要以衛道者的角度全盤否定八卦新聞的存在價值。

(看法總結)

這個社會所要做的是,護衛言論及新聞自由的民主根基,讓八卦新聞發揮其「陽光報導」的正面功能,只要其報導是出於善意且經過合理查證;這個社會要做的是,要求媒介的社會責任,讓八卦新聞能夠捍衛公共利益,只要其報導方式不違反法律規範,即使偶而侵犯到公眾人物之隱私亦無妨。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16號
16 Hang Chow South Road, Sec 1,Taipei 100,Taiwan,R.O.C.
Tel:886-2-2343-3399
Fax:886-2-2343-3357
Email:npf@npf.org.tw


回上一頁


Copyright (C) 2000 National Policy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