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政(研)094-003號

中華民國九十四年四月十三日

April 13,2005

外籍勞工與配偶管理問題之探討

內政組 警察大學教授朱蓓蕾

壹、前言

移民(immigration)不僅是人類的遷徙行為,[1]也是一種動態的社會文化與政經變動的過程,它不僅是人口從一個地方搬到另一個地方的遷移過程,它還包括經濟資源、文化活動、政治認同及社會價值的移動。[2]在全球化(globalization)、國際化、自由化的推波助瀾之下,造就人口集體流動的條件,形成跨國性的人口移動。

伴隨而來,經由通婚、外勞、偷渡等等合法或非法途徑所形成的新興移民,已經成為世界各國普遍面臨的重要課題。例如美國西岸墨西哥或波多黎各裔的移民、德國境內土耳其裔移民等,這些移民除了在語言、文化、宗教甚至外觀等都與原主流社會居民存有重大差異,加之其社經地位偏低、出生率偏高,往往淪為貧窮、犯罪等社會問題的主要來源之一。

台灣是民主、多元、開放的社會,接納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是一個多數移民的社會,認同與族群問題是必須嚴肅面對的課題。根據內政部警政署統計資料,我國近十年來,外僑居留人數明顯快速增加十倍,人口結構出現近五十年來未有之變化。目前我國移入人口係以婚姻移民人口以及外籍勞工為主,因而在人口結構、社會背景產生重大變化,同時亦衍生偽變造旅行證件、跨國犯罪、外來人口入國非法工作、逾期居停留以及大陸人民偷渡活動等社會治安問題。然而,我國並非傳統的移入國,面對外來移民快速增加以及全球化的影響,監察院認為行政院遲未能建立明確移民制度與獎勵措施,規劃移入人口輔導方案,導致我國移出及移入人口的數量與結構,均呈現兩極化發展,嚴重影響國家發展,為此特別提出糾正案。[3]

本文之目的在探討外籍勞工與配偶(含大陸配偶)現況、[4]現階段管理機制,以及其衍生的問題,並嘗試提出對策建議,期能作為建構全方位思維的移民政策以及管理機制之參考。

 

貳、現況分析

觀察我國現階段移入人口,主要指涉長短期居留及定居人口,包含婚姻、工作等。移入人口以身分區分為外國人、大陸地區、港澳地區及無戶籍國民。以性質區分為經濟性與非經濟性兩大類,其中經濟性包括投資移民(已開放外籍人士及港澳居民,惟大陸地區人民部分仍在評估研議)、專技移民(積極延攬海外人才,已開放外籍人士、港澳居民及大陸地區人民以專業身分申請來台居留,惟比例有待提升)、外籍勞工(以補充國內人力供給不足為原則,均為短期居留)。非經濟性則包含婚姻移民(目前大陸配偶居留配額採雙軌制,每年定額3,600名,惟等候配額超過四年且婚後在台合法停留滿二年者不限數額;港澳及外籍配偶未定配額)[5]、依親移民(目前大陸地區人民得申請來台依親居留或定居,並設有數額限制;外籍人士部分依國際慣例未開放)。[6]

一、外籍勞工方面

全球化的風潮對一個國家的影響是全面且複雜的,包括對經濟、政治、文化等層面的影響。在經濟方面,隨著跨國資本的流動,以及商業的利潤競爭,讓全球化的經貿環境,呈現出與以往迥然不同的面貌,尤其是在勞動市場方面,因應追求最佳利潤的目的,結果企業的目標均在尋找最廉價、有利的勞動力。隨著國際之間工資的差異,跨國勞工的流動遂成為必然的現象。

台灣由於近年來臺幣升值,勞工薪資較大陸及東南亞國家高出許多,因此對企業的成本負擔較大,再加上政府的環保政策與地方的抗爭,往往造成企業的出走,[7]放棄投資或結束國內生產,例如勞力密集產業,大部分已轉移到開發中國家。另一面,則是引進勞資低廉的外籍勞工,以滿足企業降低成本的需求。企業需要生產彈性,以應對變遷快速的經濟環境。[8]此外,隨著台灣人口「少子化」與「高齡化」的趨勢,對於服務業、看護工、保母、保健醫療服務等行業,也呈現需求增多的現象。

一般而言,一個國家引進外籍勞工,主要基於二項基本政策考量,一是在於解決勞動力不足的問題;二是用以緩和工資的上漲。我國政府基於國內經濟社會發展需求,於民國七十八年開放引進外籍勞工的主要目的,在於解決國內勞動力不足的問題,其政策考量為:(1)保障國人的就業權益;(2)防範外籍勞工成為變相的移民;(3)避免外籍勞工造成社會問題;(4)不得妨害我國產業升級的努力。[9]大陸勞工的引進則有六項要件:(1)不可影響台灣地區人民的工作權益;(2)不可影響台灣地區的產業升級;(3)大陸勞工不可做為外來勞工的唯一來源;(4)引進大陸勞工應受外籍勞工的管理辦法的同等規範;(5)不可造成變相的移民;(6)對大陸勞工的引進應以漸進方式為主。[10]

基於前述政策考量,政府對於國內所缺乏之勞工採取補充性、限業限量原則,開放引進的外籍勞工,主要有五類:(1)重大公共工程建設;(2)製造業重大投資案;(3)家庭幫傭;(4)監護工;(5)外籍船員

據內政部統計,我國目前移入人口數,民國九十一年外僑居留職業別人數總計四十萬五千七百五十一人,其中專技移民一萬七千一百三十人、外籍勞工二十八萬八千八百七十八人、非勞動力移民(主要為外籍配偶)  七萬一千五百八十八人。大陸地區人民自民國七十六年至九十二年核准居留定居人數累計達八萬零一百三十五人;自民國八十二年至九十二年專案來台居留人數累計為四百七十九人。港澳地區人士自民國七十六年至九十二年核准居留定居人數累計達五萬一千零九十四人人。[11]據統計至民國九十三年十二月底引進外勞人數為三十萬四千零三十四人,其中泰國籍十萬零五千二百八十一人為最多,菲律賓籍九萬一千一百五十人次之,越南籍九萬零二百四十一人,印尼籍二萬七千二百八十一人,最少的是蒙古籍五十九人及馬來西亞籍二十二人。[12]此外,據統計潛逃未查獲的外籍勞工,至民國九十三年十一月底止,共計有一萬六千六百四十六人,其中以越南籍最多計八千七百四十四人,印尼籍三千六百四十五人次之,菲律賓籍二千三百六十八人,泰國籍一千八百八十七人,最少的是蒙古籍一人及馬來西亞籍一人。[13]目前在台外籍勞工人數約三十一萬人,相當於外籍配偶和大陸配偶相加的總人數,而台灣的原住民人口也不過四十四萬人;外籍勞工儼然成為當今台灣最大的外來族群。[14]

 

二、外籍配偶方面

昔日台灣的傳統產業無法負荷國內日益昂貴的勞工,轉而尋求大陸或東南亞國家的廉價勞工,因而引進大量的「外籍勞工」,如今婚姻的情形亦然。當台灣內部的男女位階無法支撐傳統男 尊女卑的婚姻關係時,條件較為弱勢的男性,會覺得取得婚姻的門檻太高,又沒有足夠的位階優勢足以確保婚姻互動模式的穩定。但是,台灣與大陸、東南亞國家間有經濟位差,藉國力之助,形成符合傳統婚姻需求的男女差距,因此讓男性向外發展。這是一個有需求也有貨源的市場機制。[15]

學者夏曉鵑認為,屬於全球化下的「商品化跨國婚姻」,這特別與資本主義的全球化發展有不可分割的密切關係。她以華勒斯坦的「世界體系」作解釋架構,區分核心、邊陲、半邊陲國家等。強調在資本主義全球化的趨力下,資本積累的擴大化是很重要的目標,其主要憑藉的方式有二,即擴大市場與降低勞動力成本。其中,在降低勞動力成本方面,台灣許多廠商因此外移到東南亞、大陸等地,或是以引進外籍勞工的方式。但是此舉造成,台灣本地的勞工或是農村勞力面臨失業或是薪資被迫降低的結果。又由於台灣社會中,「在父權的婚姻制度下,男性往往被期待必須等於或高於女性的社會位置,使得他們在本國婚姻市場上的價值益形滑落。」為了傳宗接代、滿足慾求或是需要廉價勞動力(包括家務),台灣男性結婚的對象,開始轉往越南等地。[16]

而越南等邊陲國家,同樣因為資本主義全球化的影響,本國產業不敵國際企業的競爭,造成大量失業,或是只能在國際企業中賺取極為低廉的薪資,致使生活困頓。所以越南等國的女性,為了家庭生計或是個人生活,產生了遠嫁台灣的趨力。 這其中,又由於交通、資訊等全球化的發展,縮短台灣與越南有形的距離,並增加了跨國界互動的頻率,也產生一些熟諳兩國法令、社會狀況的掮客,居中撮合雙方的需求,促成外籍配偶出現的頻率。「綜而言之,『外籍配偶』現象,為核心、半邊陲與邊陲兩地,被資本主義發展過程排擠至邊緣地位的男女勞動者,為求延續生存而形成的結合」。[17]

事實上,早在一九八○年初期,已有為數不少的泰國、菲律賓新娘開始出現在農村,八○年代末期因曾出現持觀光護照之東南亞女子來台賣身,故一度遭禁,之後凡欲娶東南亞新娘的台灣男子,必須親自前往南洋。[18]雖然將婚姻比擬為經濟市場上的商品需求,不甚恰當,然而卻亦在某種程度上反映社會現實。拾得注意的是,這種透過短期婚配所產生的婚姻,由於語言、民情的隔閡,可能導致家庭成員間的互動不良、小孩的教育問題受到影響。隨著外籍配偶的增長趨勢,這類家庭在日後會越來越多,相關的問題亟需關心與重視。

婚姻移民的人口統計,由於法令規定的限制,各種不同身分的區隔,以及不同時間定義的延宕,並無準確的數字。[19]首先,綜合內政部警政署、入出境管理局及戶政司的統計資料,自民國七十六年一月至民國九十三年八月底止,外籍與大陸配偶人數,總計三十二萬六千六百六十八 人,其中外籍配偶(不含大陸配偶)十一萬六千七百七十四人,佔35.97﹪(其中男性八千二百六十四人,佔7.08﹪;女性十萬零八千五百一十人,佔92.92﹪);大陸配偶二十萬七千八百九十四人,佔64.03﹪(其中男性一萬四千四百六十七人,佔6.96﹪;女性十九萬三千四百二十七人,佔93.04﹪)。[20]由以上數字可以看出,婚姻移民中以大陸配偶數超越一半居首位,外籍與大陸配偶皆是女性遠高於男性。以外籍配偶女性的移民國籍區分,則以越南居首位,佔57.50﹪,超過一半以上;其次是印尼佔23.20﹪,泰國、菲律賓各佔5.30﹪,柬埔寨佔3.70﹪,其他各國合計佔5.00﹪。[21]若以人口比率觀察,婚姻移民佔台閩地區總人口二千二百六十六萬八千二百七十四人的1.44﹪,外籍配偶佔總人口的0.52﹪,大陸配偶總人口的0.92﹪。

我國結婚登記與外籍或大陸港澳地區人士結婚比例,民國八十七年迄九十二年分別為,民國八十七年6.4:1、民國八十八年5.4:1、民國八十九年4.0:1、民國九十年3.7:1、民國九十一年3.5:1、民國九十二年3.1:1,顯示國人聯外婚姻比例呈現逐年增加趨勢。[22]

其次,新世代的出生結構分析,出生嬰兒中生母為外籍或大陸港澳配偶比例亦呈現逐年遞增趨勢,民國八十七年迄九十二年分別為民國八十七年5.12%、民國八十八年6.04%、民國八十九年7.6%、民國九十10.66%、民國九十一年12.55%、民國九十二年13.37%,以民國九十二年為例我國每7.5個新生兒中,就有1個是外籍或大陸港澳配偶所生,其比例上升,可能與國人少子化有關。[23]上述有關外籍配偶即其子女所佔比例呈現逐年遞增之趨勢,對未來我國人口結構之影響值得重視。

 

 

參、現階段外籍勞工與配偶管理機制

當前我國外籍勞工約31萬人,外籍配偶約達32萬人,共計約達63萬餘人,約佔全國總人口數的2.8﹪,且呈現逐年遞增的現象。對於地窄人稠的台灣而言,外籍勞工與配偶的管理機制顯得格外重要,除了量的控制外,亦涉及到整體的管理。

在管制機制的考量方面,往往牽涉到許多政策面的因素,而非僅限於單一層面的考量,外籍勞工的引進問題,既涉及我國的外勞政策,也與國家的外交與大陸政策有關。外籍配偶的管理問題,除了考量實際的社會現況之外,以大陸配偶為例,其數量管制與管理問題,既涉及國家的移民政策(Immigration Policy),也與我國的大陸政策有關。

當前最大的困境是,政府對於這些新移民所衍生的相關問題並未審慎重視,亦未從全方位的國家安全思維與國家發展戰略的向度,進行移民政策以及移民管理機制的建構,積極提出相關的政策及配套措施,使這些安全問題能消弭於無形。

一、外籍勞工方面

國家邊界的設立除了明顯的國防、政治與外交上的意義之外,其實對於全體國民尚具有提供就業市場所有權具體保障的功效,以便使邊界內的所有人民對於國境內的就業市場具有合法的壟斷與獨占的權利。

自一九七○年代能源危機之後,各國皆感受外來因素對國內經濟體系所產生衝擊的嚴重性,如何讓日益開放的國內經濟體系受到國際因素衝擊程度減到最低,並捍衛現行經濟體系正常運作,逐漸受到各國政府所重視。經濟與安全兩個分屬不同領域的概念開始整合,並出現所謂「經濟安全」的概念。[24]

事實上,外籍勞工所產生的安全問題,不僅限於經濟安全方面,更衍生出社會安全問題及健康安全問題,雖然在目前政府實施緊縮外籍勞工的政策下,外籍勞工的人數會逐年減少,外籍勞工的輸出國家也僅剩泰國、菲律賓、越南和蒙古等四個國家,[25]但短時間內所產生安全問題卻是政府需要迫切去面對與解決的。

就勞工的合法國際流動而言,通常勞動力外移國無權基於自身的利益,而禁止本國勞工自願的遷出。然而,勞動力移入國則擁有選擇性接受移入勞動力的權利。如果認為移入的勞工不利於國家安全與社會安寧,可以關閉邊界的方式阻止外籍勞動力的入境。若不考慮合法性、社會文化因素與邊界管制,一般而言,造成外籍勞工在國際間移動的推拉因素有二,一是國家與國家之間出現勞動力供需失衡的現象;二是國家與國家之間所得差距的擴大。在這種情況下,除非勞力不足的國家採取合法化引進外勞的動作非常迅速,而且快過勞力不足對社會造成的嚴重衝擊,否則外勞會對社會治安造成威脅的第一種可能狀況,將是以非法外勞的形式出現。[26]

建立合法的外勞引進制度主要目的不外是在彌補勞動力不足之弊的同時,收到杜絕非法外勞猖獗的效果。外籍勞工非法就業的情況若日益嚴重,將對流入國的國內勞動市場帶來極嚴重的不良影響。接受低廉工資的非法外勞,首先會對工資與勞動條件產生負面的影響,進而影響到本土勞工的就業權益。[27]

自民國七十八年政府正式開放引進藍領外籍勞工以來,許可聘用外籍勞工的行業項目一再擴張,目前法令允許的包括家庭幫傭、監護工、重大公共工程、重要生產行業以及外籍船員等。[28]上述行業多屬於危險的(dangerous)、卑微的(demeaning)、低技術的(deskilled)三D行業。

現階段與外籍勞工有關的政府機構,約可分為管理(行政院勞工委員會)、健康(健檢指定醫院)、治安(地方警政機關)三大部分。外籍勞工管理相關法令主要為:就業服務法、[29]就業服務法施行細則、[30]雇主聘僱外國人許可及管理辦法。[31]

外籍勞工的管理部分,主要負責的乃是行政院勞工委員會(以下簡稱勞委會),承辦的單位為勞委會職業訓練局的外勞作業組,民國八十一年立法院三讀通過「就業服務法」後,原本非法外籍勞工充斥的景象,開始被合法外籍勞工逐漸取代。

目前台灣招募外籍勞工的方式有三種:(1)逕洽各國駐華機構,按照各國的規定自行引進。(2)委託勞委會許可的國內人力仲介公司代為招募。(3)委由勞委會許可的外國人力仲介公司代為招募。由於引進過程中的業務繁雜,導致雇主基於交易成本或是其他因素考量,寧願請仲介公司代為引進外勞,而不願意利用其他管道。因此,就市場的需求面而言,可以說是法令規章提供了仲介業成立的基礎和進入市場的機會結構。

値得注意的是從引進外勞的作業流程中,可以發現外勞仲介所能提供外勞雇主在申辦、取得核准名額、下單給海外勞工招募公司、安排廠商海外挑工以及後續的外勞入境接機與體檢等手續服務,甚至提供廠商定期的外勞輔導建議。也就是說,引進外勞的流程冗長且相當繁雜的制度設計中,不僅取得外勞配額的雇主尋求外勞仲介代辦的機會,而且希望來台工作的外籍勞工也必須在仲介公司取得就業機會,位於中間者的仲介公司有其可觀的營收利益,[32]為了爭取廠商的委託,不僅是對廠商的回饋金或是其他方式紛紛出籠。基本上,外勞仲介的廣大利基也是來自於外勞引進流程的繁雜。[33]

基於國內經濟與產業發展的需要,人力引進固然有其必要,但在國內失業率居高的情況下,當前人力引進政策應以「保障本國勞工權益」為優先。除了以此作為政策方向,仍應就管理與執行面來全面檢討我國人力引進政策。[34]而在管理安全的層面上,對於非法外籍勞工,必須繼續積極取締,並不得予以就地合法化,以維持法律的尊嚴與公平性,並避免因就地合法可能鼓勵更多的外國人來華非法工作;更要防範外籍勞工成為變相非法移民,根據外國經驗,外籍勞工如未加妥善管理,可能成為變相非法移民。

台灣地區地狹人稠,實無能力再容納外來移民。因此在法令上限制外籍勞工在我國受僱的期限,且工作期滿必須返國,並不得再受僱來華工作。[35]外籍勞工的引進應該是增進我國經濟、工業、民生的發展與便利,不該讓它形成社會問題,造成社會負擔,唯有不斷改善相關的管理機制與法令,並有完善的配套措施,才能使得外籍勞工成為我國經濟發展上的助力,創造勞動力輸出國與輸入國均雙贏的局面。

二、外籍配偶方面

我國外籍配偶管理相關法規,概分為二類即:外籍配偶與大陸配偶。在外籍配偶方面,主要依據「國籍法」、「外國人居留或永久居留查察登記辦法」、「外國人停留居留及永久居留辦法」、「外國人臨時入國許可辦法」等。在大陸配偶方面,則主要是依據「臺灣地區及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36](以下簡稱「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我國雖許可大陸地區人民來臺探病、奔喪而作一定時間之停留,但並未開放大陸地區人民直接從大陸地區到臺灣通商或觀光。

至於外籍配偶安全管理機構方面,在大陸配偶部分,大陸地區人民安全管理機制的政策指導機關為國家安全會議、行政院大陸委員會(以下簡稱陸委會)[37]及國家安全局[38]等三個機關。辦理兩岸人民交流事宜的,乃是內政部警政署入出境管理局;而兩岸民間交流中,涉及公權力而不便由政府出面處理的事務,由「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以下簡稱海基會),受政府委託辦理。而外籍配偶的入出境乃由內政部警政署入出境管理局負責辦理,治安管理部分為居留地的警察機關,取得身分證後由居留地的戶政機關來進行戶籍之登記。

在居留定居方面,大陸配偶與外籍配偶的規定有迥然不同之處。大陸配偶與臺灣地區人民結婚,自結婚起兩年或已生產子女者得申請「依親居留」排配,[39]等待居留排配(等待核配)需要四年;依親居留排配超過四年亦可直接核配(雙軌制),核配後住滿兩年(稱為「定居」),便可取得身分證,前後流程通常為八年。外籍配偶乃依「國籍法」,結婚後須合法居留滿三年始得辦歸化,再居留一年(不能出國)、二年(每年可出國三個月)或五年(每年可出國一八二日),始能辦理定居取得身分證,[40]其最快的流程為四年。

目前我國並無針對新移民規劃與管理的統籌單位(例如移民局),而是將事權分散在陸委會、海基會、內政部、警政署、勞委會等。一旦有事情發生,則相互推諉,若要推動服務與輔教工作,各部會方案又往往支離破碎。[41]

以大陸配偶為例,目前大陸配偶來臺管理分散為四個體系,由海基會辦理公證書驗證、境管局辦理入出境、警政署辦理查察管理、戶政系統處理戶政登記業務。由於上述四大系統欠缺資訊整合及聯結的平台,致使大陸配偶來台後的安全管理產生缺失。[42]

以警政署為例,目前在辦理查察管理方面,各縣市警察局均有成立陸務課,專責有關大陸地區人民合法及非法入境所牽涉之不法情事,其執掌業務內容如下:1、查緝大陸偷渡犯及合法入境非法打工業務。2、大陸地區人民合法入境逾期停留,催離、遣送業務。3、大陸地區人民合法入境行方不明協尋及撤銷協尋業務。4、大陸地區人民及港澳居民:(1)持用偽、變造證件入出境案件之查處。(2)持用大陸不實証書偽冒親屬關係矇混入境之查處。(3)以虛偽結婚方入境案件之查處。(4)來台從事賣淫工作案件之查處。(5)來台違反其他法令案件之查處。5、兩岸大陸事務交流業務涉及警察事務。

大陸地區人民入境後,境管局機場服務站均影印其旅行證及E/D卡通知各相關縣市警察局轉知該轄區。[43]入境之大陸地區人民,則應於十五日內至當地派出所申報流動人口,比照「一種戶」查察,[44]以針對進行入境後之行蹤與狀況,實施後續追蹤與通報,期能加強監控,預防不法。戶口查察以往是警察工作最重要的項目之一,對於地方上人、事 、地之狀況,均能確實瞭解掌握,是維護地方治安的基本工作,然而此項工作因人力不足,而已日漸式微,足以影響治安工作。

有鑒於防範大陸配偶以合法掩護非法來台從事與許可目的不相符的活動,自民國九十三年三月一日由內政部公布「大陸地區人民申請進入台灣地區面談管理辦法」,由境管局受理審查,實施全面性的面談機制。[45]

「大陸地區人民申請進入台灣地區面談管理辦法」第四條規定「境管局受理大陸地區人民申請進入臺灣地區團聚、居留或定居案件時,境管局應於受理申請後十日內,函請轄區警政機關或村里幹事於文到一個月內,協助訪查申請人之臺灣地區配偶或親屬之家庭、身心、經濟等狀況,並將訪查結果資料回復境管局,供境管局作為審核申請案之依據。實施面談人員,應於對大陸地區人民及其臺灣地區配偶實施面談前,詳閱前項訪查結果資料。」

大陸配偶經境管局審查,認為有婚姻異常之虞或疑有依法不予許可之事項者,境管局得以書面通知其臺灣地區配偶或親屬接受訪談。此一措施主要依據該辦法第六條規定「大陸地區人民及其臺灣地區配偶或親屬依前條第二項規定接受面談後,境管局認案件複雜,非進一步查證,無法為即時之認定者,得同意該大陸地區人民經查驗後入境,並以書面通知其偕同臺灣地區配偶或親屬,於停留期間屆滿前,至指定處所接受二度面談。」若境管局認為顯無可疑者,得簡要實施面談。然而,面談之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其申請案不予許可;已許可者,應撤銷或廢止其許可:

1、  無正當理由拒絕接受面談。

2、  其臺灣地區配偶未接受或未通過訪談。

3、  經面談後,申請人、依親對象無同居之事實或說詞有重大瑕疵。

4、  面談時發現疑似有串證之虞,不聽制止。

5、  經面談及其他相關佐證資料,無積極事證足認其婚姻為真實。

6、  經查有影響國家安全、社會安定之虞。

有前條各款情形之一者,其許可應予撤銷或廢止,並註銷其入出境許可證件,逕行強制出境或限令十日內出境。
  在取得台灣身分證規定方面,我國移民政策是採「移出從寬,移入從嚴」,因為我國地狹人稠,不可能無限制容納移民。但縱使標榜自由民主的美國,在外國人歸化成美國國民時,必須經過口試,能說寫基本英語,以及了解美國歷史地理常識,由移民官隨機問答。[46]

我國在管理大陸移民機制方面,有一個嚴重的漏洞,就是大陸移民取得身分證比外籍移民困難,然而只要一人拿到身分證,他在大陸的直系血親即可取得辦理身分證的途徑,循序取得我國身分證,形成「連鎖性移民」。[47]因為根據我國法律,取得台灣身分證的大陸移民,皆可以立即為七十歲以上的父母、祖父母申請身分證,而祖父母又可以為十二歲以下的孫子女申請身分證。相較之下,取得身分證的外籍人士,政府目前仍不允許其直系血親歸化。

 

肆、外籍勞工與配偶衍生的問題

移民對接納國具有正面或負面的效果,對移民接納國而言,基於勞動人口不足、人口遞減、人口老齡化等因素,接納移民可能是最經濟、快速的解決方式,具有正面效應;但相對地亦會產生負面效果,其可能引發人口壓力問題、減少本地勞工工作機會、衍生認同問題等,導致社會結構複雜化。

從前述分析可知,我國移入人口呈現逐年增加的趨勢。移民所衍生的問題及其影響對移民接納國而言,皆具有正、負面的效應。例如:在人口結構方面,面對少子化趨勢將有助於維持我國人口穩定成長,但卻排擠我國適婚者的結婚機會。在教育方面,有助於多元文化的發展,卻因語言及文化差異影響下一代生養教育問題。在社會發展方面,刺激社會多元文化發展,再創文化新風貌;但易造成社會價值觀混淆、族群間的矛盾衝突等。在經濟利益方面,填補人力缺口,帶來必須的消費性經濟活動,卻會排擠國人工作機會、增加社會福利支出。在國家安全方面,雖有助於增進國際及兩岸交流,卻易衍生假結婚、違法打工等各種犯罪問題,亦或成為從事對我滲透、顛覆、破壞者的合法身分掩護,威脅傳統國家賴以維繫的政治認同,引發族群衝突等問題。

一、健康安全

在安全意涵上,目前勢不可檔的全球化正影響著世界上所有的國家,全球化固然帶來一定的利益,但也帶來許多負面的影響。全球化促成資訊、科技、貨物、人員的傳播與溝通,推進著經濟管制的緩和(如:自由化、私有化、降低貿易管制)與政治管制的緩和(如:政治民主化),但同時也促使跨國性的安全威脅更易進入臺灣,包括:武器擴散、毒品走私、非法移民、傳染病的傳播(如:SARS在二○○三年從中國大陸傳入臺灣)、[48]網路攻擊,乃至恐怖份子的潛入等。[49]對台灣而言,傳染病的威脅,尤其是境外傳入之傳染病的威脅,是政府與社會必須長期面對的重大安全威脅之一。

據現行法令規定,外籍勞工入境前、入境後、入境六個月後皆需檢查,入境後三個工作天內及滿六個月、十八個月及三十個月之日前後三十日內,由雇主安排前往行政院衛生署指定之醫院辦理健康檢查,不合格者將撤銷聘僱許可,遣送出境。由於少數雇主未依規定將健康檢查不合格者即時遣返,或不依規定安排外籍勞工接受健康檢查,對國民健康及防疫安全將造成影響。[50]若合法引進的外籍勞工均有如此情形的話,更遑論那些行蹤不明的非法外籍勞工,其一旦感染愛滋病等高度傳染性的疾病,恐會造成難以想像的疾病擴散。在相關的防疫工作上,外籍勞工以及行蹤不明的非法外籍勞工,將會成為防疫工作的最大死角。

此外,由於大陸各地衛生環境普遍欠佳,故極易感染各類傳染病,根據衛生署所編印之「出國赴大陸旅遊健康手冊」,大陸地區的重要傳染病包括A型、B型肝炎、肺結核、傷寒、霍亂、痢疾、寄生蟲、登革熱、愛滋病….等,其中最讓人擔憂的,就是愛滋病。根據聯合國表示,除非中國大陸能有效的加以因應,依目前的快速增長速度,在二○一○年前,中國大陸感染愛滋病的人數將超過一千萬人。由於人口大量的流動與愛滋病息息相關,而妓女與嫖客正是流動性強大的「社群」,也是最易染病及傳播的傳媒。[51]大陸地區人民透過婚姻關係來臺定居,假配偶四處打臨時工,居無定所,有一些淪為私娼,或為犯罪集團控制從事色情行業,成為愛滋病及性病傳染的媒介,對臺灣配偶及國人的健康產生重大威脅。

 

二、社會安全

通常外籍勞工與配偶的引進,對接納國而言,具有正面與負面的影響。由於外籍勞工、配偶與台灣人民乃分屬不同民族,語言、文化、宗教、風俗習慣等皆大不相同,彼此的觀念與相處上難免有格格不入之處。
就外籍勞工而言,他們皆為暫時性的移民,可以說是經濟與社會發展的結果,可能會造成國家進一步的發展以及改善經濟與社會條件;但亦可能促成國家經濟停滯與社會不公平。就外籍配偶而言,他們可經由婚姻和傳宗接代的關係取得移民條件,但由於語言、文化、價值觀等差距,對其個人會產生適應上的問題,對下一代「台灣之子」亦會產生教養方面的問題。

特別是,如果從「商品化」的角度出發,處理外籍勞工與配偶的相關問題,則此種引進制度將帶有濃厚的種族歧視色彩,而忽略外籍勞工、配偶也是個具有人性需求的社會個體,往往會因為文化衝擊與社會適應不良而產生反社會行為。[52]個人適應不佳的問題,不僅傷及個人也可能損及社會,對社會產生不良影響,而其適應內容大致可分為工作適應與生活調適兩大方面。

外籍勞工與配偶對台灣社會的不良影響,舉例說明如下:

(一)外籍勞工問題

外籍勞工對台灣社會的不良影響為:(1)增加人口壓力;(2)減少本地勞工工作機會;(3)遲延技術之進步;(4)破壞法規;(5)擾亂社會治安;(6)引發群體衝突;(7)造成資金流失;(8)流入禁物;(9)導致社會結構複雜化等。

外籍監護工造成的人身安全問題。隨著經濟條件的進步、成熟,這使得外籍監護工的引進,便成為用以解決當前台灣社會家庭實際運作難題的方便法門,然而,這種紓解「老的老、小的小」之家庭發展困境的對策措施,卻有其各自不同的問題意識要嚴肅以對。以劉俠女士的個案為例,其所引發的雇主人身安全問題值得深思。[53]政府相關機構對於外籍勞工,特別是外籍看護工身心狀況鑑定之多重性的把關管控、以及縝密配套之家庭照顧制度等制度設計,顯得格外重要,需要有關單位嚴肅以對。

外籍幫傭照顧幼兒引發的問題。必須注意防範外籍文化差異及其教養模式,對於幼兒人格發展可能產生的影響。這種偏頗價值觀的塑立,其傷害的嚴重程度將遠超過對於長者看護疏忽的人身事故。此外,外籍幫傭即看護工所引發的偷竊、虐待、暴力、婚外情、對小孩的不當教導、甚至縱火與兇殺事件也時有所聞,[54]凡此皆屬於社會安全的危害。

(二)大陸漁工問題

大陸漁工輸台背景在於我國漁業勞動力自民國八十年以降,受經濟之快速發展和國民所得及生活水準提高等因素的影響,使得一般工資水準亦隨之大幅增加,但由於各國專屬經濟區之設立,漁業環境日益惡化,使漁業收益大為降低。[55]且因漁撈作業危險性高,漁船工作環境不佳,故亟需增加勞力充裕、工資低廉的大陸船員來解決我勞力不足及成本較高的漁業問題。[56]有鑒於大陸漁工的語言相通、生活習性相近,且工資低廉,業者便競相僱用大陸船員,雖然目前政府尚未開放大陸勞工來臺,這些大陸漁工無法入境或上岸,但能滯留於「海上船屋」上,作為休息、住宿之場所,這些漁工長期停留在我十二海浬海域週遭,幾乎等同於進入我國領土並且成為我國近海漁業之主力。[57]

目前對於大陸漁工的入境管制措施有二:(1)限制漁工在正常情形下不得進入我十二海浬內作業或登岸;(2)因機故、避風等因素進入十二海浬時,漁船主需負主要管理責任。[58]但往往在大陸漁工上岸後,便從事各種犯罪行為,主要有以下幾項:

1、  偷渡入境:大陸漁工的資格雖然是要持有大陸地區勞務公司發給之勞務證,但有許多大陸漁工持合法或偽造勞務證來掩護身分,利用機會偷渡入境;甚至有人蛇集團先行安排其在海上船屋停留,再伺機化整為零接駁偷渡上岸之案例。[59]

2、  協助走私集團走私:在民國九十年「金裕豐」號漁船、九十一年七月「順吉發」號和「協滿十八號」兩件走私毒品達市價兩億元之重大案件,皆雇用大陸漁工協助其犯罪。[60]

(三)兩岸婚姻問題

兩岸通婚人數正急遽上升,兩岸人民男歡女愛,有情人終成眷屬,固為人間美事。但是,若假藉結婚之名,申請來台探親,卻從事與許可目的不相符的活動,例如從事色情行業或其他不法行動,則對台灣社會治安影響至鉅。

大陸地區女子來台從事色情行業由來已久,早期警察機關查獲大陸女子的入台途徑,大多是透過人蛇集團安排,利用漁船由海路偷渡入境,再交由色情業者掌控安排。有鑑於大陸女子經由海上偷渡來台的風險較高,面對警察機關臨檢查緝行動時,其非法身分極易曝光。[61]

因此,近年來隨著兩岸人民通婚的人數日增,而且大陸配偶來台探親、依親極易獲准,遂予人蛇集團可趁之機,結合婚姻仲介業與色情業者,以合法掩護非法的方式,先由大陸當地的人蛇集或色情業者挑選大陸女子,利用台灣的「人頭丈夫」完成合法的婚姻登記手續,再將與台灣男子結婚的大陸女子依合法程序(探親、依親等)引進台灣從事色情行業。

兩岸人蛇集團將大陸地區人民以「假結婚」方式大量引進台灣[62]不論其係「假結婚、真賣淫」、「假結婚、真打工」這些以假結婚方式入境,從事非法活動的大陸地區人民,均已嚴重危害我國社會治安。根據境管局統計資料顯示,大陸地區人民在台之不法情形,包括從事色情行業、逾期停留、非法打工、[63]偽變造證件、假冒親屬、行方不明、假結婚、不法滲透等。

1、「假結婚、真賣淫」的危害方面:兩岸人蛇集團與色情業者勾結,已朝向企業化、組織化模式經營,由於此一行業有暴利可圖,因此,幕後經營者均與幫派份子或前科犯有密切關係,甚至假結婚的「人頭丈夫」本身就是幫派份子或是前科犯,許多大陸新娘因此被脅迫賣淫,成為色情業者的賺錢工具,讓犯罪集團在利益的驅使下,不斷利用此管道掩護非法行為的進行。

2、「假結婚、真打工的危害方面:以「假結婚、真打工」來台者,大都是年輕男性為主,這些大陸地區男子入境後,四處流竄打工賺錢,往往行方不明,且其行蹤飄忽不定,有關單位不易掌握,人數難以統計,無法得知其真實的動向與實際從事的工作,這些行方不明的大陸地區人民若被黑道、不法份子利誘,從事不法活動,則對社會治安影響至鉅,是社會安定的一大隱憂。

(四)家庭問題

近年來,外籍通婚頻繁,相較於契約關係的外籍看護與幫傭,經由婚姻方式引進的外籍配偶,可以說是另一類形式的勞雇關係,其所潛藏的各種家庭、社會問題,值得特別注意。這種植基於仲介關係的商品化婚姻的家庭型態,無論是外籍配偶本人身心調適的個體層次,結婚生子之後的夫妻、親子與公婆相處的集體層次,以及因為文化差異所衍生出來的教養、生存問題等整體層次,在在都是迎娶外籍配偶時所必須要兼具考量的社會成本。[64]以此觀之,如何避免這些外籍配偶可能出現的家庭悲劇,政府部門必須嚴肅、審慎面對並建構相關的配套輔導作業。

以民國九十一年觀察,根據主計處統計,計有25﹪結婚的台灣男子娶外籍配偶,人數高達四萬四千八百四十三人,其中大陸及港澳地區配偶佔61.9﹪,東南亞地區配偶佔37.3﹪。大陸配偶平均結婚年齡較高,達三十點三歲;東南亞配偶平均結婚年齡僅二十二點九歲。顯示台灣男子娶外籍配偶的人數有逐年升高的趨勢,自民國七十六年一月至九十三年八月底止,外籍與大陸配偶人數累計已達三十二萬人。

這批外籍配偶最在乎在台灣的工作與居留問題,是目前政府機關相當頭痛的課題。另外,語言的教育、生活的調適,亦令相關機構十分困擾。使得許多人擔心這些非本國籍的配偶會產生「排擠」效應,影響國人的工作機會。

其次,外籍配偶是台灣半世紀以來最大的「新移民」,她們大多會在台灣落地生根,對台灣社會的未來發展影響重大。這種影響力將透過她們教養的子女身上展現出來。外籍配偶不只有語言溝通問題,在原國家的社會經濟地位又普遍較低。這些台灣人和外籍配偶所組的相對弱勢家庭,其子女在台灣教育體系中面對的教育相對弱勢問題,目前還未被重視,甚至在父權社會的陰影下,被刻意忽視。[65]

近年來,外籍配偶所生的子女,即所謂的「新台灣之子」的人數,呈現顯著增加的現象,至九十二年底約達三十六、七萬間。以民國九十一年統計顯示,在全國出生的廿四萬八千名嬰兒中,有12.5﹪是由外籍或大陸、港澳地區配偶所生,總數達三萬人之多,亦即平均每八個新生兒中,就有一名來自非本國籍媽媽。台灣女性生育率降低,外籍媽媽所生嬰兒佔所有新生兒比例卻快速增長,五年來已成長超過七個百分點。[66]

這些所謂的「新台灣之子」有的已開始入學就讀。根據教育部統計,九十二學年度已有超過三萬名的新移民第二代就讀國小與國中。這些來台的外籍配偶及其子女被化約為全球化趨勢中的數字與現象,台灣主流社會在她們身上標示「外來者」與「社經弱勢」的鮮明標籤,社會不加掩飾的偏頗心態,讓社會歧視又發生在敏感的第二代孩子身上。[67]平心而論,對於這些新移民我們不能予以歧視,而應去注意其家庭生活與孩童的教育,希望在社會化過程能「正常」發展,融入社會並健全發展。

就實而論,非以感情為基礎的婚姻,短時期可能基於經濟的因素未被當事者所重視,但長期對婚姻及家庭產生的效應,實有待觀察、輔導。他們不僅須面對婚姻調適、子女生養等問題,更需要面對跨文化適應所帶來的風俗民情、生活價值觀差異、語言溝通、文化隔閡等衝擊。再加上「買賣婚姻」的烙印、雙方結婚動機不同,台灣男子為解決延續後代的壓力,外籍配偶則以經濟為最重要考量因素之一,跨國婚姻必然會比同國同種族結合之婚姻家庭容易產生婚姻不協調、夫妻關係衝突,以及養育小孩等家庭問題。

 

伍、結論-政策建議

外籍勞工與配偶逐年增多的問題,已是不可忽視的事實,其所反映的不僅是我國的婚姻與家庭現狀,也是整個社會與經濟的縮影,更成為我國社會所必須審慎面對與討論的議題。台灣面臨當前人口結構之重大轉變,在移民與國家安全的前提下,其考量的政策目標不外乎確保國家安全、尊重基本人權、維持並提升經濟發展、提升人口素質等核心議題。因此,在有關移民政策與相關配套措施之規劃與設計必須採取積極前瞻措施,方能因應未來情勢發展。

目前我國對於移入人口之管理權責,依性質分屬各部會,迄今尚未建立一套完整的移入人口統計資料資訊管理系統,致使無法確實掌握移入人口數量、狀態及相關統計數據,形成移民安全管制及政策制定之困難度,一旦安全管制失當或移民政策失誤,則易衍生或引發經濟安全、政治安定、社會治安以及國家安全之威脅。

針對外籍勞工與配偶管理的相關議題,本文認為國民黨執政時期已提出的「生活從寬、身分從嚴」的政策方針相當具有前瞻性,宜予保留並秉此原則思考因應對策,建議如下:

一、  內政部、教育部、外交部、勞委會、衛生署等政府部門,應各斯其值並加強橫向協調聯繫,整合相關資源,建構有關外籍勞工與配偶管理的溝通平台。

二、  研擬移入人口適量調節機制。基於人權與人道精神,研擬經濟性與非經濟性移入人口數量,建立時點管制,並且依照實際狀況,建立預警管制數量機制。

三、  建構完整移入人口管理機制。建立完整移入人口統計資訊管理系統,以解決相關資訊散見各部會,無法確實掌握移入人口數量、狀態和相關統計數據,造成行政管理及政策研擬困難等問題。

四、  完善入出國管理機制。強化面談機制審核真實婚姻與「真正落實生活放寬」政策雙管齊下,防範以合法掩護非法情事發生。

內政部應加強外籍勞工與配偶入台後之查察管理,確實掌握移入後之動態,並主動規劃適切輔導與協助。



[1] immigration」在字義上,依韋氏字典(Webster's Revised Unabridged Dictionary)的解釋,乃是「The act of immigrating; the passing or coming into a country for the purpose of permanent residence.」,主要是指移居入境的外來移民,也是本文所要探討的標的。

[2]Wilfried A.Herrmann著,張天虹翟文中、沈明室譯亞洲的安全挑戰Asia’s  security  Challenge)(台北:國防部史政編譯局,20005月),125

[3] 監察院,http://www.cy.gov.tw/XMLPost/xml-di/attach/0931900425-1.DOC2007.7.28

[4] 本文所指涉的外籍配偶,包括外籍與大陸配偶。2004年6月16日行政院第二八九四次院會,行政院長游錫堃指示今後無分外國籍或大陸籍,統稱為「外籍配偶」。但由於兩者適用之法律規定不同、文化差異、所享權利與對待態度有別,不論官方與民間在使用時仍各自區別,並未依指示統一稱呼。謝愛齡,「外籍配偶現況及相關需求調查報告」,內政部,2004。轉引自柴松林,「婚姻移民的現況及其解析」,婚姻移民-外籍配偶與大陸配偶問題及對策研討會論文集(台北:中華救助總會,20041226日),頁4

[5] 由於兩岸「特殊的國與關係」之下,尚未入籍的大陸配偶,既非中華民國國民,也非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身分證、工作權等相關權益取得比外籍配偶遲緩,社會權力遠遜於一般外籍配偶。

[6] 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現階段外籍與大陸配偶移入因應方案http://www.cepd.gov.tw/manpower/mainlander.pdf,頁4-5

[7] 例如:1980年代杜邦(彰化)、1997年拜爾(臺中)的出走,當時外資投資臺灣,乃看上臺灣的低工資,高工時,高技術水平,高耗能,以及政府許多獎勵外資的法令政策。

[8] 周玟琪,「勞工與就業安全-全球化下的勞工處境與政策需求」,人類安全(台北:財團法人國家展望文教基金會,20041月),頁127

[9]趙守博,「外籍勞工之引進及因應對策」,勞工行政,第57期(19931月),頁3-4

[10]趙守博,「談引進大陸勞工的前提與要件」,中國勞工,第905期(19922月),頁4-5

[11]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現階段外籍與大陸配偶移入因應方案 http://www.cepd.gov.tw/manpower/mainlander.pdf,頁4

[12] 勞委會職業訓練局。

[13]內政部警政署、勞委會統計處。

[14]蔡佳珊,「作客臺灣」,經典雜誌,67期(20042月)。http://taipei.tzuchi.org.tw/rhythms/magazine/content/67/outworker.htm

[15] 張慧英,「婚姻與階級」,中國時報2004711日,第A4版。

[16]夏曉鵑,流離尋岸-資本國際化下的外籍新娘現象(台北:唐山出版社,2002年12月),頁161-164

[17] 同前註。

[18] 李淑容,「婚姻移民女性:現況、問題與對策」,婚姻移民-外籍配偶與大陸配偶問題及對策研討會論文集(台北:中華救助總會,20041226日)。

[19] 內政部警政署、入出境管理局及戶政司由於定義不同(主要是大陸及港澳地區之配偶是否概括於外籍配偶,其認定有所不同),各單位的統計數差異甚大;各縣市政府對外籍配偶的統計數據,其總數與中央政府各單位的數字有很大的差異(主要是有婚姻關係及實際上取得居留權人數上的落差)。

[20]柴松林,「婚姻移民的現況及其解析」,頁4-6

[21] 內政部,「外籍與大陸配偶生活狀況調查報告」,2004

[22]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現階段外籍與大陸配偶移入因應方案 http://www.cepd.gov.tw/manpower/mainlander.pdf,頁8

[23]同前註,頁9

[24] 林向愷,「台、中貿易往來對國內經濟的衝擊與國家經濟安全:台、中經貿往來十六年的檢討」,「兩岸交流與國家安全國際研討會」論文集(台北:群策會,2003111-2日於圓山大飯店舉行),頁72-73

[25] 泰國、菲律賓、越南和蒙古等四個國家乃是辦理「直接聘僱」之國家。

[26] 朱柔若,社會變遷中的勞工問題(台北:揚智出版,19983月),頁313

[27]同前註,頁321

[28]有關工作許可種類主要依就業服務法第四十三條第一項之規定。工作許可期限則依就業服務法第四十九條之規定。

[29] 民國八十一年五月公布施行。http://www.evta.gov.tw/labor/labor.htm#1

[30] 於民國八十一年八月五日行政院勞工委員會台(81)勞職業字第二五四九二號令發布,最新修訂為九十三年一月十三日,勞職外字第 0九三0二00二一六 號令修正發布。http://www.evta.gov.tw/labor/labor.htm#1

[31]於民國九十三年一月 十三 日,行政院勞工委員會勞職外字第0九三0二00二二二 號令訂定發布,以取代廢止之「外國人聘僱許可及管理辦法」。http://www.evta.gov.tw/labor/labor.htm#1

[32] Ronald Burt指出社會結構中的結構洞,是場域中參與者之間人際網絡的斷裂,結構洞扮演資訊取得、成交時機、推薦與管理的角色,而這就是中間商獲取利潤的機會,競爭的利潤是這些參與者為何要進入「結構洞」的重要因素。Burt, Ronald, Structural holesthe social structure of competition, CambridgeMass.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92.

[33]林佳和,外勞人權與行政管制-建立外勞保護體系之初步研究(台北:行政院勞工委員會職業訓練局,2004年6月)http://www.evta.gov.tw/labor/report/report-5.doc

[34]薛承泰、林昭禎,「外勞數量與台灣勞工就業的關係」,國家政策論壇季刊2004年1月春季號)。

[35]吳俊明,「我國外勞政策風向球」,貿易雜誌71期(2001年3月1日),頁20-23。

[36] 我國在民國八十一年通過「臺灣地區及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作為處理兩岸法律問題之依據,以決定兩岸人民之法律行為或法律關係,究應適用臺灣或大陸或其他地區之法律,類似我國之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

[37]在陸委會部分,民國八十年元月,陸委會組織條例經立法院三讀通過,並由總統明令公布實施後,陸委會遂成為政府統籌大陸工作的專責機關,從事全盤性大陸政策及大陸工作的研究、規劃、審議、協調及部分執行工作。

[38]在國家安全局部分,於兼顧維護國家安全的前提下,為配合政府開放措施,每在政策研議初期,即蒐整安全影響評估,研訂控管機制,提供政府決策參考。在政策評估化過程中,亦著手策建安全管理機制,分工情治單位進行部署;政策實施後,即依照計畫落實執行,注重危安狀況蒐集,掌握安全情勢發展,期使政策順利推動。

[39]目前之數額為每年3600位。

[40] 吳學燕,「兩岸關係實務-兩岸通婚問題」,入出境管理局簡報20031031日。

[41]薛承泰、林昭禎,「臺灣家庭變遷,外籍新娘現象」,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2003819日,/PUBLICATION/SS/092/SS-B-092-019.htm

[42]林財榮,兩岸人民通婚之研究-以居住花蓮縣境大陸配偶家庭為實證之對象(花蓮:國立東華大學公共行政研究所碩士論文2003年2月),頁102。

[43] E/D卡為「入出境登記表」之簡稱,入境臺灣時,在臺灣設有戶籍之國民免填

[44] 「一種戶」依現行作法乃每月查察二次。

[45] 200448日亦公布「大陸地區人民按捺指紋及建檔管理辦法」,為其配套措施。

[46]楊艾俐,「台灣變貌-新移民潮」,天下雜誌,第271期(2003315日),頁110

[47]同前註,頁120

[48]是由副黏液病毒群感染引起,感染特點為發生彌漫性肺炎及呼吸衰竭,因較過去所知病毒、細菌引起的非典型肺炎嚴重,因此取名「嚴重性呼吸道症候群」(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簡稱SARS)

[49]丁渝洲編,臺海安全戰略評估2003-2004(台北:遠景基金會,20045月),頁194

[50]吳俊明,「我國外勞政策風向球」,20-23。

[51] 中國時報89122日,第13版。賴松岡,「大陸人士以假結婚方式來台打工問題研析」,展望與探索,第2卷第10期,200410月,頁119-120

[52]朱柔若,社會變遷中的勞工問題,頁321

[53]王順民,「劉俠女士猝死的多重性聯想」,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2003210日,/PUBLICATION/SS/092/SS-C-092-024.htm

[54]薛承泰、林昭禎,「外勞數量與台灣勞工就業的關係」。

[55] 黃貴民、陳清春,「我國遠洋漁船船員勞動條件與需求之研究」,中國水產月刊,199310月第490期,轉引自殷維偉,「全球化趨勢下的當前大陸漁工政策」,共黨問題研究,第28卷第11期,200211月,頁81

[56]殷維偉,「全球化趨勢下的當前大陸漁工政策」,頁81

[57]沈道震等編,現階段兩岸有關偷渡之相關法令、管理及其問題之研究,台北:遠景基金會,20023月),頁56

[58]殷維偉,「全球化趨勢下的當前大陸漁工政策」,頁83

[59] 關振龍,「近期持大陸漁工勞務證掩護偷渡活動之探討」,警光雜誌,第514期(19995月),頁22

[60]內政部警政署編,警政白皮書:警察職權的行使--民主法治時代的警察權責與角色--民國九十二年版(台北:內政部警政署,20039月),頁38-39「走私兩億安毒 金裕豐船長投案」,中央日報2002216日。「北韓軍艦 臺灣漁船接駁運毒」,中國時報 200373日。「北韓軍艦交毒  走私台灣」,聯合晚報200272日,第1版。

[61] 張增樑,「兩岸人民『假結婚』問題之研究-以『假結婚,真賣淫』為中心」,兩岸治安問題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台北:政治大學公企中心,20011221日),頁65

[62]所謂「假結婚」是指兩岸人民結婚,形式上完全符合兩岸有關結婚的法律規定(大陸採登記婚,我國採儀式婚),但實質上卻非真正的夫妻關係。

[63] 「兩岸高齡婚姻,畸形結合各取所需」,中國時報2003310日,第6版。

[64]王順民,「劉俠女士猝死的多重性聯想」。

[65]陳榮裕,「新台灣人的媽媽 不應被漠視」,中國時報,2002821日,第3版。

[66]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現階段外籍與大陸配偶移入因應方案 http://www.cepd.gov.tw/manpower/mainlander.pdf

[67]林照真,「新台灣之子的心聲」,中國時報,2004127日,第A11版。



[1]江澤民在二○○二年十一月八日召開的十六大所作政治報告中,仍然強調「決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江澤民,「全面建設小康社會,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新局面-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六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新華社二○○二年十一月十七日,http://www.people.com.cn/GB/shizheng/16/20021117/868422.html

[2]朱蓓蕾,「兩岸交流衍生的治安問題:非傳統性安全威脅之概念分析」,中國大陸研究,第四十六卷第五期,民國九十二年九、十月,頁22

[3]內政部警政署編,警政白皮書--中華民國九十年版(台北:內政部警政署,民國九十年十一月),頁49。內政部警政署編,警政白皮書--中華民國九十三年版(台北:內政部警政署,民國九十三年十一月),頁211。「大陸地區人民非法入境人次統計圖」行政院大陸委員會http://www.mac.gov.tw/big5/statistic/ass_lp/9401/3.gif

[4] 大陸地區人民非法入境緝獲、遣返人數統計表」行政院大陸委員會http://www.mac.gov.tw/big5/statistic/ass_lp/appm2t2.pdf

[5] 同前註。

[6] 朱蓓蕾,兩岸交流的非傳統性安全(台北:財團法人兩岸交流遠景基金會,民國九十四年三月),頁105

[7] 同前註。

[8]高政昇,「兩岸共同合作打擊犯罪之探討」,二○○一年犯罪防制學術研討會論文集(桃園:中央警察大學,民國九十年九月一日),頁24-25。

[9] 「大陸福青幫 偷渡台灣走江湖 兩岸三地黑幫合流 北韓、大陸、菲律賓成了走私毒品『白三角』」,中國時報,民國九十年十二月十七日,第8版。

[10] William Olson, International Organized Crime: the Silent Threat to Sovereignty, The Fletcher Forum of World Affairs, Vol.21, No.2, Summer 1997,pp.77-80.

[11]朱蓓蕾,「兩岸關係發展與治安」,內政部警政署編,警政白皮書--中華民國九十年版(臺北:內政部警政署,民國九十年十一月),頁53。

[12]高政昇,「兩岸共同合作打擊犯罪之探討」,頁24。

[13]朱蓓蕾,「兩岸關係發展與治安」,頁53。

[14]朱蓓蕾,「兩岸交流衍生的治安問題:非傳統性安全威脅之概念分析」,頁43

[15]朱蓓蕾,「兩岸關係發展與治安」,頁51。「兩岸交流統計資料  參、司法協助業務」海基會http://www.sef.org.tw/doc/statist/st14.doc

[16] 兩岸交流統計資料  參、司法協助業務」海基會http://www.sef.org.tw/doc/statist/st14.doc

[17]例如:四海幫大哥楊光南、螢橋幫張真、天道盟太陽會會長吳桐潭,以及詹龍欄、黃上豐等人即是例證。參見「對付台灣大哥 中共欲擒故縱」,中國時報,民國八十八年八月二日,第8版。「『穿山甲』氣數盡 乖乖回籠」,中國時報,民國九十一年四月四日,第8版。

[18] Phil Williams, Transnational Criminal Organizations: Strategic Alliance, The Washington Quarterly, Vol.18, No.1 (Winter 1995), pp.57-72.

[19]參見法務部調查局編印,台海及中國大陸地區偷渡問題調查研究(臺北:法務部調查局,民國九十年四月)。法務部調查局編印,大陸地區毒品氾濫情勢調查研究(臺北:法務部調查局,民國八十九年二月)。以及大陸台港黑幫調查研究等書,頗具參考價值。

[20]參見高政昇,「兩岸共同合作打擊犯罪之探討」,頁26-27。「大陸福青幫 偷渡台灣走江湖」,中國時報,民國九十年十二月十七日,第8版。

[21]朱蓓蕾,「兩岸交流衍生的治安問題:非傳統性安全威脅之概念分析」,頁46

[22]陸委會,「台商在大陸地區發生人身安全案件統計表」,http://www.mac.org.tw/statistic/ass-lp/ass-bus1.htm。海基會,「台商發生人身安全案件統計表」,http://www.sef.org.tw/www/html/ststat.htm。

[23]海基會,「兩岸交流統計資料 陸、人員往來」,http://www.sef.org.tw/www/html/ststat.htm。

[24] 「兩岸聯手掃黑 乍現新契機」,中國時報,民國九十一年四月三日,第3版。

[25] 「誘捕吳桐潭 台胞證為餌」中國時報,民國九十二年三月二十六日,第2版。「吳桐潭押返 抱病步履蹣跚」,中國時報,民國九十二年四月一日,第8版。

[26]朱蓓蕾,「兩岸交流衍生的治安問題:非傳統性安全威脅之概念分析」,頁49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16
16HangChowSouthRoad,Sec1,Taipei100,Taiwan,R.O.C.
Tel:886-2-2343-3399
Fax:886-2-2343-3357
Email:npf@npf.org.tw

回上一頁


Copyright(C)2000NationalPolicyFoundation.Allrights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