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析)091-010號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十月十八日

October 18,2002

社會結構變遷下的養老風險

社會安全組召集人詹火生

助理研究員林慧芬

摘 要

台灣在八十二年進入高齡化社會後,隨家庭結構變遷、生育率降低,晚年由子女分擔照顧來源減少,整體社會扶養能力大幅衰退,老人面臨資源配置經濟困境與物價波動養老風險,但在現今「養兒防老」社會價值世道淪落下,機構安養亦缺乏保障,低利率時代的降臨,將促使老人貧窮化問題益趨嚴重,籲請政府加強拚經濟,積極創造社會榮景之餘,亦不忘實現建構可長可久的老人福利制度之承諾。

壹、我國老人人口結構

隨台灣地區社會進步及生活形態改變,國民生命預期不斷延長,我國老年人口數量與比例在民國八十二年底已超高過一百四十八萬老人(佔總人口之百分之七•一),達到聯合國所界定之「高齡化」水準,推估至民國一百一年時將為百分之十四,民國一百二十年時則將超過百分之二十。

此外,由於工業化及都市化過程中,社會變遷的結果,使青壯人口朝都市發展,三代同堂傳統家庭逐漸轉變為核心家庭,根據調查,臺灣在1965-1986年近二十年的家戶型態的變遷下,「核心家戶」從31%增加至54%,而擴大家戶由31%減少為8%,主幹家戶則維持在35%至39%之間。

而生育率的降低,從1951年平均每一名婦女生育7人、1961年時為5.6人、1971年時已降為3.7人,至1995年時子女數降為1.76人,換言之,台灣地區在民國八十二年時平均每9.5個人扶養人(15-64歲)扶養一位老年人,至民國一百二十年時,將由三位撫養一位老年人。子女數的減少意味著晚年由子女分擔照顧風險來源可能減少。儘管,老人晚年的生活照顧,不完全都由子女來負擔,但根據歷年老人生活狀況調查顯示,老人之主要生活費用來源約有六成的比例乃來自子女,平均子女數的下降,老人所擁有的子女數將減少,退休經濟風險相對提昇。同時我們從總體面檢視生產者與退休者的比例,從1995年的7.9將降至2025年的3.8,顯示整體社會之扶養能力亦大幅衰退。

行政院主計處歷年提出的「中華民國台灣地區老人狀況調查報告」顯示,國內六十五歲以上老人最近三個月生活費之主要來源,來自本人終身俸或月退休金的比例,民國七十八年為百分之十一•八七、八十二年為百分之十四•七六、到八十九年為百分之十五•四;相同調查顯示,來自社會救助的比例從七十八年百分之一•0七,八十二年上升到百分之一•六一,八十九年為百分之十二•三三。雖然,這兩部分的比重有所提昇中,但佔老人經濟來源比例仍相當有限。

綜合上述,我國大部份的老人仍無法從社會安全體系中獲得經濟生活保障,加上子女供養為主要經濟來源的比例,更從民國七十八年的百分之五十八•四降為八十二年的百分之五十二•三,八十九年更降至百分之四十七•一三;傳統家庭養老功能之逐漸式微,「家庭世代間」的經濟移轉,勢必為「社會世代間」之經濟移轉取代。因此,如何經由政策提供國民晚年經濟生活保障,成為政府需積極干預的重要課題。

貳、老人面臨的養老風險

家庭結構變遷之老年風險

工業化和都市化的結果,年輕人口集中於都市,而使老年人口留在鄉村。都市裡形成了核心家庭,而在鄉村裡形成了老人家庭。根據預估,生育率的持續降低,老人平均子女數也將由目前的三人以上,下降至2030年代的二人以下。再依歷年老人生活狀況調查顯示,老人之主要生活費用來源約有六成的比例乃來自子女。隨著未來平均子女數的下降,老人子女數減少,家庭內資源移轉能力趨於薄弱,致退休經濟風險相對提昇。

生命週期之老年經濟資源配置風險

隨生活水準與醫療技術提昇,老人的平均壽命也不斷延長。台灣地區民國四十年男性零歲時的平均餘命為53.1歲,女性為57.3歲;至民國八十四年,男性零歲時的平均餘命為71.9歲,女性為77.8歲。平均餘命延長導致退休後時期增長及相對風險的提高。如無勞動期間積蓄更多的資產,或者以年金的確定給付領取方式因應年老生活的費用,平均餘命的延長將帶給老人更大的經濟風險與壓力。

物價波動的養老風險

經濟高度成長形成的高所得、高物價及通貨膨脹快速現象,嚴重受害者除中低收入老人外,亦將波及有固定所得者,然而不論是孤苦失依、低薪勞動或靠領取一次給付者或退休金利息的人,皆將成為市場經濟下的受害者。無力招架快速通貨膨脹,形成養老之風險與危機。

參、老人照顧不足之社會問題

一年來,經媒體不斷披露社會問題,尤以老人照顧困境令人欷噓,如年邁母親控訴親生兒子,再取得博士高等學位及娶妻後卻遭遺棄虐待,或見養女為家產分配問題,按鈴控告養育多年的養母…,足見「養兒防老」價值世道淪落嚴重,需要社會重視。

而居住機構養老的老人家,遭棄養的問題也相當嚴重,內政部曾統計有百分之三十六的立案老人機構面臨家屬無力支付養護費的呆帳問題,金額累積高達六千餘萬以上,被棄養的老人個案則近五百六十餘人,如以民間團體非正式的推估則加入未立案機構之個案認為應達千人以上。

加上低利率時代,將使「貧窮化」問題日趨嚴重,尤其造成養老天年之嚴重威脅;銀髮族辛苦半生,在進入零利率時代後,晚年的退休金卻不足讓其可以孳息度日,一百萬元存款,每月,過去可領五、六千元利息,至今僅約一千七百多利息而已,退休若日不敷出,老人吃老本下形成坐吃山空困境,晚景堪慮。

歸結成因,在我國缺乏完整經濟安全制度,健保費率調漲,老人收入減少,支出卻遽增。政治人物要讓老人心安,需要在承諾拚經濟下創造社會榮景,同樣也不忘落實可長可久的老人福利制度。

參考資料:

孫健忠(2002)。台灣老人經濟安全保障試析,國家政策論壇,第二卷第三期。台北: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

陳靜儀(1995)。民主進步黨在歷屆選舉中政黨政治廣告之內容分析,政治大學政治研究所碩士論文。

陳寬政、楊靜利(1995)。國民年金長期財物均衡與人口變遷",「國民年金制度系列演講座談」論文,內政部社會司。

劉玉蘭(1997)。現階段規劃中的年金保險與失業保險,國際社會福利協會中華民國總會編印,跨世紀的臺灣社會福利發展研討會論文集。臺北:國際社會福利協會中華民國總會,頁115-136。

齊力(1990)臺灣地區近二十年來家戶核心化趨勢的研究,國立臺灣大學社會學刊20期。

詹火生(2002)。老人福利生活津貼的政策省思,國家政策論壇,第二卷第一期。台北: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

詹啟賢(1998)。台灣地區老人醫療照護之現況與發展,迎接高齡社會的挑戰,台北:厚生基金會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16號
16HangChowSouthRoad,Sec1,Taipei100,Taiwan,R.O.C.
Tel:886-2-2343-3399
Fax:886-2-2343-3357
Email:npf@npf.org.tw


回上一頁


Copyright(C)2000NationalPolicyFoundation.Allrights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