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評)091-113號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六月二十七日

June 27,2002

「再怎麼野蠻」的敬老津貼政策 

社安組助理研究員 林建成

據報載,一年預算高達一百六十億元的敬老津貼,已從本月25日開始正式發放。然由於符合資格的申請人數較原先預估的四十四萬人,增加了十一萬餘人,政府計畫動用第二預備金四十二億元以補不足,使得一年敬老津貼的預算已超過兩百億元。如果未來各種版本的敬老津貼加碼修正案陸續通過,一年的敬老津貼預算,恐將讓人無法想像。

政府一年兩百億元的預算可以做些什麼?依據台北市捷運局的資料,蓋一條木柵捷運線的經費約一百八十七億元。一年敬老津貼的預算,政府不僅可以蓋一條木柵捷運線,還能用來補助台北市的基隆河整治。不僅免去朝野對立,透過公共工程的投資,還有助於國內經濟發展與就業率的增加。相對的,每個月三千元的津貼能做什麼?對於年所得五十萬左右的老人,三千元的津貼有如錦上添花,但對於所有生活在貧窮線以下的中低收入老人,卻反而得不到政府敬老津貼的照顧。

排富又排貧的敬老津貼通過後,已壓垮了社會正義的最後一根稻草。政府所謂的「公平」原則,並非以「需求」作為衡量的標準,而是以「誰拿了多少」作為分配的邏輯。政黨輪替之前,社會福利明顯以職業別為區分,當時政府為維繫政權運作,獨厚於軍、公教族群。政黨輪替之後,福利資源分配卻明顯以年齡別為主,特別是老年人口,再加上經濟蕭條、政府收入減少,使得其他弱勢族群的預算受到不當的排擠。雖然台灣正面臨老化社會的挑戰,但是解決老人問題需要的是通盤性的老人福利政策,而非政策性的老人福利。大多數的民調都顯示,目前老人最需要的是安養與醫療照護,而不是每個月三千元的津貼,朝野不該囿於老年的選票,而一再地任由福利資源錯置。

再者,去年底立法委員選舉,民進黨的「再怎麼野蠻」系列廣告,透過簡化的政治操弄與民粹式動員,不僅撕裂了公共政策(尤其是社福政策)的理性辯論空間,更讓台灣的社福政策繼續淪為政客的「春藥」與既得利益者的「鴉片」。近來朝野間對於敬老津貼修正案的加碼爭議,正是這種「再怎麼野蠻」廣告的後續「寒蟬效應」。

試問,如果因為反對福利的過渡擴張與反對福利資源的不當配置,而被粗暴的等同於「野蠻」行為,政治人物除了噤聲之外,就只能跟著加碼討好選民,未來國家的財政勢必更加的嚴峻。即使政府未來以拖垮財政為由,拒絕或批評立法院的津貼加碼修正案,然而當初「再怎麼野蠻」的執政黨,屆時又該如何說服不能領取津貼的勞工、榮民等一起共體時艱?

敬老津貼政策所衍生的社會衝擊,並非等到國民年金實施後就能完全解決。勞工、榮民等現有其他社會保險人口,並非未來國民年金的納保人口,一旦修正案過關後,未來將造成國民年金的銜接困難。另外,目前行政院通過的國民年金版本中,對於國民年金開辦後年滿六十五歲以上的國民,所給予的敬老津貼,同樣採取現行敬老津貼的排貧排富條款。也就是說,即使未來國民年金實施後,目前敬老津貼的爭議仍在,朝野為津貼加碼的理由也都可以繼續延用。更有甚者,政府於保費條文中,對於低收入戶、重度身心障礙者等是給予全額補助,然而對於開辦後六十五歲以上的低收入戶與重度身心障礙者,政府卻不發給敬老津貼。

對於老人的問題,政府除應加快推動國民年金的腳步,對於現行地方政府自行發放的敬老津貼,中央政府亦應要求地方政府停止發放。另外,就目前的加碼爭議,政府不僅應正視敬老津貼的公平性議題,也應就未來修正案一旦通過所產生的問題,儘快研擬補救措施才是。最後,政府為因應老化社會的衝擊,老人安養、社區照護政策應及早規劃與整合,並逐年增加一般補助款中老人服務預算的比重,以確實落實老人福利政策。

(本評論代表作者個人之意見)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16號
16HangChowSouthRoad,Sec1,Taipei100,Taiwan,R.O.C.
Tel:886-2-2343-3399
Fax:886-2-2343-3357
Email:npf@npf.org.tw


回上一頁


Copyright(C)2000NationalPolicyFoundation.Allrights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