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經(專)字第090-001號
中華民國九十年十二月十三日
February 13, 2001

電子產業發展芻議- 提升競爭力的關鍵議題

科技經濟組召集人 黃鎮台 

導言︰

科技產業發展日新月異,事業經營者固應戒慎恐懼,執政者也應以虔誠、虛心的心態面對。近幾個月來,國內外政經環境丕變,電子業在經歷國際經營環境惡化,及大陸發揮磁吸作用下,產業優勢漸有鬆動趨勢,加上高科技人才活躍於對岸,我們擔心會有【台灣人優勢仍在,台灣的優勢卻在不經意間凋零】的情況發生。

【財團法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科技經濟組基於共參國是,發揮智庫功能的考量下,透過學者專家的討論,並向產業界人士請益,首先選定我國電子業產業草擬建言,希望喚起朝野關心競爭力有流失之虞的電子業。根據統計,我國電子業的海內外總生產值,可望在2000年超越850億美元,若以年平均成長率15%計算,到2003年我國電子工業的總產值將接近1,300億美元,如此龐大的產業規模,顯然產業格局已非傳統的政策作為可以涵蓋。針對產業現況及未來需求,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虛心檢討過去產業政策的是與非,以嚴肅、審慎的心情,以及全新的思考,為新政府代庖未來的科技產業發展構想,希望站在專業、理性的立場,勾勒台灣電子產業的發展宏圖。

相對於其他積極發展高科技的新興工業國家而言,台灣過去二十年來的成就,確實令其他國家豔羨。因此在產業發展現實上,一方面須維持向上提升產業實力的攻勢,另一方面亦須面對更多新興工業國家,希望分享資源與機會的守勢。在攻勢方面,我們將試圖以打破傳統格局的政策思維,協助產業界爭取全球資源;在守勢方面,將以【根留台灣】為主軸,透過人才引進、改善國內應用環境等積極性作為,將台灣建設成為最具競爭力的文化科技國。另外,在影響台灣長期發展的兩岸政策上,也以電子業為主軸,建議政府採取大規模開放產業界到大陸投資的積極作為,以分享中國大陸未來幾年在全球經貿體系中角色日重所形成的商機,並讓台商系統能夠繼續在亞太地區扮演關鍵性的角色。

此一系列建言,基本上是以面向全球的產業發展思維,及以內造產業競爭的固本策略為主軸,同時參酌了前後政府科技政策的基本架構與電子業產業策略會議的重要結論,並徵詢多位產業界人士之意見後,所提出的初步主張。此建言雖以電子產業為主體,然大部分亦與其他科技產業相關,除本建言外,本會未來也將針對我國產業發展重大議題陸續提出建言。

【財團法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科技經濟組基於專業理性的立場,也檢討過去執政時期的缺失,以政策歸零的態度,客觀提出產業建言。因此,每一項建言,或許與過去執政時之政策不一定完全一致,但均考量當前時勢發展,提出具體建議,希望拋磚引玉,透過眾人之智慧,以具體的行動方案,督促政府在未來擬定科技發展政策時,擺脫概念性的觀念闡述,落實到實際支援產業發展的具體措施上。

 

影響台灣電子業發展的關鍵議題

內在環境︰

政府資源錯置,政策搖擺不定

發展知識經濟人才不足,人才引進措施亦付之闕如

水電與土地資源品質欠佳,產業營運成本徒增

社會資金追逐短期利益,產業資源扭曲運用

經濟景氣日漸低迷,資金來源與品質不如以往

政府未能充分發揮台灣在兩岸地理優勢,營造有利產業發展的環境

社會瀰漫好逸惡勞,功利導向的氣氛

兩岸三地各說各話,未能形成共同市場

政府法令過時,且缺乏創新機制

 

外在環境︰

電子業轉折點浮現,產業優勢面臨考驗

各國以台灣為假想敵,形成台灣的守勢地位

網際網路形成新產業,台灣欠缺發展的充分條件

通訊網路產業成為新的主導力量,台灣基礎條件不佳

大陸以市場與充裕的資源,形成磁吸作用

科技人才大量短缺,世界各國爭相羅致

俄羅斯開放領空,有利東南亞國家分享台灣的商機

電子產業發展芻議

產業的典範移轉(paradigm shift)正在形成,趨勢上以個人電腦為主的產業發展,已邁入成熟期,轉而為通訊網路為主的發展方向,而消費性電子因3C整合,前景看佳。這樣的發展趨勢將深深影響以個人電腦為主體的我國電子產業未來前景。

另外電子產業走向全球化分工趨勢愈加明顯,而個人電腦市場競爭激烈,市場成熟,更凸顯中國大陸資源豐富的生產要素,以及廣大市場的重要性,中國大陸目前是電視機最大市場,未來3~5年將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個人電腦市場,未來7~10年將成為全球第二大固網與行動電話市場,所以中國大陸正以磁吸效應吸引全球目光與資源,向中國大陸靠攏。

反觀台灣優勢不再,邇來隨台灣國民所得的提高,內部生產要素、基礎設施等條件逐日惡化,再加上競爭者仿效,台灣瞬間攻守易位,以個人電腦為發展核心的台灣電子產業雖逐漸成熟,產業升級瓶頸卻逐漸浮現。

未來台灣電子產業的前景,應以面向全球的產業發展新思維,內造產業競爭力的固本策略,擺脫單一式的產業發展模式,以創新突圍,以進代守的產業發展與兩岸政策,為台灣電子產業奠下未來十年發展的根基。

質言之,台灣電子產業應重新定位,由全球生產中心升級為創新與運籌服務中心,同時應藉重外部資源、推動國家級計畫等,以提升台灣電子產業的內部能力。

八大建言︰

開放大陸投資,打造矽谷、台灣、上海的【黃金三角】優勢

善用美、日技術與台灣產業優勢,建立跨國合作機制

以前瞻願景凝聚產業共識,推動國家級旗艦計畫

增加高級人力資源,形成產業發展縱深

各縣市發展具有特色之優質產業

透過社會e化,厚實產業發展根基

重塑國家形象,再造台灣奇蹟

貫徹台灣成為亞太營運中心之長期政策

建言一、開放大陸投資,打造矽谷、台灣、上海的【黃金三角】優勢

上海成為全球高科技產業新的投資焦點,台灣必須主動出擊,分享上海出線後所造就的商機,台灣若採取【鎖國】政策,不僅將導致國內領導廠商無法佈局,跨國公司也將越過台灣,直航大陸,台灣未來將進退失據。

背景說明︰

中國大陸近年來在基礎建設上的努力與經貿改革上的成就,加上其廣大內需市場的吸引力,全球各地商賈莫不希望於中國大陸在21世紀初期顯現的商機中,找到最佳切入點。中國大陸角色地位的變遷,連帶牽動台灣電子業在全球供需體系中所扮演的角色,台灣如果未能在短期內找到適切的產業發展定位,歐、美、日先進國家恐將越過台灣,直接前進中國大陸。一旦此種趨勢形成,將意味著台灣將從全球產業價值鏈中脫鉤,屆時缺乏基礎科技的台灣,將難以再受到先進國家廠商之青睞,不能夠如過去般成為商品化技術的最佳夥伴。

其次,過去由美、日、歐主導的電子科技,在1990年代中於台灣建立起大量生產能力後,台灣的角色因而有所轉變與提升,台灣亦隨之具備影響全球供需與資源籌措的產業實力,這些能力在未來幾年產業變遷的過程中,仍是影響產業發展的關鍵力量,政府能否有效導引這股力量,將是台灣能否在21世紀初期繼續維持世界級產業競爭力的關鍵。因此,我們建議政府以更寬廣的格局,面對上海、北京等中國大陸主要城市未來在全球經貿體系中可能扮演的角色,並以【雙贏】的思維,與上海等城市保持密切與良性的互動。

具體建議︰

 

上海優勢形成,台灣應善用時勢

綜觀全球世界級城市,我們幾乎難以看到任何一個城市,像上海一樣具備如此廣大的腹地,從長江口岸到武漢的人口與資源,上海過去的商務經驗與人才,讓世界各國廠商趨之若騖,未來包括美國矽谷的科技公司,倫敦、巴黎的金融業者在內,上海將是各國高科技公司落腳中國大陸最重要的據點。

台灣電子廠商自1990年代初期起,開始對外進行試探性投資,投資範圍涵蓋馬來西亞、泰國,也涵蓋中國大陸地區。但從1990年代中期起,台灣電子廠商對外投資的主流,已經確定以中國大陸為主要地區,而且從事的投資,也逐漸從初期的來料加工等單純組裝工作,逐漸升級至系統產品生產,甚至產品研發工作。

邇來,由台灣經營團隊籌組的中芯半導體與宏力半導體的上海八英吋晶圓廠投資案,更讓台灣產業界為之震撼,驚覺大陸所產生的磁吸作用,已非僅局限於提供基礎勞力、工程師的層次,連必須有效利用最尖端科技管理能力的晶圓廠,也不得不考量中國大陸未來的潛能,在中國大陸進行先期佈局工作,而歐美的設備廠商、設計工具提供業者,也都肯定中國大陸未來潛力,紛紛以最優惠價格,與在大陸投資的公司,進行長期合作佈局。

事實上,投資中國大陸的力量,不僅來自中國大陸本土資源的拉力,中國大陸顯現的長期商機,讓各國廠商趨之若騖所形成的推力,更是中國大陸近年來突飛猛進的關鍵。如今上海已經不將台灣列為首要競爭對象了,從上海浦東機場到市區的交通建設,我們可以深刻體會上海希望重回世界級城市的企圖心與生命力。考量全球經貿體系的變遷,我們發現引導台灣高科技廠商進行海外投資的思維,應不再是如何限制赴中國大陸的投資項目,而是如何以較開放的態度,協助具有先進技術管理能力的公司,在中國大陸進行長期佈局。

以晶圓廠為例,最近大陸晶圓廠的投資者,基於政府並無開放晶圓廠赴大陸投資的跡象,因此在無明顯威脅的情況下,乃募集大量的資金,放手一搏。當中國大陸的晶圓廠逐漸成熟後,台灣的晶圓廠因無法就近服務當地業者,未來華東地區以大陸市場為腹地的系統整合元件製造廠(IDM)、無晶圓廠之半導體設計公司(Fabless IC Design House)逐漸成熟後,都可能仰賴上海地區的晶圓廠進行晶圓代工服務,屆時台灣引以為傲的晶圓代工產業,將面臨市場空間侷限的困局。此外,世界級的半導體設備大廠、設計工具提供業者,也都將因為台灣的自我設限,未來可能將跨越台灣的中間角色,直接赴大陸掌握商機。

包括晶圓代工產業在內的全球電子業,未來赴大陸投資已經是沛然莫之能禦的趨勢,台灣如何在這股潮流中,掌握關鍵的價值與角色,才應是政府決策思考的核心。反觀目前台灣受到赴大陸投資限制的產業,絕大部份為上市公司所有,在財務結構健全,資料能為政府財經當局掌控的情況下,這些具備籌措國際資金,且已有跨國投資經驗的廠商,絕不應在投資上受到限制,反而可在開放的空間上,受到政府與投資大眾更透明的檢視。

 

我們建議,不僅開放包括晶圓廠、筆記型電腦大廠赴中國大陸投資,利用大陸低廉的生產資源,延續台灣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也藉由大陸急速發展的市場,為台灣廠商開拓更大市場機會,且應鼓勵上述廠商,尋求包括資金在內的國際資源支持,利用大陸為生產優勢,建構台灣廠商成為電子產品商品化最佳夥伴,亦是國際廠商進入大陸市場最佳跳板,以確保矽谷先經台灣,再到上海的金三角關係不至於中斷。

提供台商善用國際資源的有利條件

【從矽谷到亞太關鍵的通路是---台灣】,這是台灣的電子廠商在歷經二十年的努力後,在國際電子產業全球價值鏈的架構中所獲得的成果。然而時空環境轉換,台灣如果不能掌握物換星移的大勢,將有可能從通路上的價值鏈中消失。以最近備受矚目的光通訊元件為例,甚至許多出身台灣的矽谷華人,因政府的保守措施與限制,越過台灣,直接前往中國大陸尋找合作夥伴。因此,在進取即是最佳防禦的策略下,政府的政策應具備【造餅】的精神,不僅應該採取開放的態度,讓最能審度電子產業時勢的廠商,自行決定產業投資計畫,並且應該鼓勵具有凝聚全球資源能力的國際級廠商,能善用國際資源,擴大台商的影響力。

針對大陸投資部份,政府應開放重量級廠商,以發行海外存託憑證(GDR)等方式募集國際資金,對大陸進行大規模的投資,讓目前仍有優勢的台灣廠商,不會因為政府政策的牽制而喪失先機。以今年表現傑出的旺宏電子為例,過去幾年旺宏電子透過海外存託憑證等國際資金募集作為,所募集的資金已經超過10億美元,而台積電、聯電等公司的資金募集能力更是不在話下。顯示許多經營績效卓著的業者,有能力透過國際金融作為的運作,掌握市場商機。現行政策,只是限制台灣【造餅】的廠商困守愁城。在未來更寬廣的政策格局下,三通不僅是必然趨勢,政府也應積極促其實現,以使台灣現有的優勢資源,能在不久的未來轉移至中國大陸,並保有台灣現有的優勢。

在全面開放高科技廠商赴大陸投資的同時,台灣也必須強化本地的角色,讓來自矽谷的技術與資源,先流經台灣,再流進大陸。未來台灣在產業生產活動上,應該仍可掌握創新型產品與系統型產品,如資訊家電、可攜式電子產品、晶圓代工、半導體設計、高附加價值的軟體與專案管理等,估計2003年時,台灣本土仍將掌握400億美元以上的產值,這些產值必須具有高附加價值、快速回應市場需求等特質,以確保台灣本土產業的國際槓桿力量。因此未來政府的資源應以此類產品為核心,針對這類產業提供最佳的產

業發展環境。

三通開放勢在必行,未來不管是台灣本地人才,或跨國企業經理人、工程師,都可不再經香港,直接進入中國大陸,台灣過去與國際市場接軌的經驗與能力,更是未來台灣賴以生存的關鍵。因此,政府必須建立一些有效的機制,讓台灣成為亞太地區東西方科技交流的中繼站。

 

建言二、善用美、日技術與台灣產業優勢,建立跨國合作機制

矽谷仍是全球科技龍頭,舊金山灣與台灣間的【兩灣合作】重要性不亞於兩岸交流。日本過去前進大陸成果有限,未來透過台灣分享市場的前景可以預期,台灣如能善用目前的產業優勢,發揮最高的科技仲介效用,將使台灣在全球最具價值的產業鏈中不致脫鉤。

背景說明

邇來資訊科技的發展,逐漸從個人電腦為主軸轉型為以通訊網路技術為主軸,台灣過去受限於電信事業之獨佔特質,人才集中於國營單位,一般民間企業不僅難窺堂奧,技術人員與管理人才的養成更是困難。因此,在光纖與無線通訊技術等新科技的引進上,台灣不僅瞠乎南韓廠商之後,甚至落居中國大陸之後;因此如何加速通訊網路技術的引進,已成台灣高科技產業的當務之急。

從1980年代起,一直與台灣維持高度互動的舊金山灣矽谷地區,在即將進入21世紀的今天,依然與台灣關係密切,而且是全球科技創新重地。台灣電子產業未來要由以生產為核心走向創新導向,以台灣之內部條件與自身實力,絕難單獨在創新領域上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在未來腦力重於體力的時代,如何繼續強化與舊金山灣之間的互動關係,也成了台灣延續發展高科技產業實力,走向創新領域的關鍵議題。

 

其次,過去一直以電子工業自豪的日本,在進入1990年代後即持續面臨韓國廠商的威脅。1980年代末期,在記憶晶片領域佔有九成市場的日本廠商,到了2000年時,即使市場佔有率最高者,如今佔有率也不及10%。反而是來自南韓的三星、現代電子等廠商,在國際市場上成了主導市場的關鍵力量。日本廠商面對南韓廠商的威脅,唯一的化解之道,便是與台灣廠商合作,透過技術移轉等手段,結合台灣的資金與承接技術的能力,加上日本國內需求等,以回應南韓的壓力。未來政府應透過官方機制,協助廠商自日本加速引進技術,並延伸技術合作領域至其他關鍵零件與3C整合型產品。

除了美日之外,德、英、法等歐系國家與印度,也都有台灣廠商須積極借重之處。針對台灣廠商全球性的需求,我們試擬以下幾項可能的對策︰

具體建議

選擇重點地區,推動國際技術引進工作

 

在電子產品的創新上,許多先進國家都是台灣值得合作的對象,但產業的發展是有延續性的,因台灣電子產業是以個人電腦為主要核心,所以我們建議在選擇合作對象的初期,應與我國電子產業關聯度高的國家為合作對象。舊金山灣、東京與班加羅(Bangalore)無疑是目前全球高科技產業最重要的市場資訊與技術中心,也是在系統、終端產品、軟體及零組件上與台灣關聯度最高的地區;所以發展初期,台灣應以這些地區為主要合作對象。

一直由經濟部技術處主導的產業技術資訊服務體系(ITIS)專案計畫,過去在蒐集市場資訊上,對於台灣高科技產業的發展,的確有著關鍵性的影響。但近兩年來,網際網路的快捷特性,讓資訊得以無遠弗屆的快速傳播,政府所屬法人研究單位與駐外機構所能扮演的角色,應從以往商情蒐集轉而為合作商機的促成。未來政府可透過專案方式,與政府所屬財團法人或產業界合作,派遣產業專家常駐以上三處,透過【產業外交】與當地大型機構或業者維持長期而良好的互動,如此可讓未來技術引進、人才引進的構想成為可能。

在諸多世界級科技重鎮中,矽谷依然佔有全球最重要的咽喉地位,我國資訊電子廠商能在過去二十年中保持優越的地位,重要的關鍵因素之一應是與矽谷間的密切互動。然而,近年來國內電子產業蓬勃發展,理工科系畢業生大部分選擇在國內直接就業,導致我國年輕學子中,接受國際級公司歷練的人才日益減少。此種趨勢已經影響我國長期在關鍵技術的掌握及科技人才的培養。未來,政府應以公共資源鼓勵年輕學子前往美國攻讀台灣具有潛在發展能力的領域,以免台灣產業技術斷層,長期競爭力遭到斲傷。

在各種有形的互動之外,培育長期發展所需的專案管理人才更將是台灣未來致勝的關鍵。過去台灣仰賴歸國學人突破技術與觀念瓶頸,如今中國大陸留美人才超過台灣,當他們快速、大量回流中國大陸後,台灣在特定產品技術上不一定能取得優勢,但台灣多年的事業經營經驗,可建立有效與可行的經驗傳承模式,使下一代企業家具備國際宏觀與操作國際大型合作專案的能力。政府應借重財團法人或駐外單位,長期追蹤美國管理與行銷模式的變遷,以確切掌握產業脈動與先機。

掌握日商需求,扮演技術與市場仲介角色

1990年以前,記憶晶片、液晶顯示器幾乎由日本廠商主導,然而在1990年代中期,韓國廠商市場佔有率超過日本之後,包括東芝、三菱、沖電氣等日本公司,採取一連串與台灣技術合作的措施,意圖反擊韓國廠商,並且在台灣這個新興市場上佔有一席之地。日本技術指導台灣廠商開發關鍵性零件工業,初期在日本產業界曾引起爭議,但結果證明,台灣提供租稅優惠讓日本廠商享受較佳的投資條件、日商在台灣的投資工廠可優先提供本地市場的需求、並可以用較低的成本擁有海外技術合作夥伴產能利用的優先權。

日本廠商的做法,不僅無損於日本在記憶晶片、液晶顯示器等關鍵零組件上的競爭力;善用台灣充裕的資金讓台灣建立生產工廠,同時擁有台灣所欠缺的技術,日本則繼續專注於下一代技術的研發。日本的策略,提供給我們一個非常明確的訊息,亦即,【生產】只是整個產銷流程中的一環,生產外移也是尋找策略夥伴的重要機制。

除此之外,日本從1990年代初期,即積極尋求前往中國大陸投資的商機,然而由於大陸的種種非關稅障礙及語言與文化的隔閡,使得日本在中國大陸的投資,雖不致於全盤皆墨,但績效不彰卻是個不可否認的事實。未來日本可以過去合作經驗豐富並與日本與大陸雙方皆有合作關係的台灣廠商為跳板,進軍中國大陸或全球市場。近日來訪的日本新力總社長安藤國威即宣示,新力對台的採購金額將從2000年的新台幣170億元,大幅提高到2001年的新台幣300億元。委託台灣生產的產品將涵蓋筆記型電腦、手機與晶圓代工等業務,顯示日本對與台灣間的長期合作與發展寄予厚望。未來政府應考慮在傳統的商社合作體系之外,針對與日本高科技廠商間的合作,設立專業窗口或專案計畫,以使台灣與國外之合作,並不僅僅侷限中國大陸或矽谷,也涵蓋與台灣高科技產業合作多年的日本。如此一來除,矽谷、台北、上海的黃金三角優勢外,台灣有機會再建構另一個黃金三角優勢-東京、台北、上海。

強化資訊應用科技研發

未來台灣電子產業要由【生產】升級走向【創新】,新的資訊科技應用將是不可或缺的,成立新的【資訊應用科技研發中心】固然是方法之一,但也可以利用工研院、資策會等財團法人扮演研發主導的單位,另外更直接的做法則是直接吸引國際級大廠來台進行新科技研發專案,政府只提供研發環境或獎勵的措施,藉此讓國際先進技術有機會在台灣落地生根。

近年來許多國際級企業都將研發功能轉移到亞洲國家,這些國際級大廠雖然透過代工模式,與台灣廠商維持高度的互動關係,但卻大部分將研發功能跳過台灣,直接轉進中國大陸與印度等地。例如,微軟的軟體學院、貝爾實驗室等都在北京設立美國以外的唯一分支機構;與台灣產業關係密切的英特爾,最近也宣佈投資兩億美元在上海設立研發中心。顯然台灣並未在世界級科技大廠的研發佈局中,取得有利的地位;工研院與資策會等大型研究單位應以吸引跨國企業之合作研發計畫為目標,並善用台灣在量產管理能力上的條件,爭取有利的合作計畫。而台灣能否成為高科技研發重鎮,除量產管理能力外,政府應以更優惠的租稅獎勵措施與便利的行政窗口,吸引外商來台;此外,建構台灣為高科技資訊、人才交流中心,也都是成功的關鍵。

舉辦全球華人科技論壇

自從1990年代中期,網際網路逐漸成為高科技產業發展主軸後,以技術掌握力聞名的華人,在高科技領域裡所扮演的角色也因此愈受重視。特別在矽谷地區,發展網路軟體工具、通訊關鍵技術的華人,更成了許多新興企業的關鍵人物。例如矽谷的陳丕宏、段曉雷、陳五福、陳志寬、徐建國、陳若玫、胡智博等人,都是出身台灣的成功企業家;在產業界耳熟能詳,但在政府的決策體系裡,卻不曾受到適當的重視。台灣若想引進新思潮,並強化與海外華人的互動,可以仿效國建會模式,舉辦全球華人科技論壇,重塑華人與台灣間緊密的互利與互動關係。

未來十年,全球電子業中,華人仍是不可忽視的關鍵力量,起步較早的台灣華人更是舉足輕重。台灣若要建構為全球高科技資訊與人才交流中心,善用華人力量是第一步,應透過更積極的產業活動,讓海外傑出華人所串連的產業人脈得以互補,台灣的影響力也將在這些台灣出身的華人身上,得到更多正面的投射。

以華人在全球電子業的影響力為基礎,在舉辦全球華人科技論壇之後,更積極的作法應是經常在台灣舉辦全球高科技論壇,讓全球的高科技資訊流經台灣,以助於創新的技術與觀念在台灣產業界流通,有利台灣電子業往創新之路發展,也有助國外的新觀念與新技術在台灣生根。

除在有形的會議形式之外,台灣亦可以更大的格局舉辦【全球華人高科技傑出成就獎】,授獎的對象不僅涵蓋台灣地區出身的華人,也涵蓋全球各地的華裔人士;期使台灣在全球的高科技產業領域中更受尊重,並且透過獎項的成立,讓新興的華裔企業家或技術專家與台灣保持長期良好的互動。

建言三、以前瞻願景凝聚產業共識,推動國家級旗艦計畫

近十年來,台灣並無具體的產業發展計畫,產業願景在產業領袖與政府官員間形成極大的落差。政府不一定需要針對特定產業擬訂計畫,但須以前瞻視野,設定產業發展方向,並推動能改善台灣產業基礎環境的旗艦計畫。

背景說明︰

在工業化時代,政府機構一直扮演積極性輔導的角色,但進入數位時代後,過去一直被視為政府機構標竿的日本通產省,卻在近年來飽受日本產業界批評。由於通產省缺乏前瞻性的產業規劃,讓日本在記憶體晶片、液晶顯示器等關鍵性產業上,不僅落居韓國之後,也可能在未來幾年內讓台灣廠商後來居上。在日本國內市場的開發方面,80、90年年代初期,日本甚至採取鎖國政策,讓NEC、富士通的電腦主導日本國內市場的應用,導致台灣、南韓廠商趁機而起。

相較於日本緬懷過去的產業成就,新加坡政府則以前瞻性的觀念,每隔五年推出一套國家級的高科技產業或市場發展計畫。1980~1985年間的國家電腦化計畫、1986~1990年間的國家IT計畫、1992~1999年間的IT 2000計畫,最近又推出Infocomm 21計畫。新加坡的每個計畫,都代表新加坡政府在推動資訊通訊基礎建設上的努力與企圖心。新加坡不僅是全球第一個電信系統數位化的國家,也是亞太國家中,吸引最多科技廠商設置亞太總部與國際採購處(IPO)的國家。

日本的產業政策無法如1970、80年代般,主導日本產業的發展發向,最主要的原因為政府官員緊咬著工業時代的管理理念,將國際化視為空洞化,相信日本可以自成體系所致。新加坡地小民寡,卻可以以小搏大,顯然政府的企圖心、效率與觀念,是兩國在科技發展成果上最大的差異。日本政府的【守勢作為】與新加坡【主動出擊】的策略大相逕庭,成果也大不相同。

目前台灣主導產業發展的政府官員,能否以前瞻性的觀念,為台灣綢繆長期的產業發展政策,也是未來台灣高科技產業成敗的關鍵。1980年代,台灣曾經在政府的主導下,結合資策會、工研院的企劃人員,完成資訊工業十年發展計畫。此一計畫後來被視為台灣發展資訊工業的準繩,在資源匯集與共識形成上,創造十分正面的效果。

目前我國資訊電子工業正面臨產業轉折點,過去推動台灣經濟成長主要力量的電腦工業,正面對【後PC時代】的經營壓力,新興的半導體工業,具有資本密集、技術密集的特性,加上鄰近國家以爭奪台灣產業資源為目的,不斷推出誘因十足的優惠措施,台灣如何回應,不僅產業界面臨決擇,台灣產業與經濟的發展,也正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基於朝野觀念再造的需求,台灣應以以下具體措施,形成政府高科技產業發展共識。

具體建議︰

訂定2005年產業發展目標

近日政府不斷提出的【知識經濟】或【綠色矽島】構想,就全球經濟趨勢與台灣長期發展的理想而言,都有值得肯定之處,但產業的發展絕非靠【理念】或【理想】便可以促其實現,尤其以台灣產業發展特性而言,企業界亟需政府在形而上的產業發展理念之外,提出具體的產業目標,藉以凝聚共識,匯集資源,我們建議以3~5年為期,訂定台灣電子工業發展計畫。

 

此一計畫應涵蓋產業國際競爭力研究、設定具體的產業目標、國內外生產分工策略、主力產業更替策略、新技術引進策略、附加價值提升策略、上下游產業互動機制、週邊服務產業配合策略,以及公共資源投入策略等。在政府明白宣示產業目標與策略後,產業界將能在相對明確的經營環境下進行長期投資。

以半導體業為例,晶圓廠的投資金額動輒十億美元,連半導體設計業的投資金額,也常以上億美元為單位,因此通常會展望十年景氣循環,至於實際的投資計畫至少也會進行三∼五年的規劃,當長期展望不確定時,投資者將會以保守心態面對。目前台灣半導體業所面對的抉擇,即是兩岸關係浮動、國內政局不穩所帶來的不確定性,在這種不確定因素下,不僅外來重大投資案屈指可數,未來本地產業是否進行長期投資,也將面臨考驗。為消弭產業界進行長期投資的疑慮,政府應儘速提出明確的三通政策,並有必要儘速以中長期的產業規劃,確認產業發展策略,以使產業界有所依循。

除產業界長期投資信心的建立外,政府也應針對台灣電子業所面對的國際競爭環境多所研議,面對【後PC時代】,政府應有一定的產業發展策略。例如面對產業發展的成熟期,政府應鼓勵產業合併,或進行策略結盟,以擴大經營的經濟規模,並鼓勵產業界往上下游延伸。向上延伸者,可發展關鍵性零件、核心技術;向下游延伸者,可從全球運籌系統、電子商務系統或區域品牌著手,以創造新的附加價值,提高其他潛在競爭對手的進入障礙。

在軟體產業與資訊服務業的發展策略上,以台灣有限的軟體與資訊服務業人力而言,究竟台灣應鼓勵外銷型軟體產業,還是善用有限的專業人力資源,支援資訊產業或半導體產業的發展。在網路產業的發展策略上,台灣是否應該跟隨美國主流的網路產業發展策略,發展入門網站、網路資料中心(IDC),還是以台灣本土產業最迫切需要的企業對企業(B2B)電子商務環境為目標。在美國,網路產業產生的磁吸作用,吸引了大批青年學子投身網路產業,造成對其他相關產業人才的排擠作用;在台灣,我國人才相對稀有,政府如何利用政策工具,導引產業人才流向,也是政府在進行產業規劃時的重要課題。

國際分工應有嶄新格局

如何進行國際分工,也是台灣高科技產業共同面對的問題。在工業時代,日本政府視【海外生產】即為【產業空洞化】,並奉之為產業發展圭臬。日本政府防禦性的產業思維,讓日本今日仍只能延續日本長期的優勢,在資訊周邊產業與關鍵性零件工業上維持競爭力。在需要系統整合的領域,日本在產品推陳出新與國際標準的建立上,落居歐美國家之後,在大量生產體系上,也不如台灣與南韓等新興的競爭國家。日本的經驗足供借鏡,而今日的產業特色甚至較1980、90年代更為多元,美國依然在新的系統上引領全球趨勢,但在無線通訊技術與行動電話技術上,來自歐洲的易利信、諾基亞,佔有全球接近四成的手機市場,並在歐洲各地設立新產品與新技術研發中心。未來我國的電子產業發展政策,也應跳脫以往只知美、日,輕忽歐洲的格局,並以攻擊替代防禦,配合產業界積極進軍國際市場的策略,在國際舞台上展現台灣應有的實力。

在產業發展策略莫衷一是的渾沌情況下,政府更應善用培植多年的產業智庫單位,扮演積極的角色,探討產業應興應革之道。個別的產業技術發展策略或許不應有過多政府的影子,但在產業的長期目標上,政府應主動邀集產業界與研究單位,透過定期的機制,研擬產業發展策略。畢竟,國家資源的充分利用是政府施政的終極目標,而政府在產業面臨轉折點時,採取積極的參與態度,也是政府應有的態度與責任。

推動國家級旗艦計畫

為落實陳總統水扁在競選期間提出的綠色矽島構想,經建會也在近日提出綠色矽島的藍圖,然而經建會所提出的藍圖,較侷限於概念性的思考,對於計畫發展方向尚缺乏具體作為,使綠色矽島仍僅止於口號,而缺乏具體的行動。

如同經建會之構想,台灣未來科技產業應著眼於低污染、高附加價值,然而對於產業發展並無具體描述,甚至引發環保、社福政策優先於科技產業發展的爭論。其實,產業發展如同歷史進程,殊難一蹴而及,必須延續過去的產業發展經驗與能力,以創造與原有產業互動,並能形成產業聚落,藉以透過相互支援體系,強化國內既有產業結構,並提升產業附加價值。針對綠色矽島的構想,國家研究基金會認為由上而下(Top-down)的國家級旗艦計畫,以及由下而上(Bottom-up)的縣市級優質產業發展計畫兩個方向進行,方能加速【科技文化國】理想的落實。

未來我國可以推動的國家級計畫,應以現有產業升級,顧及產業發展延續性,並能帶動傳統產業升級等特性。知識型產業應具備高附加價值、可以快速複製、知識含量高、能自我成長等特質。故而知識型產業應非針對某一特定產業,而是指某一種產業活動,因其產業活動具有高附加價值、高知識含量等特性,而具備【知識型產業】的條件。

目前我國主電子產業中,最具有知識型產業特性的為半導體設計業、軟體服務業、網路業等,另外在資訊廠商研發過程中的活動,也深具知識型產業的特性。但實際上我國仍須積極提升的知識經濟價值的產業,尚包括工業設計、行銷顧問,甚至傳統媒體的數位化、精緻的食品加工業,都應在知識型產業的範圍之內。

推動國家級電子商務計畫

網路產業的發展為延續國家競爭力的重要一環,1999年美國的經濟成長率為4.2%,國際貨幣基金會甚至預估2000年美國的經濟成長率將高達4.4%,2001年也會有3%以上的水準。美國如此龐大的經濟體,能夠維持這樣的成長率,無疑是一項令人讚嘆的成就,而我們也知道,美國的經濟成長動力來自近幾年網路產業與資訊科技應用的發展。

然而,歐美國家以國內需求創造經濟,亞太國家以供給面創造經濟實力,兩者的產業結構大相逕庭,因此在發展網路產業的策略也應有所不同。在前政府完成【三百萬人上網】的國家目標之後,基於台灣的經濟發展,仰賴以製造業為主軸的產業發展實力,未來新政府更應以產業需求為架構,構思協助產業界建立【B2B】,亦即企業對企業之電子商務環境建構計畫,以使台灣產業界更具國際競爭力。

台灣位居亞太,對於國際貿易倚賴程度之深,在亞洲地區除香港、新加坡之外,無出其右。因此如何減少製造廠商與買主之間的互動成本,將可具體提高台灣廠商的國際競爭力。根據麥肯錫顧問公司的估計,企業互動成本約佔整個交易成本的35%,而線上市集可以減少企業80%的互動成本,以總成本估算的話,約可減少30%的交易成本,而且還有機會創造出交易雙方額外的利益與商機。

未來政府應積極鼓勵產業界建立線上市集,但初期因國內市場有限,故應以跨國外貿為主要考量,政府對於提供外貿型網站的公司應給予積極的租稅獎勵,以配合上述產業租稅獎勵重心,逐漸由傳統的硬體製造,轉型為軟體服務的方向。未來能夠有具體營收的線上交易服務業者,政府應在稅制上提供最低額度交易免稅的優惠,如訂定線上營業額交易稅則,以符合未來產業發展趨勢。至於建立國家及電子商務發展計畫,應委由專業單位根據台灣產業特性,規劃台灣的電子商務經營環境,確認在技術、標準上應予突破的瓶頸,以使國家資源能在精確有效的環境下進行後續投資。

另一方面,到2000年年中為止,台灣的市內電話用戶已經超過1,200萬,普及率超過55%;行動電話用戶超過1,500萬,普及率超過六成,預定到2001年年底時將成長到70%。其次,根據經濟部技術處的統計,到2000年年中時,台灣已經有557萬網路用戶,普及率為25%,其中撥接用戶為465萬人,專線用戶1.58萬,ISDN用戶2.1萬,衛星用戶約3,000戶。此外,目前台灣地區有線電視收視戶約500萬戶,普及率約80%,到2000年年中為止,已經有7.6萬戶利用有線電視網路,使用寬頻服務。

由以上資訊可知,台灣已經進入【行動資訊社會(Mobile Information Society)】,但包括電信資源、廣播頻道、無線電視頻道在內,目前仍陷於不公平的使用環境下。例如,無線電視台以歷史因素取得的頻道,得以透過外包等方式,交由民間企業製作節目內容,電視台投資有限,但卻以外包方式取得豐厚的利潤,這些原屬公共財的社會資源,顯然並未獲得公平的使用環境,也造成俗庸,無法重複使用的素材(Content;內容)充斥於市場。

未來政府應重新檢討使用社會資源的業者,是否投資相對資源於素材(內容)產業的發展,或要求取得社會公共資源的業者,以回饋金方式,獎勵民間業者投資素材(內容)產業。此外,為配合網路素材(內容)產業的發展,政府應訂定目標,鼓勵業者在三年內將寬頻網路鋪設率提高到90%的目標,以使網路資訊傳遞無所窒礙。

建立高科技產業動態警示系統

根據估計,我國資訊、通訊硬體工業的海內外總產值將在2000年達到850億美元的產值,如以年平均複合成長率15%計算,到2003年時,我國資訊硬體工業的總產值將接近1,300億美元。然而,由於大量組裝型產品,如主機板、監視器,甚至包括筆記型電腦、LCD 監視器等都將大量外移至中國大陸等地,估計2003年時,至少將有80%目前的主力產品都將外移,甚至晶圓代工等堪稱【台灣驕傲】的明星產業,如果無法透過創新機制,為台灣產業界創造新的事業經營模式,【根留台灣】的理想將成泡影。

所謂的【根】,事實上不應以消極態度視之,亦即與其努力留住目前台灣的主力產業,不如以更積極的態度,協助台灣開發新產品,創造產業新的附加價值,讓台灣在全球的產業價值鏈裡不會缺席。電子業的特性就是【以新的技術創造綿綿不絕的產業生機】,台灣原本便是美國之外,眾多快速跟隨者中的佼佼者。

過去台灣在ODM(代客設計生產)、頂尖的全球運籌效率,以及與矽谷地區的快速互動上創造獨特的優勢,並且讓台灣在高科技產業的發展進程中,找到核心的產業價值。未來政府應根據以上台灣產業的優勢與特性,創造產業經營環境,讓廠商優勢得以充分發揮。當新產品新陳代謝的速度快於以往時,因此台灣也應有【棄】與【捨】的觀念。以短期的產業需求而言,資訊家電產業、新興的數位週邊設備等,都可以提供【根留台灣】的企業極大的發展空間。長期而言,台灣企業家快速應變與精確的市場敏銳度,都將會是台灣長期生存的關鍵。

未來,在2003年時,我國的產業結構,除了外移海外生產基地的800億美元產值外,充分利用本土產能的筆記型電腦等工業,尚可以有200億美元的產值,除此之外,資訊家電,以及數位相機等新興的數位週邊設備,加上快速成長的手機工業,競爭力不墜的晶圓代工等半導體工業,我國也應該都可以有各70~100億美元的產值,預期我國在2003年時達到1,300億美元海內外總產值的產業發展目標,應是具體可行的方向,其中超過400億美元的產值仍將【根留台灣】,有效發展台灣現有產業的核心競爭力,應可有具體的幫助。

如果有上述國內產業界為後盾,台灣上游的關鍵性零件工業,以及相關的軟體服務業也將擁有較佳的立足點或發展商機。無論是昇陽創導免費軟體的觀念,或是微軟堅持軟體與服務仍將主導產業走向的論點,擁有快速、大量生產新產品的台灣,依然可以獲得國際級大廠的青睞,繼續扮演供應鏈中不可或缺的角色。

基於以上的觀念,未來台灣的產業發展計畫仍應以【快速推出高附加價值的新產品】為主軸,並且結合海外生產基地,串成連續性的產業鏈,讓生命週期短促的產品,因台灣海內外生產體系的配合而環環相扣。為掌握主力產業動態,政府應責成財團法人研究單位,針對台灣產業狀況,建立產業回報系統,隨時掌握產業動態與需求,並做為發展產業基本方向修正、調整之依據。

建言四、增加高級人力資源,形成產業發展縱深

在知識經濟的發展趨勢中,誰擁有最多的腦力,誰就可能是市場競爭的贏家。台灣過去的成功經驗,取決於台灣高品質的教育人力。今天,台灣須面對本土人才有限與層次升級,以及自國外引進人才的抉擇。如何突破運用科技人力的傳統範疇,讓產業發展不自限於傳統的窠臼,將是台灣未來科技產業發展的重要挑戰。

背景說明︰

目前我國同時面臨基礎勞力與工程人才短缺的嚴重問題。在基礎勞工方面,無論是主機板或筆記型電腦組裝工作,台灣廠商幾乎無外勞則不足以成軍;在工程技術人才方面,包括晶圓代工廠的積極擴廠,以及軟體、通訊等新產品領域的不斷引進,導致國內工程人才大量短缺,並已影響台灣廠商開設新廠與開發新產品的進度。不少業者提出自中國大陸引進科技人才的想法,而事實上,台灣自海外引進科技、工程人才的範圍,應可廣及印度、歐洲等國,因此如何與相關國家保持高度互動的機制,並且讓台灣的外籍人才引進制度彈性可行,也成了台灣廠商高度關心的課題。

目前台灣的教育體系每年可以培養出2萬名科技人才,但台灣每年需要3萬名科技人才挹注,根據台北市電腦公會的調查,79.1%的高科技公司正因科技人才不足而困擾,其中短缺最為嚴重的為軟體工程師,共有41%的企業感受到人才短缺,其次依序為電子電機人才(30.4%)、電腦硬體人才(17.8%)、半導體(17.8%)與通訊類研發工程師。除此之外,受訪公司中有77.5%的科技業者希望引進專業技術人才,而非一般勞工,顯然台灣所面對的人力短缺問題中,技術人員的短缺問題,遠甚於基礎勞工。至於由國外引進技術勞工,絕大部份的業者都以中國大陸為第一選擇,顯示同文同種仍是大家首要的考慮。

相對於歐美,甚至鄰近的新加坡,台灣在吸引國外技術人才的努力,不僅欠缺積極作為,甚至抱持負面態度。產業界殷切期盼自國外引進專業人力,但政府只斤斤計較於低階外勞的引進數量,從未根據科技產業的需求,研擬外籍科技人力引進方案。

以新加坡為例,新加坡在1999年7月通過【科技企業家準證】制度,只要經過核可之科技人才,可暫留新加坡2年,2年後如有公司願意聘用,即可延長3年,並隨後申請長期居留。新加坡的資訊通訊管理局(IDA)最近即宣佈,將在1年內從鄰近國家引進1,000名以上科技人力,同時也利用新加坡的大學留住海外人才。目前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即有28%的學生為來自海外的外籍學生,預期這些習慣新加坡生活環境的學生,未來將有相當比例會留在新加坡落地生根。

具體建議︰

歐美國家很早即掌握科技人才短缺的趨勢,因此對於外籍工程師的引進不遺餘力。美國每年開放一定名額讓專業技術人員移民美國,造就了今天矽谷的繁榮,美國工作簽證配額從1998年的11萬5千人就增至2000年的20萬人;德國則在最近推出【綠卡工程】,進用歐盟以外國家的資訊人才,其中尤以中國大陸的人才為目標,希望能大量引進中國大陸的科技人才。

根據行政院最近公佈的資料顯示,台灣每年短缺的工程師人數高達萬人,導致各類新技術開發案無法順利完成,同時也影響跨國企業在台灣設立技術研發中心,或與台灣合作開發新技術的意願。過去國民黨執政時期,即已規劃讓專業工程人才轉服【國防役】的政策,此一政策備受產業界肯定,然而僧多粥少,不少科技廠商為爭取更多配額,甚至聘請專人撰寫申請書,但向隅廠商仍然不在少數。

此外,目前在台灣各類型企業中,由於資訊人才大量短缺,大部分的電腦化專案皆有延宕的現象,在電腦化程度即意味產業競爭力的今日,電腦化專案的進度與品質,已經成為阻礙台灣進步的重要關鍵。

以上因素,顯然都因為國內正規教育體系與人口基數,已經無法負荷台灣產業發展之需。為紓解台灣高科技產業的專業人才荒,政府的因應措施,顯然須有比以往更為積極的考量。

訂定【白領菁英】來台計畫與規範

目前台灣地區約有30萬名基礎外勞,為台灣解決從家庭幫傭,到隧道工程、電子產品生產線等各種台灣人工短缺的領域。由於過去政府著眼於基礎勞工的引進,因此引進外勞對於台灣基層勞工的影響最大。近日勞委會宣佈將減少外勞配額,以免影響台灣基礎勞工工作權。在此,我們積極呼籲,政府在減少外勞的同時,應顧慮目前缺工嚴重的筆記型電腦等台灣主力工業的需求,並且了解知識密集型產業的人力結構,希望透過【白領菁英】的引進,使我國外勞品質結構得到具體改善,並符合未來知識產業與知識經濟的發展潮流。

至於外籍科技人才引進對象國,應以英語系國家為主力,以切合網路資訊70%以上以英文撰寫的特性,讓台灣所創造的產業價值能透過英文資訊的傳遞,快速在網路世界中引起共鳴。在英語系國家中,印度、英國、菲律賓、馬來西亞都是我國可以積極爭取的對象。印度在軟體領域有傑出成就與不虞匱乏的軟體人才,與印度交流不僅有助於充實我國英語軟體人才,並可建立與印度進行長期合作的機制。英國與菲律賓、馬來西亞都面臨國內就業環境欠佳,高級知識份子分散至海外的狀況。政府應透過經貿會議、外貿協會等適當管道,以台灣高科技產業的實力,吸引對方建立跨國合作管道,達成雙贏目標。

若僅依賴國內教育體系,短期內我國科技人才短缺現象,顯然並無紓解的可能,因此必須仿效新加坡、德國的方式,以政府的力量促其實現。為紓解高級人力短缺現象,德國政府即有針對中國大陸與印度高科技移民的專案;新加坡政府成立【Contact Singapore】專案,在矽谷、台灣、中國大陸、印度等地舉辦研討會,除介紹新加坡產業發展現況外,更清楚說明新加坡就業結構與專業人才需求狀況。

為配合【Contact Singapore】計畫,新加坡更提供配套移民條例,以推動高科技人才移民新加坡。新加坡的人口精緻化政策早為各國熟知,但在本土人口有限的情況下,為促使高階人口達到一定的經濟規模,地小民寡的新加坡積極向外借將的措施,可供台灣借鏡。目前我國已有約30萬名外勞,在不增加外勞總額的情況下,我國可考慮將外勞區隔成一般外勞與白領菁英,讓我國在借用他國的基礎勞力之餘,也可以針對擁有較多工程人才的國家,訂定白領菁英引進規定。受過專業訓練的白領菁英,除可紓解台灣的產業人才荒之外,並可協助台灣加速產業國際化,若以每年一萬名的白領專業人才,每家50名分散到200家國內重點公司來估算,將可為我國創造至少上百億美元以上的週邊邊效益,並可快速提升台灣高科技產業的國際競爭力。

建立過渡機制,加速產業融合與人才進用效率

在引進外勞的配套措施上,除移民政策的配合外,台灣也應有外籍科技人才的【產業過渡訓練中心計畫】,讓外籍科技人才加速融入台灣產業環境。另一方面,外籍科技人才若能集中於特定地點,將可產生群聚效應,達到外籍人士聚集的經濟規模,如此週邊服務業得以發展,國內科技公司在尋覓外籍人士時,也容易找到適當的對象。

此一過渡中心扮演的角色,除提供台灣產業資訊、技術需求等基礎訓練外,也是審核外籍人士是否符合台灣產業發展條件的適當窗口,透過人事資料的審核、徵聘時間,將可確認外籍人士與台灣產業之間的契合度,以免資源虛擲,或形成浮濫現象。落實多元化科技學程與科技基本法

為了紓解國內科技人才荒的問題,教育部已經決定開放大專院校設置更多科技系所,但未來產業界所需的人才,將較以往更為多元化,除了傳統電子、電機人才外,包括工業設計、多媒體技術、網路管理等新興需求,正以極快的速度成長中,教育部門應在與產業界密切的互動過程中,找到國內科技人才的需求趨勢,以前瞻性的思考,掌握國內科技人才需求。事實上,傳統的大學系所僅應扮演資源協調與分配的角色,各校應依據市場需求,機動規劃符合產業與社會發展的學程,以免教育資源虛擲,大學校園人力無法符合社會需要。

據悉,目前國內四年制大學已經超過120所,再加上已經申請通過的新設大學也超過15所,未來台灣的大學院校將超過135所,勢必將面臨學生市場如何區隔,如何避免教育資源虛擲的問題。教育部必須針對未來產業的變動特性,建立彈性的人才培育與養成體系。除此之外,大學也應被充分授權,根據產業與社會需求趨勢,調整教學系統,並讓教職員生所開發之研發成果,得以快速流入產業界,以免浪費教育資源。

人才流通與智慧財產權下放產業界為【科技基本法】最重要的立法精神。如同前述,台灣的研發人力有超過80%集中於大專院校與研發單位,因此,如何讓大專院校與研發單位的科技人才與研究成果,得以快速的商品化,將是本土研究資源充分發揮的重要關鍵。政府應以【科技基本法】為藍本,加速機制的建立,方能落實創新價值的實現。

在正規體系之外,由於產業發展日新月異,在職進修已經成為產業界人士必修課程,如何建立在職人士的回流教育體系,也是我國在提升科技人才素質上,需要積極投入之處。其次,政府應該讓職訓系統民營化,使職訓制度能在商業機制下落實,否則在傳統職訓體系下所建立的系統,是否能真正符合未來知識型經濟體系的需求,尚可能受到質疑與挑戰。配合職訓制度的民營化,政府可考慮以職訓券,替代失業津貼,以創造閒置勞力投入新興產業的潛在能力。

面對快速變遷的數位時代,各國決策官員與立法體系都難以因應,而台灣政府官員與立法團體,對於產業發展觀念的隔閡,不僅延緩台灣發展速度,也讓快速向前邁進的科技業者不耐,這些因素將影響【根留台灣】的產業政策,並且影響台灣高科技產業在各縣市落實的理想。

政府應可考慮成立【知識經濟與數位科技研修院】,除提供產業界短期在職進修外,也應以政府官員為對象,傳遞數位時代的產業知識與趨勢。知識經濟與數位科技研修院授課的範圍,以台灣高科技產業經營環境為主軸,應涵蓋全球高科技產業重要發展大勢、台灣高科技產業結構、競爭國家分析等非技術性題材,以較為宏觀的觀念,為台灣決策官員重塑產業發展觀念,建立危機意識。為求相關課程落實有效,除授課講員應以產業領袖與實際具有事業經營經驗的專家學者為主之外,學員應涵蓋中央政府局處長級以上官員,以及中央立法機構,以創造政府機制再造的契機,及台灣面對全球競爭應有的危機意識。

建言五、各縣市發展具有特色之優質產業

地方政府缺乏產業發展認知,競相要求比照新竹科學園區模式,但台積電、聯電並無在台灣各地設廠的必要,再加上傳統組裝工業外移,未來應鼓勵各縣市政府發展具差異性之產業,以使台灣有限的資源,能做最大的延伸。針對差異性的產業發展策略,中央政府應責無旁貸導引缺乏經驗的地方政府,擬訂各縣市的產業發展政策。

背景說明︰

在台灣過去的地方自治發展史上,中央政府掌握大部分資源,地方政府大多在中央政府的政策指導下,進行產業發展工作。也因此,大部分地方政府的產業發展思維,仍停留在申請中央政府補助,或提出特殊要求的階段。例如,在三通政策逐漸明朗化的過程中,台灣西海岸的各個港口都要求成為直航的專用港口;當新竹科學園區的發展成為典範時,台灣各縣市都要求成立科學園區,希望能分享科學園區的亮麗經驗。

事實上,台灣經過幾十年經濟的發展過程,每一個縣市因其地方特色與地理條件,已經發展出不同於其他縣市的產業發展條件,只是各地方的發展條件與潛能,缺乏專業的規劃與啟發,導致社會資源閒置。

在產業的發展觀念上,我們無法期待台積電、聯電等國內企業集團在各個縣市設立投資規模以數十億美元計的晶圓廠,唯一可以期待的是,根據未來台灣產業的發展需要,整合區域優勢,讓各區域進一步結合區域資源,各自成為台灣高科技產業鏈中,不盡相同,但又可相互支援的產業族群。而地區性之產業,可以縣市為單位,也可以跨縣市結合彼此優勢,建立新興的產業。

知識型產業乃具備高附加價值、可以快速複製、知識含量高、能自我成長等特質之產業。知識型產業並非特指某一特定產業,而是指某一種產業活動,因其產業活動具有高附加價值、高知識含量等特性,而具備【知識型產業】的條件。目前我國主力產業中,最具有知識型產業特性的為半導體設計業、軟體服務業、網路業、以及在電子廠商研發過程中的活動,另如工業設計、行銷顧問,甚至傳統媒體的數位化、精緻的食品加工業等,都是我國可積極予以提升經濟價值的知識型產業。

針對建立台灣成為【文化科技國】的理想,並延續目前產業發展成果,我們認為引導各縣市發展具有地方特色與專長的優質產業,是極具關鍵性的策略。

具體建議︰

台北、嘉義、台中、桃園各擅勝場

根據資策會MIC的估計,2000年我國一共生產了1,283萬台的筆記型電腦,而台灣大部分的筆記型電腦生產基地,集中於林口、五股工業區一帶,再加上汐止、中和、淡水地區的工廠,事實上台北縣已經是全球最大的筆記型電腦、主機板的生產重鎮,不僅生產規模獨步全球,上下游零件的調度能力,也應是全球首屈一指的工業重鎮。在如此優越的條件下,台北縣也應是全球IA產品(資訊家電)生產廠商的最佳選擇。

事實上,台北縣除了有形的筆記型電腦、主機板產業之外,分布於五股一帶的插件代工廠,更是創造主機板與筆記型電腦產業經營彈性與效率的幕後英雄。對於台北縣的產業發展條件,不僅地方政府僅僅略知一、二,中央政府也未曾以台北縣的角度,觀察產業發展的脈動,並適時提供協助。

電子業的經營者皆知,產業群聚為產業競爭要件,台北縣目前的產業群聚為產業發展過程中,自然形成的產業聚落。未來,當資訊家電市場逐漸形成時,台北縣可以【資訊家電生產重鎮】為目標,發展台北縣的重點工業,並集中給予產業環境上的支援。

針對【根留台灣】,以及發展資訊家電、數位週邊產業的目標,政府應積極鼓勵各縣市發展具有特色之優質產業。其他如嘉義地區原先已有傳統模具工業的基礎,未來可以透過中正大學、嘉義大學、雲林科技大學、吳鳳工專等大專院校相關科系之結合,設立模具專業人才培育體系,透過合作、分層發展精密模具技術。

台南地區由於台南科學園區的建立與路竹科學園區建設在即,預期將可逐步建立半導體產業的發展聚落,在政府確切掌握水、電供應後,成為我國下一代量產型半導體工業的新重鎮。除此之外,台南科學園區、路竹科學園區未來尚可結合台南科技園區,成為相互支援的產業體系。當然,位於台南的成功大學、高雄的中山大學,以及其他的相關院校,也應積極參與新興產業族群的規劃與發展工作。

具有光電背景的台中縣,可以發展光電上下游設備工業、數位相機工業;原有傳統模具工業基礎的嘉義縣可以發展精密模具工業;位居台北與新竹之間的桃園縣,應以建立運籌體系或支援性工業為目標,或將北二高建立成類似貫穿矽谷的101號公路。

宜蘭發展知識型產業園區

 

以生活環境著稱的宜蘭縣,在北宜高速公路完成後,離台北只有30公里的優勢條件下,更應在北宜高速公路通車之前,完成軟體產業發展環境,讓追求高品質生活機能的軟體工程師,在創造全新的產業價值時,能同時享受最具創意與前瞻性的生活環境,並且從無到有,為【文化科技國】寫下最佳的註腳。目前並無大學的宜蘭縣,在無任何包袱的情況下,反而有利於以全新的觀念結合台北的新興產業,以突破傳統格局的政策與作為,例如,海外科技人才引進、廠商招募辦法等,都必須因時空環境轉換、競爭對手增加而有不同的考量,為台灣【無中生有】,建立知識型產業的嶄新發展模式。

各縣市政府首長也應在相關領域裡集中資源,建立政府官員相關的專業知識,否則以今日產業界的多變特性,將造成地方政府官員的無所適從,而產業發展將成口號。

台灣資源有限,且由於各縣市首長與立委,對於知識型產業所知有限,因此對於發展地方的觀念,依然停留於爭取台積電、聯電投資的層次,經建會若能引領觀念,帶動社會各階層對於發展知識型產業的討論,對於人力資源短缺的台灣而言,可以收到【完全分工】的效果,各縣市之間的關係,將由彼此競爭大型廠商設廠,轉為各自發展特色,形成產業互補體系的良性組合。

為鼓勵各縣市發展具有特色,且在國際市場有發展潛力的知識型產業,行政院經建會可以透過獎勵辦法,鼓勵各縣市或大專院校,以共同參與的方式,為【文化科技國】把脈或協助理想的落實。在全國性的【文化科技國】計畫上,歡迎大學院校、財團法人單位提出【文化科技國】產業發展計畫,透過公開評選的方式,給予各團體適當的補助與獎勵,透過腦力激盪集思廣益,為台灣綢繆最適於台灣高科技產業發展的關鍵理念與計畫。

另一方面,透過同一方式,經建會可以邀請各縣市提出縣市級的產業發展構想,根據高附加價值、無污染,並且可以延續台灣產業競爭力的基調,提出縣市級,或跨縣市的發展計畫。經建會透過評選後,給予適當的獎勵,並為優質的產業發展計畫背書。如此,各縣市的發展力量得以集中,中央政府也可透過整合各縣市的差異性計畫,創造產業發展綜效。

建言六、透過社會e化,厚實產業發展根基

善用資訊科技,不僅有助於各種產業提升競爭力,且能有效促進國內產業升級。北歐國家的資訊化方案,以及新加坡政府在國內寬頻環境的建立上,都有多項足供政府參考的具體計畫。周延的國內市場應用計畫,將是培養本土產業的溫床。

背景說明︰

國內市場向為各國發展工業的重要溫床。我國幅員狹小,國內市場有限,相較於歐美國家,我國不易以國內市場培養國內廠商成為國際級的大廠。因此,如何善用國內市場,有效培育具有潛力的國內廠商,應是政府予以著力的施政要點。過去政府曾推出【國民中小學電腦教育推廣計畫】,在1999年7月以前,已經在所有的中小學裝置電腦教室,此一措施之重要性可視之為等同於「九年國教」之【電腦國教】,達到以有形的國家資源,換取下一代充分了解網路與電腦世界的計畫目標,同時對於國內電腦廠商也是一大商機。未來新政府應延伸類似計畫,使國內電腦應用更上層樓。

除了由電腦市場需求創造產業外,台灣資訊工業所創造出的零件需求,也是台灣未來持續發展高科技產業的關鍵力量。以筆記型電腦為例,台灣在2000年生產1,280萬台以上的筆記型電腦,因此無論是液晶顯示器的需求,或是記憶晶片、鋁鎂合金材料的需求,台灣本土市場即可創造出世界級的需求,因此如何讓台灣成為全球重要的零組件供應中心與運籌中心,也是台灣維持高科技產業競爭力的關鍵。

具體建議︰

擴大電腦市場內需方案

在網際網路的風潮帶動下,我國網路使用者已經在2000年突破600萬人,顯示一般社會大眾對於資訊科技充滿著嚮往與期待,但我國空有【電腦王國】的美名,國內市場不僅成長有限,且產品品質參差不齊,加上應用軟體不足,國內市場並未成為我國發展電腦工業的助力,反而讓【劣幣驅逐良幣】,供應廠商只能在運籌系統與價格上競爭,對於利用資訊科技提高生產力的議題,在國內成為不被重視的議題。事實上,擁有精緻的國內市場,不僅有助於消費者利用資訊科技提高生產力,更可督促供應廠商在產品與服務品質上更上層樓。

另一方面,根據全球知名的科技顧問公司Gartner Group的研究結果,歐美企業在資訊技術與設備的投資,約佔公司營業額的7.5%,而以我國企業的一般水準而言,大部分企業的投資金額,只佔營業額的2%以下,資策會資訊市場情報中心估計,2000年我國國內資訊軟體與應用市場總值為新台幣1,187億元(約37億美元),只佔國民生產毛額的1.1%,顯示我國在資訊科技應用的投資上明顯不足。

基於擴大內需市場,培養挑剔的消費者,政府可在擴大內需方案中,針對利用資訊科技提高生產力的策略方向,援引荷蘭與北歐國家購買資訊設備得以抵稅的租稅獎勵措施,藉以提升各種產業e化比例,厚實產業長期發展潛力。

網路門神計畫

日本新力公司推出【Playstation 2】(PS2)在日本造成極大的震撼,甚至日本新力公司因為推出PS2,而被列為最能威脅戴爾電腦的個人電腦供應商。因為PS2不僅代表著遊戲機產業的新里程碑,平均每個購買PS2的消費者都會購買8種遊戲體,對於整個工業的週邊效益極為宏大。更重要的是,在網路時代裡,聽音樂、看電影、擷取資訊的功能,80%以上都可以透過新型的遊戲機完成,因此PS2不僅是遊戲機產業的革命,同時也是未來網路時代,各種服務進入家庭的守護神。日本產業界估計,PS2全球的銷售量將超過8,000萬台以上。

針對未來的應用趨勢,政府應主動結合產業界或研究單位,配合台灣產業界大量生產的能力,共同開發能掌握下一代資訊家電應用主軸的核心設備。一則提升國內資訊設備的滲透率,再則利用國內市場的歷練,培養台灣廠商以自主技術進軍國際市場。此一計畫應視同過去成功推動的【三百萬人上網】計畫,儘快提升台灣社會的e化比例,強化社會的長期競爭力。

此外,世界級知名大廠都正為未來多元化的產品發展預做準備,如惠普電腦正結合瑞士知名的手錶製造商SWATCH,即將在近期內推出手錶型上網設備,這些手錶形上網設

備預期將可在市場上造成新的風潮。台灣空有產品設計與生產能力,但卻在產品創新與應用上缺乏臨門一腳,主要原因即在於國內市場狹小,在風險偏高的壓力下,大部分廠商只能針對低風險,但也低利潤的領域稍作嘗試。如果政府可以利用國內市場,鼓勵一些創新型的應用,將可導引國內廠商,進行創新型研究與市場開拓工作。

 

寬頻網路環境為市場的重要基礎

不過任何創新型的嘗試,都需要政府在科技應用的基礎環境上多所著力,廠商才可能放開身手進行新產品的開發。新加坡政府在1996年即推出稱之為【Singapore One】的新加坡綜合網路建設構想,經過一段時間的實驗後,結合新加坡電信公司(SingTel)與新加坡有線電視(SCV)的寬頻服務網路已經正式推出,目前整個寬頻網路已經涵蓋新加坡99%的地區,用戶數也已經超過12萬戶,且用戶數從2000年起正快速的成長中。

配合寬頻網路環境,新加坡也在積極從新聞題材、休閒娛樂、教育、金融、電子商務等領域,改善網路內容,希望能快速提升新加坡e 化的程度。更重要的是,新加坡完善的數位科技應用環境,將有利於國內外廠商在新產品推出市場的初期,樂意將新加坡做為市場的試金石。相對於新加坡政府在寬頻網路環境的建設,台灣顯然遠遠落後,政府應以三年為期,設定寬頻網路建設目標,務期本土應用環境能夠追及先進國家的水準,並鼓勵廠商善用本土數位環境,發展創新科技與應用。

建言七、重塑國家形象,再創台灣奇蹟

台灣科技產業應責無旁貸的肩負台灣成長重任。政府也應以更積極的態度與科技產業互動,拋棄舊的思維,重整與主力產業的互動機制,並且培養政府部門的科技領袖,讓政府與高科技產業間的資源與觀念流通無所窒礙。

 

背景說明︰

在未來資訊科技扮演關鍵性角色的經濟活動裡,擁有世界級競爭力的台灣資訊電子業,理應肩負起國家形象代言人的責任。未來台灣的國家形象推廣計畫,應不再拘泥於過去以民主化為訴求的傳統格局;以資訊電子業為核心,進行國際形象的宣導,應有相當的實質效果。如此,不僅有助於台灣國際影響力的提升,對於【根留台灣】的產業政策也將有所助益,並且強化科技廠商的向心力。

對於專業技術官僚的尊重與支持,也是延續台灣成功經驗的重要法則。畢竟過去台灣在發展高科技產業上的成就,與過去的行政體系有相當密切的互動,若無盡職官員的努力,新竹科學園區、工研院的角色都可能模糊不清。專業官員的經驗如何延續,也是延續台灣高科技產業成功的重要關鍵。

除此之外,如何引導高科技產業人士參與社會資源之凝聚,也是政府應積極努力的工作,科技界人士實事求是的精神,通常是事業成功的關鍵,在知識型企業中,我們也不難發現企業管理的民主化,已經成為公司經營的常態。如何將科技產業經營成功所累積的有形資源回饋社會固然重要,如何發掘科技產業經營過程中所累積的無形創業管理經驗,並將諸回饋社會,也是大家可以思考的課題。【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在檢討過去執政的是與非中,我們不難發現,過於重視繁文縟節的管理文化,已經無法成為資訊化社會或網路社會的主流。

 

具體建議︰

針對行銷活動,提供高科技產業具體的獎勵

台灣應以跨媒體合作或租稅優惠,積極鼓勵有助於台灣國際化的各種努力。過去台灣廠商在自創品牌的績效不彰,包括宏皉b內的國內企業,在爭取國際品牌知名度上,耗費大量資源,惜成效極為有限。然而,過去成效有限,並不代表台灣廠商應放棄在國際市場上的努力。在網際網路時代來臨後,有更多的廠商能在嶄新的思維下,再創事業高峰。

以郵購事業聞名的戴爾電腦,在網路風潮興起後,建立網上採購機制,在1999年中異軍突起,成為全球最被稱道的電腦供應商。過去一直以郵購為主力,並與戴爾電腦並稱瑜亮的捷威(Gateway)電腦,則在美國各地成立600多家服務中小企業的地區服務中心,藉以掌握因網際網路快速興起而帶動的精緻型服務需求。捷威繼戴爾電腦之後,成為2000年美國電腦市場上最閃亮的新星。韓國的三寶電腦結合美國的行銷專家,在美國市場創造eMachine的品牌,透過與眾不同,且與網路公司合作的方式,在美國零售市場上名列前茅。在全球市場上,新的事業經營模式不斷推陳出新,台灣廠商擁有大量生產能力,也擁有伺機而動的最佳角度與地位。基於掌握台灣廠商的國際競爭地位,政府應在全球商務網路環境的建置上多所著力,以串連台灣資訊電子工業從上游到下游的完整產業體系。

在產業界的獎勵觀念上,政府應跳脫以往只獎勵技術開發的窠臼,將獎勵範圍延伸到國際行銷,一則協助廠商降低對於生產條件的依賴,再則順勢提升台灣形象。在台灣的發展經驗中,此類題材不虞匱乏,例如台灣已經是電腦界所周知的【One Stop Shopping Center】;R.O.C.也是【電腦王國Republic of Computers】的代稱。其他如台灣佔有全球20%半導體設計產業;台積電的【虛擬晶圓廠︰Virtual Fab】;台積電與聯電稱霸全球晶圓代工市場的故事;全球20大廠2000年對台採購超過300億美元等,都是台灣對全球塑造國際形象的最佳題材。政府亦可與國際媒體合作製作台灣高科技產業形象專輯,取代傳統以政治改革為號召的台灣傳統廣宣作為。

結合民間企業領袖,進行台灣科技產業形象推廣

經過20年的國際業務的歷練,以資訊電子業為核心的台灣新一代企業家,不僅擁有前瞻性的思維,在表達能力與國際觀上,都足以成為台灣國家形象的代言人。過去政府在台灣國家形象的形成上,著重於台灣民主化的成就,這類宣廣活動固然有助於台灣國際能見度與國際關係的改善。然而,台灣最值得驕傲,也最引人注目的資訊電子業,在台灣國際形象的形成上,一直處於被動與輔助性角色。事實上,台灣電子業若能與政府相關單位密切互動,不僅能喚起國際媒體矚目,對於台灣整體形象與產業建立知名度上,都有相輔相成的效果。

針對政府層次與產業界的共同需求,政府應常態性、延續性的於漢諾威電腦展、拉斯維加斯國際電腦展、東京電腦大展、台北電腦展等四大具有國際影響力的電腦大展,以及影響上游關鍵零件工業最為顯著的西方世界半導體大展(Semicon West)、台灣半導體大展(Semicon Taiwan)、慕尼黑電子展,舉辦亞太與台灣高科技產業研討會,透過台灣在亞太地區全面性的影響力,凸顯台灣在全球資訊電子業供需體系中,不可或缺的關鍵地位,也讓全球具有影響力的人士,認知台灣在國際社會中的角色。

以上計畫的落實實施,可由政府專案委由政府外圍單位,如外貿協會、資策會或工研院協調執行,也可以民間科專方式,培養民間專業團體進行,前提為必須結合台灣產業界中,具有國際知名度與影響力的企業家,以使企業形象與國家形象同時提升,並強化台灣高科技產業界領袖向心力,達到乘數效果。

儘速培植政府科技領袖

政權更替後,新政府雖然也對高科技產業領袖提供行禮如儀的優遇,但因政府科技決策主管的更換,科技產業迄今仍不知政府主管科技產業的領導人是誰。相較於過去蔣經國總統時代,李國鼎資政成為政府面對產業的窗口,如今科技政策主導單位究竟是誰,產業界皆莫衷一是,總統府主導的科技會議與行政院科技顧問組究竟如何分工,不僅產業界一頭霧水,也因過去毫無淵源,產業界也顯得漠不關心。在行政院科技顧問組新年度預算遭立法院全數刪減時,執政黨也應檢討行政院科技顧問組的角色與功能。

 

然而,科技事務有與傳統產業事務截然不同的特質,政府科技官員須長期培植方能熟悉科技產業特性,與產業界領袖以專業術語溝通,我們不願再見到當財政部提出減少高科技產業租稅優惠與高科技員工股票課稅時,政府科技主管官員噤若寒蟬,而不能提出對應措施的尷尬。

 

在民間的科技產業領袖方面,無論新舊政府都對張忠謀、施振榮、曹興誠等重量級企業領袖待之以禮,然而以上之企業領袖基於個別公司之利益迴避等問題,對於科技產業獎勵措施有不同意見時,未便事事回應。針對產業界共同關心的議題,政府仍應回歸正常機制,透過產業協會適當取得產業界的意見與共識。目前貢獻台灣出口值高達52.2%的資訊電子業,因歷史因素,迄今尚無具有法定地位的公會組織。如國內半導體業參與度最高的台灣半導體協會(TISA),雖能代表台灣參加全球半導體產業協會(WISA),但在台灣似乎並非政府積極協商溝通之對象,半導體協會裡為數不多的會員,卻相當比例的代表了半導體產業的聲音,未來政府應有具體措施,確認代表台灣關鍵產業的各個產業協會,並給予適當的尊重與支持,以促使產業意見能確實回饋政府管理體系。

建言八、貫徹台灣成為亞太營運中心之長期政策

背景說明

根據我們(【財團法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科技經濟組)對電子產業發展芻議的建議︰台灣電子產業應重新定位,由全球生產中心升級為創新與運籌服務中心,同時應藉重外部資源、推動國家級計畫等,以提升台灣電子產業的內部能力。

 

台灣若是要由過去的資訊電子產品生產重鎮,提升為電子產品創新與運籌服務中心,除了低成本的大量生產優勢外,建置創新環境,永遠比競爭國更國際化、更開放的發展觀念,是必須走之路。而這樣的發展目標,與過去政府在發展台灣為亞太營運中心的目標又不謀而合。

台灣能否成為亞太地區的營運中心,由於過去政府對大陸採取戒急用忍,少了亞太地區最大市場中國大陸,海峽兩岸往來須經第三地,大部分台灣的企業家都不敢對台灣發展成為亞太營運中心抱以太高的期望。

除兩岸關係採取積極的開放政策外,重新檢視亞太營運中心計畫,再配合現在國內外情勢,選擇可行方案,將有助台灣電子產業競爭力的提升,也有助台灣發展為創新與運籌服務中心,並吸引國際領導廠商將台灣作為亞太營運總部。

具體建議

重新審視亞太營運中心的發展方向

 

過去政府在建置台灣成為亞太營運中心的做法上,是以建置一個完善的營運中心為目標,但一個完善的營運中心的建置必須法規、內外環境的配合,殊為不易,不經十年二十年,難見成效,以致政府辛苦推動多年,始終未能對產業與企業產生立竿見影的幫助。

而電子產業是一個全球化、高度競爭、技術驅動、產品生命週期短的行業,競爭態勢瞬息萬變,實難以一個需要十年二十年方能見效的計畫為發展基礎,所以我們的建議是,在做法上擺脫過去大規模計畫的執行方式,選擇火車頭計畫,以點擊破,達到立竿見影的效果,進而提振人心,激勵士氣,再以點拉線、構面,逐步建構一個完善的亞太營運中心目標。避免過去在發展亞太營運中心時,陷入曠日費時的困境中,亞太營運中之發展也將因短期的成效具體可行,當短期目標達到,長期目標自然水到取渠成。我們建議的火車頭計畫,基本上是以未來5~10年台灣電子產業發展目標為藍圖,再配合世界趨勢,順勢而為。

以台灣電子產業未來5~10年建構成創新與運籌服務中心為目標,在亞太營運中心的短期發展方向上,我們的建議︰

將台灣由目前製造中心升級為創新研發重鎮。

台灣內在環境國際化,為運籌服務中心奠基礎。

建構台灣為一開放環境,允許國際人士、資金、資訊自由進出,並以台灣目前為全球資訊電子產品生產重鎮的角色為基礎,利用網際網路建構台灣為全球電子產品買賣資訊中心。

以台灣目前電子產業為基礎,再結合華人實力,讓台灣成為亞太地區電子產業會議與展覽重鎮。

迎合網路潮流,建構台灣為兩岸三地新興電信服務樞紐。

以點突破的策略,建構台灣為創新公司最佳IPO金融市場,為台灣建構為亞太金融中心奠基礎。

當台灣在亞太會議與展覽上不可替代的地位,再加上台灣目前在全球的生產角色,與未來運籌中心的目標,延續桃園航空城計畫,建立為亞太地區高科技產品運籌與航運中心。

當上述目標接達成後,就有足夠吸引力,吸引先進國家領導廠商在台灣設立亞太總部。

由製造中心升級為創新研發重鎮

台灣必須從過去製造重鎮的角色提升為電子產品創新與運籌服務中心,以高附加價值的產業活動提升產業競爭力,免除面對產業生產外移後的產業空洞化疑慮。

 

首先台灣電子產業的角色不再只是以生產為發展重點,必須以創新為主,具體建議除建言二引進過國外技術共同合作研發外,將以如何發展台灣為創新研發重鎮為切入點。

在產業價值鏈中,最上游的創新研發長久以來一直是高附加價值的活動核心,台灣電子產業若要向上提升,務必要強調創新。我們的建議是政府應營造一個有利創新的環境(價值鏈),讓創新因子得以成長茁壯。

建構有利創投資金的環境︰創新發展初期需要創新者有創意,除台灣教育走向多元化,重視創新外,對有意創新者而言,最重要的是資金的贊助,初期政府以租稅獎勵與資金管理費率優惠的措施,吸引國內外資金進入台灣,投資初創業者,讓台灣成為亞太地區的創業天堂。

與業界共同承當投資風險︰同時為鼓勵國內企業,在本業以外成立創投基金,為鼓勵創投基金投資初創公司,政府可以明文訂出只要這些基金每投資鼓勵發展的行業類別的初創公司n元,政府的行政院開發基金即對等投資m元,不過,如果這類別的初創公司逐漸成熟,或是這類別產業逐漸成熟後,政府就不會再加碼,也就是說在這部份,政府只投資台灣所欠缺的行類別之剛起步公司,鼓勵創新與創業,建立台灣新興的產業,並以相對等的角色,與業界共同承當投資風險。

鼓勵創新中最困難的種子型創業︰在創新發展,尤其是在概念階段的創新發展,初期政府應以租稅獎勵措施,鼓勵創業投資業者及工業銀行投資種子型初創公司,做法上我們建議對於種子型初創公司投資提供若干年免稅。如此可以讓更多創新者願意嘗試高風險的概念性創新,創投業者與工業銀行也願意投資高風險的概念性創新事業。讓具有高風險與創意的創業得以在台實現。

減低創業風險,鼓勵創業︰鼓勵創新後,對產業而言最重要的是讓創新因子可以成長茁壯成可商業化,因此鼓勵創業是重要關鍵之一,許多的創新發展主要來自學校與研究機構,鼓勵教授、研究人員將創意、技術商品化,具體的鼓勵措施,可以給予2∼3年的緩衝時間,讓這些教授、研究人員嘗試創業,若創業失敗,仍能無後顧之憂,回原單位任職,類似留職停薪的模式。

建構育成體系︰當資金充裕與創業意願高後,我們建議建構鼓勵創新的育成環境,而育成中心是未來產業創新發展的基本因子,據統計,育成中心內培育的新創企業,其存活率比在外單打獨鬥的公司高得多(約88%比50%)。做法上育成中心必須提供新創企業所需的辦公設施、資訊擷取、專利申請、外語及行銷等支援,且育成中心可獲得學校內及相關網路的研究發展支援。

未來許多的創新大多仍是來自學術與研究機構,鼓勵大學與研究機構內也可以設有創新育成中心,教授與研究人員如果在實驗室研發出極具市場商業價值的技術,這些創新育成中心也會提供場地、資金、人才的協助,降低這些研究人力創業的障礙。

育成中心除由民間企業、大學、研究機構組成,甚至可以加入政府單位外,台灣各地應有屬於適合該地產業特質發展的育成中心。為減低育成中心的運作成本,各地應建立聯合育成中心,與當地學術單位、研究機構、工業區或是科學園區結合,分享育成中心所需的軟硬體設施。

讓台灣成為國際化環境,為運籌服務中心奠基礎

 

台灣若要發展為創新與運籌服務中心,首先台灣會面對創新能力不足問題,必須利用外力,來提升本身創新能力,所以在建言一與建言二中建議,建立矽谷、台北、上海與東京、台北、上海的黃金雙三角戰略,讓台灣承接新的技術來源,但承接技轉條件之一,必須讓台灣環境國際化,讓外人適合在台灣生活與工作。

另外,台灣電子產業是一個以外銷為導向的產業,具有高度國際化,對國內經濟又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亞太營運中心建置的第一步必須將台灣與國際接軌,使台灣成為適合國際人士生活與工作地方。政府若能運用電子產業高度國際化之特性,將有利台灣建構為亞太營運中心,而政府若願意順勢而為,將台灣建置為一個高度國際化的國家,也有利台灣電子產業之發展。

我們的建議首先確定拼音法,為使國內文字表達能與國際接軌,觀念上應屏除意識形態,揚棄鎖國主義,我們建議採用國際通用的漢語拼音法,以利我們文字與表達可以在全世界通行無阻,也讓外國人在台灣可以工作生活無障礙。第二國內街道、公共設施應全面中英文並行表達,以利國外人士在台工作與生活。第三加強國內雙語、甚至三語教育,與相關補教,及鑑定考試,全面提升台灣的外語能力,讓台灣成為國際人士溝通無障礙的國家。

建構開放環境,允許國際人士、資金、資訊自由進出

若台灣的電子產業由生產走向運籌服務為重心,國際商務人士來台將是絡繹不絕,而產業發展的重心不再只是生產,資金與訊息的流通將遠多於過去僅是生產導向的產業需求,因此建構一個允許國際人士、資金、資訊自由進出,將影響台灣能否成為電子產業運籌服務中心的關鍵。

由於電子產業的特性是瞬息萬變,任何交易,與商機的形成皆在瞬間,因此台灣必須是一個允許國外人士自由方便進出的地方,我們的建議是,以寬鬆的簽證以利國際人士自由進出台灣。同時政府也應運用台灣已成全球資訊電子產品生產中心的地位,充分運用現有產業、媒體、研究機構情報體系、與網際網路特性,以及經濟部正在推行的A、B計畫,建構台灣成為全球電子產品生產買賣的資訊中心。這其中政府應鼓勵研究機構、媒體、網際網路服務業者國際化,以利台灣所掌握的生產製造與運籌服務情報得與國際市場流通。

 

讓台灣為亞太地區電子產業會議與展覽重鎮

承接建言二,台灣利用華人勢力,透過更積極的產業活動,讓海外傑出華人所串連的產業人脈得以互補,台灣的影響力也將在這些台灣出身的華人身上,得到更多正面的投射。第二步再以華人在全球電子業的影響力為基礎,在舉辦全球華人科技論壇之後,以更積極的目標,在台灣經常舉辦全球性高科技論壇,讓全球的高科技資訊流經台灣,讓創新的技術與觀念在台灣產業界流通,以利台灣電子業往創新之路發展,也有助國外的新觀念與新技術在台灣生根。再加上台灣過去在製造與未來創新能力,台灣將是亞太地區最重要的電子產業會議(研討會、論壇、高峰會)重鎮。

延續台灣製造能力與未來創新能力,以及台北電腦展的地位,再加上兩岸三通後,台灣應利用台灣較大陸為佳的服務觀念與國際化能力,承攬大陸重要的電子展覽在台灣舉辦。

我們建議,在硬體上,空間不足的展覽場地,應加速擴建,以符合未來需要,另外令人揮之不去的交通惡夢必須改善,或是將來把國際展場地移至桃園,與桃園國際航空城的計畫相配合,在軟體上,強化國人服務觀念與水準,再加上與國際接軌的漢音拼音法,國際化的生活環境,才能讓國際人士在台灣參展無工作與生活障礙。

 

迎合網路潮流,建構台灣為兩岸三地新興電信服務樞紐

不論金流、物流與資訊流的溝通,首重完善的電信服務環境,將來台灣電子產業升級為運籌服務中心後,所有的生產製造將大量外移,同文同種的中國大陸,仍將是台灣廠商外移的最佳選擇,未來台灣成為運籌服務中心的運作模式是,台灣電子業者與國際大廠共同創新,電子產品在台灣研發,國際客戶下單到台灣,在亞太地區(主要是在大陸)生產,生產好的產品直接送至客戶處,台灣業者提供全球性產品服務。另外有鑑於大陸將成為21世紀最重要的電子產品市場之一,大陸市場對台灣廠商,或是國際大廠而言,將是一個極為重要的市場。

台灣應利用大陸在生產製造與市場上的重要性,順勢將台灣發展為兩岸三地新興電信服務樞紐。由於台灣近來的電信自由化,使得台灣無論在電信建設、服務、國際化上皆有長足的進步,台灣與大陸在語言,及台灣擁有高素質人力資源的優勢,將有利台灣發展為兩岸三地的電信服務樞紐地位。

台灣要發展成為一個全方位的亞太電信中心,面對日本、香港及新加坡的競爭,十分不易。我們的建議從新興的電信服務趨勢著手,以相對相近的立足點為出發點,其中客戶服務中心(Call Center)是即時服務風潮下的產物,讓台灣發展成為大陸市場的Call Center,台灣的發展條件是,台灣與大陸相比,有比大陸相對水準高的服務體系與觀念,充沛轉型走向服務業的高級人力資源(現在台灣學生畢業後不願意到生產事業,傾向到服務業),與國外相較,文化與語言是我們不可替代的優勢,更重要的是台灣的電信服務開放,擁有較佳的網路基礎建設,與競爭的電信環境。同理亦可將台灣發展為大陸市場的Internet Data Center,條件是台灣網際網路普及率高,資訊化能力相對較強。

以點突破的策略,建構台灣為創新公司最佳IPO金融市場

任何產業得以健全發展不外掌握三大因素︰金流、物流與資訊流。除前述建置台灣成為全球電子產品生產買賣的資訊中心外,對高度國際化、產品生命週期短的電子產業而言,自由化的金融體系,對支援資訊電子產業的發展極為重要,但建置一個完全開放、高度國際化、有競爭力的金融體系,與東京、香港及新加坡相較,以目前台灣能力來講極為困難。

 

因此在做法上,我們建議以點突破,以點帶線,以線帶面的策略運用,建立台灣為兩岸三地新創公司最佳電子業者IPO的資本市場,讓全球資本市場資金流入台灣,活絡產業發展,進而讓台灣成為亞洲新創公司最佳IPO資本市場,並藉此為台灣建立為亞太金融中心奠基礎,避免陷入需曠日費時的發展困境中。

目前不論在大陸、香港、韓國、日本鼓勵創新公司上市上櫃的交易市場營運狀況皆不佳,我們應利用此機會,及早佈線與投資,讓台灣成為兩岸三地電子業新創公司最佳IPO的資本市場,做法上應以台灣活絡的電子股為基礎,改善現有第二類股上櫃規則,與上櫃後的管理辦法,並將第二類股加以國際化,配合逐步開放與國際化的金融改革,以吸引國內外新創公司願意在台灣IPO。

延續桃園航空城計畫,建立亞太地區高科技產品運籌中心

由於台灣資訊電子業的傑出表現,讓台灣成為電腦生產王國與半導體供應王國,也讓台灣展覽場地不甚理想的台北電腦展,躍居全球僅次於漢諾威電腦展、美國拉斯維加斯電腦展的第三大電腦展。

優比速(UPS)近日將環球航班每週停留台灣的班次,由兩次提高為五次,美國聯邦快遞(Fedex)也將台灣列為亞太轉運中心,台灣的重要性在台灣電子業成為全球頂尖供應基地後,成為全球貨運航班的重要據點。

因此,儘管在客運航班上,我國受限於國際大環境的限制,無法順利推動民航合作,但由於產業實力雄厚,全球各地的物流業者,莫不希望爭取到台灣的貨運商機。政府如何善用此一產業實力,爭取更有利的產業經營環境,也是政府未來應著力的政策重心。

另外,當台灣成為亞太地區擁有高頻度的產業活動(會議與展覽),再加上台灣電子產業在國際上的高活動度(台灣電子產業的企業總部必定設在台灣,當台灣企業愈有力量,國際訪客必定不斷,兩岸三通後,兩岸交流頻繁)、台灣未來生產電子產品必然是少量多樣具高附加價值、與國際化的生活與工作環境,台灣的航運中心自然形成。

吸引先進國家領導廠商在台設立亞太總部

至目前為止,絕大部份的高科技廠商,雖與台灣廠商往來業務頻繁,都至今都將亞太總部設於新加坡。包括惠普電腦、意法半導體、蘋果電腦、康柏電腦等業者,至今仍以新加坡為亞太市場發號施令的中心。台灣位居亞太樞紐地位,加上電子產業蓬勃發展,但卻未能發揮產業與地理優勢,政府責無旁貸。

 

相對於國民黨執政時,積極與國際級大廠簽訂策略聯盟,新政府在吸引跨國廠商與台灣廠商合作的努力上,似乎仍不見具體的措施。事實上,我國有數項產業實力,絕對足以吸引跨國廠商以台灣為前進亞洲主要的據點。以半導體設計業為例,我國到1999年年底時,已經有139家半導體設計公司,半導體設計業的產值,佔全球的比重約20%,僅次於全球最大的集中地---矽谷。其次,由於台灣在晶圓代工、封裝、記憶體等產業均有大幅的成長,2000年前半年中,包括應用材料、安捷倫等公司的半導體設備的營業額,約有四分之一來自台灣的貢獻。

然而,包括半導體設計業上游的EDA(Electronic Design Automation)設計公司,排名前三大的業者,無一將亞太營運中心設於台灣。而半導體設備大廠除將台灣列為重點服務地區之外,奠基於台灣的分公司,卻因外在條件,無法爭取將亞太或者大中華區的營運總部設於台灣。

台灣總在各國總部的決策中被忽略,最主要的原因為,台灣空喊【努力成為亞太營運中心】,但卻無法以政策鬆綁等較積極性的措施吸引外商,導致外商主管進出台灣不易,再加上由台灣起飛的國際航班有限、環境品質欠佳,外商主管更將派駐台灣視為畏途。除此之外,政府本身在文化、環保等議題上的政策意圖,也常是外商考量是否在台設立亞太總部的考量因素。相較於香港、新加坡人英語嫻熟的優勢,台灣不僅缺乏國際人才,近來爭議頗多的拼音法,更成為外商衡量台灣角色的指標之一。在先天、後天環境均欠佳的情況下,台灣成為亞太營運中心的理想,不僅成為空中樓閣,對於台灣力求國際化的政策目標,也是一個極大的諷刺。

回顧今天亞太營運中心計畫的成效,國際大廠是否願意將台灣視為亞太的營運總部,就是最佳的成績單,今天的成績不佳,有太多的不利因素造成,但在上述重新審視台灣亞太營運中心的新發展方向下,只要達成上述建議,國際企業將亞太營運總部設立在台灣自然水到渠成。

未來,我國除應積極採取政策鬆綁措施外,應以國際性重量級公司為對象,在改善台灣適合國際人士工作與生活,及方便資金、資訊、物品流通的條件同時,設定目標,以三年內50家,五年內100家為目標,將台灣建設成為各國廠商進軍亞太地區的跳板。

 

結論︰

根據經建會的資料,我國1999年的出口值中,有高達52、2%的比重來自資訊電子業的貢獻。由於電子業新興企業家在國內富豪排名與數量節節上升,社會對於高科技產業的認知似乎因為有形的排名與財富而有被誤導的現象,反高科技產業的情結與聲音陸續從傳統產業中被傳遞出來。

事實上,以資訊電子業為核心所累積的財富與管理經驗,正是台灣未來面對數位時代多變社會時的最佳資產。無論政府或社會各階層,都應以正面態度面對高科技產業的成長與成果,並以【地小民寡】資源有限的策略,集中資源,全力發展高科技產業,以確保台灣在影響全球的經濟體系中,擁有不可或缺的實力。與其他產業之潛質相比,資訊電子產業對於國家的重要性不言可喻。

從年中以來,台灣同時面對政治環境驟變,產業景氣滑落的雙重衝擊,政府在面對台灣新局時,卻未提出令人振奮的對策,一路走來,人心惶惶,市井小民擔心台灣優勢不再,財團法人國家政策基金會基於共商國是的立場,期望新政府以大開大闔的產業政策,為台灣綢繆長期生存之道。此一【芻議】僅是財團法人國家政策基金會針對維繫台灣生存關鍵的資訊電子業,提出產業發展建言,希望能喚起與科技產業較為隔閡的新政府,在推動各項新政時,能正面思考科技產業的需求與長期潛在貢獻。除了上述產業環境的描述與政策期待之外,針對大環境的改善,我們也期待新政府修正產業組織法,讓資訊電子業的產業組織更具產業代表性,並以【政策傾斜】、【資源傾斜】的積極性作為,將資源集中於台灣較有長期發展潛力的產業。

過去50年來,台灣因為意識形態的爭議,社會資源虛擲無數。每一個人都明白,世界已經是一個【地球村】,我們需要一個更宏觀的政治與經濟格局,一個不具備國際競爭力的台灣,會讓民主的台灣從世界舞台上消失。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16
16 Hang Chow South Road, Sec 1,Taipei 100,Taiwan,R.O.C.
Tel:886-2-2343-3399
Fax:886-2-2343-3357
Email:npf@npf.org.tw

回上一頁


Copyright (C) 2000 National Policy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