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九十年三月四日

單親兒童家庭服務方案

兒童福利聯盟文教基金會組長  陳立容

壹、前言

兒童福利聯盟自民國八十一年開辦失蹤兒童協尋服務以來,在個案服務工作中發現:夫妻的婚姻關係及單親的家庭型態與兒童失蹤逃家有密切的關聯!在失蹤兒童的個案中,因為父母離異爭監護權而將孩子私自帶走的案件比例不少,根據本會個案及諮詢服務中統計大約佔有12%,而從警政署的資料顯示:民國86年中共有308起家人誘拐的案件,原因也大都是因夫妻婚姻關係出現問題,但又缺乏專業機構協助協商孩子的監護歸屬與探視權的安排所引起。

除此之外,兒盟也發現:約有28%的失蹤兒童個案是來自單親家庭(夫妻離婚或分居),深入探討其原因,常是因為單親父母往往需要面對經濟、就業、子女養育、理家、情感、再婚與心理調適等多重壓力,這些壓力使得家長在管教孩子時出現疏忽或虐待的狀況,導致親子關係疏離、衝突,孩子因而出現在外遊蕩或逃家的行為,也因此這些孩子容易走失、被誘拐、遭受性侵害、或被押賣為雛妓…等。另外,由於在成為單親兒童的過程中,兒童所面對的一些壓力困擾未能獲得適當的協助,導致兒童產生行為或情緒問題,這些狀況又回頭加重了單親父母的親職壓力,使其成為兒虐或管教失當的高危險群!

因此,兒福聯盟除了從兒童人身安全宣導工作上預防孩童失蹤,保護兒童外,我們於八十七年下半年開始針對父母婚姻問題、離婚協議及單親家庭兒童的需求等相關問題,蒐集國內、外文獻資料,研發有效的服務方案,並於十一月份開辦單親兒童家庭服務工作,協助單親兒童家庭中的種種需要,希望從預防開始做起:協助父母在處理自己的婚姻衝突的過程中,能夠了解並照顧孩子的需要,並期待建立單親兒童照顧及支持網絡,讓單親家庭功能張顯,資源充足,而不致造成兒童疏忽、虐待或失蹤的事件發生,使兒童能在充滿關懷並安全無慮的環境快樂的成長!

貳、單親兒童家庭服務理念

以家庭為介入的單位

在兒童福利服務領域,工作者多半以兒童為服務的主體,當兒童出現問題時,兒童工作者傾向把注意力鎖定在兒童身上,提供個別性的服務給兒童。但是這樣的服務方式常造成治標不治本、以及個案長期依賴專業人員的困境。近年來,由於生態系統概念的普及,兒童工作者逐漸肯定家庭對兒童的影響力,當父母親的功能不彰顯時,除了會引發兒童的問題外,也會惡化兒童所遭遇的困難。所以在最近的趨勢中,當兒童有問題或受到傷害時,兒童工作者常會把矛頭指向兒童的照顧者-通常是他們的父母親,責怪父母親的無能與不負責任,並傾向將兒童移至一個「較好的」環境照顧,如:寄養家庭、中途之家等,並同時要求父母改善。但是慢慢的我們也發現:將孩子帶離原生家庭,分開處理父母親及孩子的需要,其所付出的代價與得到的成果常不成正比。

因此,兒盟在規劃單親兒童服務方案的時候,除了不以兒童為唯一的服務焦點外,同時也秉持「家庭就如同孩子」的信念,我們相信:當家庭能夠獲得充分的照顧與支持時,它自然能夠展現其功能,讓所有的家庭成員的需要皆獲得滿足。所以單親兒童服務方案是以家庭為一個介入的單位,強調家庭的整體性,以健全整個家庭機制為目標。

 

社會系統觀

社會系統觀乃是視家庭為一個「社會單位」,這個社會單位處於各種正式或非正式社會支持網絡中。在這些網絡中,各個社會單位間是會相互影響的,也就是說,任何一個社會單位內部所發生的事情,都會直接或間接地影響到其他的社會單位以及其中的個體。例如:社會網絡中的工作環境、福利制度的健全性以及社會對單親的認同度…等,都會影響到「家庭」這個社會單位、以及這單位裡的家庭成員。所以不管正式或非正式網絡若都能提供支持與資源給「家庭」這個社會單位,那麼對於家庭功能或家庭裡的父母親或兒童都會有正面的協助。所以,採用社會系統觀來規劃單親兒童服務,提供我們一個更寬闊的介入空間,也就是說,當服務單親兒童的時候,其介入的切入點不再只是兒童或家庭本身,而是延伸至正式或非正式支持網絡中的各個「社會單位」,例如:學校與社區。

非正式社會支持網絡

通常每一個家庭都有其豐富的非正式社會支持網絡,這些網絡若能做適切的連結與運用,通常可以解決家庭的需求。但是在兒童福利服務領域裡,工作員常容易忽略這些既有的資源,而改用專業服務來取代家庭原有的支持系統。這種做法除了會造成資源的浪費外,也會造成家庭過度依賴正式的社會支持網絡,這對於台灣目前資源不足的狀況更是雪上加霜。因此,單親兒童家庭服務方案主要強調:建立並強化家庭的非正式資源網絡,例如:協助單親父母親尋找更多初級的社會支持,如家庭成員、親戚、鄰居、志願組織,這即是介入努力的焦點。

家庭的力量

一般人對「專業」的認知常是:專家應該要解決所有求助者的問題!所以當家庭面臨困難時,家庭成員就希望「專家」能幫他們解決困難,而專業人員也誤以為:唯有幫助求助者解決困難,才算是做好工作!這樣的想法鼓勵了家庭成員對專業系統的依賴,但是這不是我們所樂見的!事實上,我們希望家庭成員能夠在專業人員的協助之下,發揮他們自己的力量,但是這是需要透過專業人員提供機會,讓家庭成員能夠學習到相關技能與知識,使他們自己能夠更強壯、更有能力的去面對生活裡的種種挑戰!

積極預防

許多人將單親與問題畫上等號,於是單親服務方案似乎與問題解決也就難脫干係了!這樣的觀念常使得單親家長不願意站出來運用這些服務,因為:一但接受這樣的服務,某種程度上等於承認「我是有問題的」。但是,兒福聯盟在規劃此方案時,並非完全是問題取向的,我們除了提供協助給已產生「問題」的單親家庭,例如已有行為問題的單親兒童;同時也積極的試著接觸那些有需求卻還未惡化成問題的單親家庭或兒童,例如從文獻中我們發現:離婚單親兒童有較高的比例會出現適應不佳的狀況,這常常都是因為在父母的離婚過程中,大人沒有給予孩子機會談論他們的想法與擔心,因此本方案提供成長團體給有父母離婚這樣特殊經驗的兒童。

我們相信不同的族群本來就會有不同的需求,當需求不能獲得適當的支持時,才會變成「問題」。所以兒福聯盟透過文獻的探討與實務經驗的累積,嘗試了解哪些議題是需要未雨綢繆的,因為我們堅信:如果能事先積極的針對需求提供支持,那麼將來就不需消極的解決問題了!

參、執行方法與內容

在上述的服務理念貫穿之下,兒福聯盟在最初規劃單親家庭預防性服務時,即朝向支持性服務方向發展,以下為本服務方案之執行內容詳述:

單親兒童、家庭需求與服務之宣導

如同我們在上述理念所提及的,此服務方案以「社會系統觀」為規劃的理念,我們不僅以兒童與家庭為我們的服務焦點,基於每個社會單位對家庭都有其支持的力量,所以我們也積極介入跟單親家庭有密切相關的社會單位,希望透過知識的提供與正確理念的宣導,以求營造出能夠支持單親家庭與兒童的大環境。

我們除了舉辦單親兒童服務校園巡迴宣導活動之外,並且與托育中心進行單親兒童服務座談會,希望能實地與老師們交流單親兒童之問題與需求,並趁機宣導面對單親兒童、家庭時合適的態度,以及介紹此方案的服務內容,這樣的介入希望使第一線的老師能與機構資源串聯,並且讓兒福聯盟成為學校、扥育中心背後的支持系統。另外,我們也結合媒體及報紙專欄之刊登,進行更廣層面的觀念宣導與服務介紹。

電話諮詢服務

電話諮詢乃由專業社工人員負責,提供單親父母、親屬、老師…等各類與單親相關議題的諮詢服務,諮詢的內容大致可分為下列項目:

親職問題

兒童行為問題處理

經濟問題

就業問題

離婚協議問題

監護權/探視權問題

家人誘拐問題

另外也依據諮詢者的需要提供其他相關資源的轉介,例如:經濟補助、法律諮詢資源…等。

個案工作

本方案個案的來源包括:來自其他單位的轉介,如社福中心或學校;或是在電話諮詢、或相關活動等服務的輸送過程中,發現有兒童或家庭可能需要更深入服務,則社工人員會進一步的評估及診斷,並以家庭為單位,擬定處遇計畫。

個案工作過程中,社工員除了邀請家長、兒童到機構內進行會談外,當家長或兒童有困難前來機構時,社工員也會主動進行家庭訪視,以增進此服務的便利性與可親性。而工作過程中所接觸的對象也絕不僅止於父母或兒童,與此家庭有較密切關係的對象,社工員也會嘗試接觸,譬如學校的老師、安親班、祖父母、姑姑叔叔、以及其他社政單位等,其目標就是希望能夠挖掘並建立家庭個別的支持網絡。

本方案的工作技巧還包括使用兒童遊戲治療。許多單親家長尋求協助常常是因為擔憂孩子的狀況卻又無計可施,本方案的社工人員藉由遊戲治療的概念與技巧,與孩子建立關係、瞭解孩子的內心世界,並視狀況需要提供輔導。雖然家長尋求協助時焦點是孩子,但是社工人員並不單只是以解決孩子的問題為工作目標,就如同前面所言:我們希望最終目標是能夠激發並強化家庭自己的力量,讓家庭自己懂得「如何釣魚」,而不是一直依賴專業體系「給魚吃」,所以,除了提供兒童遊戲治療的服務外,社工人員同時會對單親家長提供親職諮商,甚至進行親子遊戲治療,以求激發家長潛能,強化單親家長的力量。

兒童團體工作

本方案的理念強調積極的預防,也就是說,從文獻與實務中我們了解到:單親兒童有某些需求,當這些需求沒被照顧到的時候,孩子常因而出現情緒或行為問題,下列的團體方案就是具備了積極預防的用意!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團體的成員招募除了透過大傳媒體的宣傳外,兒福聯盟更積極地尋求與學校、安親班合作,讓這樣的團體活動可以成為學校或安親班「一般性活動」之一,一來希望能將這樣的團體形象「中性化」,二來則希望兒盟能成為這些社會單位的支持系統,以求對單親家庭有間接的正向影響。

離婚單親兒童成長團體

父母「離婚」對兒童是一個重大的壓力與挫折,在父母離婚的過程中,兒童不斷面臨不定的環境與事物以及忠誠矛盾的問題,如:父母的敵對、父母的過分期待、父母新感情生活等,因而影響他們產生不安全感的心理。因此藉由團體的介入可以幫助父母離婚的孩子釐清、宣洩父母離婚過程中的想法與感受,以及調適生活上的改變,在團體中會進行的主題包括:

談論父母在離婚前的紛爭;

談論當聽到父母分離或離婚的事實的情形;

談論從雙親過度為單親家庭所帶給孩童生活上的改變;

談論探望非同住父母的情形;

談論父母之間持續的敵意;

談論父母在離婚後與他人的交往;

談論父母再婚與混合家庭。

此團體工作模式乃是兒盟引進一位美國的學者Neil Kalter在Washtenaw郡的精神健康中心(1984)合作發展以學校為活動據點的團體工作模式--「離婚單親兒童促進發展團體」(Developmental Facilitation Groups for Children of Divorce:The Elementary Model),為了避免孩子被同伴標籤(當別人都要待在教室,而他需要參加團體),此團體的舉辦選擇在寒暑假期間,場地則也選擇在孩子較熟悉的學校裡。

單親兒童社會技巧訓練團體

根據文獻指出:單親兒童常在自我概念、情緒管理與人際關係部分有較高比例會有所困擾,因此,本方案規畫了社會技巧訓練團體,藉由非結構式的團體活動,協助兒童學習意見表達、情緒表達、衝突解決…等社會能力,並透過自我實踐與同輩團體的正向回饋提昇其自我價值感。

此團體乃是在學期中舉辦的常態性團體,為了搭配目前兒童的生活型態,兒盟透過北市社會局的大力協助,與鄰近地區的安親班合作,將這樣的團體服務規畫為安親班的活動之一,並運用安親班自身的資源(人力、交通工具)協助接送來自不同安親班的團體成員。

兒童營隊活動

目前坊間兒童的營隊活動頗多,但是這並沒有造福到單親兒童,費用超出單親家庭的經濟負荷能力是原因之一,不過單親兒童仍有休閒娛樂的需要,所以本方案在學期間或寒暑假期間規畫了兒童一日或兩日營隊,並尋求其他資源的經費贊助,好讓單親兒童能有機會參與營隊活動,期盼藉由大團體的活動,同儕間的互動,學習並體驗不同的團體生活,以增進其人際關係、並得到同儕間情感、情緒上的支持。

親職活動

單親家長的壓力繁多,其中之一即是孩子的教養問題,許多家長不瞭解孩子的心路歷程,也不知道如何以單親的角色來教養小孩,生活的壓力也常常讓他們忽略了與孩子相處的時間,因此在本方案中兒盟亦規畫了相關的單親親職講座,以及親子同樂的活動,一方面希望能支持單親家長更有力量,另一方面則希望能在貧瘠的客觀環境中提昇家庭成員間的互動品質。

肆、評估與展望

新價值觀的建立

以單親家庭來說,最近國內外已有學者提出『單親家庭新優勢觀點』,強調單親家庭雖在結構上有所轉變,卻也有可能因而產生許多不同於雙親家庭結構的優勢,例:家長的自我成長、親子關係良好、家長的管教態度一致、經濟財務自主、社會支持上有許多正面的優勢。但是這樣的概念顯然還未能在我們的社會裡廣泛的被接受,多數的單親家長因為擔心社會網絡中他人有色的眼光或標籤,而不願意冒著「曝光」的危險,向外與相關的社會福利資源連結,這使得許多立意良好的服務方案,更無法適當地提供給有需要的孩子、家庭。

同樣的,在服務的過程中我們也注意到:許多單親家庭事實上有其豐厚的非正式資源網絡,如:親友,但是也因為整個大環境的價值觀未能扭改,所以這些單親家長也常用有色的眼光看待自己,於是傾向將自己隔絕於這些資源網絡之外!因此,要能落實對單親家庭的幫助,首先必要的基礎是:建立「新家庭」價值觀,強調家庭成員互動的質才是「健康」家庭的關鍵,而不是家庭結構上的完整性。而這種新價值觀的推展,以營造支持性高的大環境正是本方案需繼續努力的目標!

資源的拓展與規畫

從Maslow的需求理論可知:人必須基本生理需求得到滿足,才有可能思考精神層次的需求。在本方案所規畫的服務裡,雖然有不少是屬於精神層次的服務,我們卻也不忘人類最基本的需要。在服務的過程中,我們確實也發現:許多單親家長的需求是相當實際的,譬如經濟上的補助、托育問題…等。但是令執行方案的工作人員挫折的是:現行社福體制裡,有形資源的補助(如經濟補助)有其嚴謹的認定標準,大多數的單親家庭並無法符合要求;轉求民間資源,卻也是資源有限,所以不少單親媽媽必須身兼數份工作,甚至在這種「吃不飽,也餓不死」的狀況下,開始考慮將孩子出養。

在生理性需求不得滿足的狀況下,也難怪一些精神層次的服務乏人問津了!因此,有形資源補助的認定標準是否該依不同的族群而有不同的認定標準?這值得政策制訂者深思!當然,我們也都瞭解:資源是有限的,所以,如何拓展資源來源或轉化服務以替代有形資源的補助,這則是實務工作者需要發揮創造力的地方了!

社會支持網絡的整合

當兒盟進行校園、安親班的單親工作宣導時,我們發現許多教職人員呈現出對單親家庭支持的熱誠,但是,他們在面對單親族群時也有不少的無力與挫折,這些熱誠、無力與挫折混合之後,常又直接或間接的造成單親家庭的負擔,而長期負向經驗的累積也使得這些社會單位對單親族群支持度的降低,深究其原因,多半是因為不瞭解單親家庭的特性,或者不知何處取得資源來協助家庭;另一方面,教職人員負責的是教育的功能,對於處理複雜的家庭關係並無此方面的訓練,因此,有些協助的任務對他們來說是太沈重了!

兒盟的介入無異是在整個單親支持網絡上注入另一股力量,每個單位都可取其擅長的角色扮演,譬如:老師協助孩子課業學習,而兒盟則協助家庭困擾部份的處理,如此相輔相成,為單親家庭打造一個支持系統。這樣的整合是必須且有益的,雖然在整合的過程中,鋪路的工作相當曲折,但是兒盟仍會朝這個方向努力!

伍、結語

在台灣單親兒童、家庭所受到的關注並不多,或者該說並不持續!每每社會事件發生,單親兒童、家庭的需要才會曇花一現地獲得些許關心,熱潮過去了,單親族群仍舊艱苦地為他們的生活奮鬥,特別是單親兒童,除了得面對層層的壓力外,他們從不主動跟環境要過支持。

兒福聯盟既然是以保障兒童人權、提昇兒童福利為職志,我們自然希望能為這群生活小鬥士做些事!這樣的服務方案才剛起步,我們期許自己在服務的實踐過程中,能夠不斷反省、評估,讓這個服務方案能越來越貼近單親兒童的生活!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16
16 Hang Chow South Road, Sec 1,Taipei 100,Taiwan,R.O.C.
Tel:886-2-2343-3399
Fax:886-2-2343-3357
Email:npf@npf.org.tw

回上一頁


Copyright (C) 2000 National Policy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